一木禾 > 元尊 > 第八百九十四章 挑选小圣术
    寂静的大殿中。
  
      周元沿着一根根斑驳的石柱缓慢前行,他好整以暇,饶有兴致的盯着每一根路过的石柱,将其上的那道小圣术皆是仔仔细细的来回观摩。
  
      虽说无法观摩出修炼之法,但感应着那一丝丝泄溢出来的恐怖气息,却是能够让得他对那种神秘的法域本源产生出足够的敬畏与向往。
  
      在观摩着这些小圣术的时候,周元则是在心中对自己下达了一个小目标,先达到法域境!
  
      似乎也不远,等他突破神府,踏入天阳境,再过得源婴境,那就直接到法域了!
  
      努力!
  
      周元在心中给自己鼓舞了一番,然后再度迈步走向前方的斑驳石柱,这石柱上面的光团内部,黑气缭绕,隐隐间显露一道巴掌大小的黑镜,镜面上有黑气化为古老的字体。
  
      “玄魔镜术!”
  
      周元微微感应了一下,眼露奇光,这道小圣术倒是奇妙,似乎是能够映照敌人,直接是将对方复制出来,并且具备对方的一些实力。
  
      不过奇妙倒是奇妙,但真要真实对战的时候,应该还是只能起到一些骚扰的作用,毕竟周元可不相信,这玄魔镜术能够复制出对方完整的实力,那样的话也太变态了,就算是真正的圣源术,也难以做到吧。
  
      所以他在感叹一番后,继续迈步。
  
      诸多斑驳石柱被周元跨过,一道道在外界难得一见的小圣术不断的落入眼中。
  
      “九禽扇!”
  
      “离火天罩!”
  
      “北冥剑经!”
  
      “”
  
      短短不过百来丈的距离,周元愣是走了半柱香的时间,那一卷卷小圣术看得周元几乎是挪不动步伐,越看到后面越是心痒难耐,甚至都有着一种想要尽数卷走的冲动。
  
      不过虽然眼热得不少,但周元依旧还是未曾做出选择,因为在这些小圣术中,他并没有生出那种心动的感觉。
  
      于是他秉承内心,没有胡乱做出选择,继续挑选。
  
      只是他的步伐虽慢,但大殿终归是有着尽头,于是,当周元来到最后几根石柱的时候,目光终于是有些停留。
  
      在他面前的石柱上,有着一道金色光团,光团内,有一卷金页。
  
      “巨灵神诀!”
  
      周元舔了舔嘴唇,这道小圣术,算是一种肉身源术,一旦修成,施展开来时,天地源气吞入腹内,身躯暴涨百丈,千丈,万丈,宛如巨神一般,举手投足间,足以搬山填海,毁灭力十足。
  
      这是一种真正用来战斗的小圣术,若是修成,对于战斗力的提升不言而喻。
  
      周元踌躇了片刻,然后深吸一口气,就要伸出手掌对着那金页抓去。
  
      而就在周元手掌距离那金页越来越近时,某一瞬间,他神情忽的微动,隐隐的似乎是听见了一道细微的雷鸣声,于是他的手掌停住,有些疑惑的偏过头看向不远处。
  
      只见得那里,还有着一根斑驳石柱。
  
      这让得他有些惊疑,因为他明明记得,这大殿内只有三十九根石柱,眼前这根,又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周元微微犹豫,然后便是迈开步伐,缓缓的来到了那一根石柱面前。
  
      石柱顶部,光团之内,有雷光浮现,那雷光格外的奇特,竟是呈现黑白两色,给人一种极为特殊的韵味。
  
      雷光掠过,有古老字体闪现。
  
      “阴阳雷纹鉴?”
  
      充满着檀香的书房中,郗菁与木霓盯着眼前的光镜,光镜内部,便是正在挑选着小圣术的周元。
  
      “这小家伙还挺挑剔。”木霓见到周元挑选了半天没有结果,不由得淡笑一声,道。
  
      郗菁笑吟吟的道:“霓姨,周元的潜力可是不差,未来我天渊域不见得不会再出现一位法域。”
  
      在没有人的时候,郗菁对木霓的称呼变得无比的亲近,显然双方的关系极近。
  
      “这么看好他?”
  
      木霓一笑,旋即道:“据说如今天渊洞天内还有传闻他是你这位郗菁元老的面首呢”
  
      郗菁撇撇嘴,道:“无非便是玄鲲宗主那老东西暗中放出来恶心我的,没必要在意,这老家伙此次吃了大亏,也就只能搞这些小手段了。”
  
      木霓意味深长的道:“是吗?我还真以为你们有什么关系呢。”
  
      郗菁不动声色的道:“我们能有什么关系,难不成霓姨还真觉得我会看上一位神府境啊?”
  
      说着话时,她的眸光一直看在光镜内,待得见到周元伸出手对着一根石柱抓去时,眉尖微挑,道:“巨灵神诀?这家伙还真是暴力呢。”
  
      不过,光镜内周元伸出的手掌最终又是停了下来,然后忽然转向对着一根石柱而去。
  
      “又改变主意了?”
  
      郗菁一怔,然后看向周元所走向的那根石柱,而等到她瞧得那黑白雷光时,脸颊顿时忍不住的一变,道:“霓姨,这阴阳雷纹鉴怎么也放在这里?!”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它也是一卷小圣术啊。”霓姨微微一笑。
  
      郗菁哑然,阴阳雷纹鉴的确也只是小圣术,但它跟其他的小圣术不一样,其他的小圣术只是法域强者所创,可这阴阳雷纹鉴,却是她的师父苍渊大尊所创!
  
      而且苍渊大尊在创出此术后,也未曾传授给谁,毕竟那个时候郗菁已经踏入了法域境,自然不再需要小圣术,于是此术就交给了木霓保管。
  
      木霓可从来不会将师父的东西拿出来,她一向都当做宝贝藏着呢!
  
      可怎么眼下,她却是将此术放在了殿内?!
  
      郗菁眼神变幻,心头猛的一紧,这是霓姨在试探周元!
  
      她发现了周元的身份?!
  
      在那一旁,木霓玉手端着香茗,轻轻的一抿,眸光扫了郗菁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怎么?你似乎看起来有点紧张?”
  
      郗菁干巴巴的道:“没有,怎么会呢。”
  
      “那就好。”
  
      木霓慵懒的靠着椅子,托着香腮,眸光却是带着一种灼灼之意的盯着光镜内,慢悠悠的道:“看起来,这小家伙跟那个老东西还是挺有缘的啊,毕竟寻常人可无法察觉到那阴阳雷纹鉴的玄妙呢”
  
      只是,在说起老东西三个字时,素来温和的木霓族长,也是有些咬牙切齿。
  
      郗菁对此,只能嘴角微抽。
  
      她已经能够确定,霓姨可能是真的察觉到了什么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