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双塔

  
      风雨湖。
  
      当那金色卷轴破空而出时,郗菁与边昌族长的面色皆是变得阴沉下来,显然这一切,都是那幕后的万祖大尊在捣鬼,而他的目的也是很明确了,那就是要毁了天渊洞天。
  
      “堂堂大尊,当真令人不齿!”郗菁声音冰寒,按照规则,这万祖大尊本不应该插手这种战争,可偏偏这位大尊完全不顾颜面,不仅在背后窜动了五大联盟,而且还屡屡施展手段。
  
      如那龙蛊老魔的圣火,如这对天渊洞天的谋划,还有如这眼前的金色法旨...
  
      这万祖大尊,除了没有真正亲自直接出手外,几乎是将所能做的都给做了。
  
      “哼!”
  
      郗菁冷哼一声,只见得她指尖上有着一点青光凝聚,最后形成了一颗有青风萦绕的青珠。
  
      “风神珠!”
  
      她屈指一弹,风神珠直接化为一道青光破空而出,声势倒不算多么的惊天动地,但青光过处,那无数的狂风与磅礴大雨却是在瞬间被蒸发,甚至于虚空,都是崩塌出了幽黑的痕迹。
  
      青光直指那道金色法旨。
  
      而当那青光落下时,金色法旨也是轻轻一摆,只见得其上面竟是有着神圣的火焰熊熊的燃烧起来。
  
      那是圣火!
  
      圣火升腾,竟是形成了一只火焰大手,然后轻飘飘的对着风神珠拍了下去。
  
      砰!
  
      两者碰撞,所碰撞处的虚空犹如是形成了黑洞,四周的天地源气都是硬生生的化为虚无,宛如是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那是一种寂灭的气息。
  
      风神珠上面的青光迅速的黯淡,最终一闪之下,倒射而回,钻进了郗菁体内。
  
      郗菁身躯微颤,唇角有着一丝的血迹浮现。
  
      显然,在与那金色法旨的硬碰中,她受了一些伤势,她终归还是低估了这卷金色法旨内所蕴含的力量。
  
      在击退了郗菁的风神珠后,那金色法旨开始冉冉升起,然后于那风雨湖上空缓缓的展开。
  
      嗡嗡!
  
      下一瞬间,只见得铺天盖地的圣火从天而降,直接是化为一只更为巨大的圣火之手,那圣火之手对着风雨湖抓来,所过之处,一切都被焚灭,包括天地源气...
  
      风雨湖的狂风暴雨似乎是在此时变得更为的剧烈。
  
      在那风雨湖深处,隐隐的传出了一些惊惧的气息。
  
      那应该是隐匿于风雨湖深处的那一道奇物。
  
      郗菁与边昌面色难看的注视这一幕,面对着大尊的手段,他们是真正的感觉到了一些无力,那神圣的圣火威能太强了,就算是郗菁拥有着法域之宝,都是难以抗衡。
  
      郗菁贝齿紧咬着嘴唇,唇角的血迹显得尤为的刺目。
  
      她发现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出手,将那风雨湖深处的奇物擒获。
  
      郗菁素来英气勃发的俏丽脸颊在此时有些苍白,她有些绝望的缓缓闭上眼目,不忍见到那一幕。
  
      一旁的边昌,也是轻轻叹气。
  
      圣火之手缓缓的落下。
  
      不过,就在这一霎那,风雨湖湖面忽然卷起了巨大的漩涡,只见得一只同样巨大的湖水巨手从中探出,两只巨手在虚空碰撞,那一瞬间,天地犹如将要倾覆,日月都是显得无光。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让得郗菁与边昌大惊,因为他们发现,那圣火之手,竟然被阻挡下来了!
  
      “这是什么力量?!”边昌震惊的道。
  
      那由湖水所化的巨手,竟然能够抵御圣者的力量?
  
      郗菁也是目光闪烁,她死死的盯着那湖水巨手,道:“不对,那不是湖水所化的巨手,那也是圣火之手!”
  
      在那湖水巨手深处,分明也是有着神圣的圣火在升腾。
  
      而且,那种力量,让得郗菁感觉到了一丝熟悉。
  
      “是师父的力量!”
  
      郗菁瞳孔猛的睁大,大喜道。
  
      边昌也是面露狂喜,道:“大尊回来了?!”
  
      郗菁摇头,道:“不是师父归来了,是他遗留了手段在此!或许这一天,他也早有预料。”
  
      虚空上,金色法旨轻轻飘动,圣火升腾间,隐隐的有着一对漠然的眼睛浮现出来。
  
      “苍渊...”
  
      似是有着低语声传出。
  
      哗啦啦!
  
      风雨湖在此时剧烈的翻滚起来,湖水被掀起惊涛,其深处似是有着一物缓缓的升起。
  
      郗菁与边昌也是面带惊色的望着。
  
      最终那庞然大物破水而出,竟是一座幽黑的铁塔,铁塔有五层,其上铭刻着古老的光纹,当其出现时,这方天地顿时变得暗沉下来。
  
      在铁塔最顶处,隐约可见有异光涌动。
  
      “是那一道奇物!”郗菁惊声道,那构建天渊洞天“引源阵”的三大奇物之一,就在塔顶处!
  
      不过郗菁与边昌也发现,那座神秘铁塔,犹如是自成一方空间,而且还具备着某种规则之力,因为他们的力量竟然无法探入其中。
  
      虚空上,金色法旨中的冷漠眼瞳更冷了一分,只见得有磅礴圣火席卷而下,试图将那铁塔焚烧。
  
      但这一次,让得郗菁他们这些法域强者大吃苦头的圣火,却是未能取到丝毫作用,圣火在一接近到铁塔时,便是悄然的熄灭。
  
      “万祖...”
  
      “在老夫的地方,还是得按照老夫的规矩来。”
  
      有飘渺无迹的声音,自铁塔中传出。
  
      其声落时,只见得铁塔之上,忽有字体浮现出来。
  
      那是“天阳”二字。
  
      “此塔,唯天阳境,方可入。”
  
      虚空上,金色法旨中冷漠眼瞳注视着这一幕,最终眼瞳渐渐的消失,而金色法旨,也是隐匿于虚空中。
  
      此地是苍渊所留的后手,光靠一道法旨是不可能突破,除非万祖大尊真身亲至,但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他对天渊域所做的这些,已经算是一种极限,如果再过分,其他的那些大尊恐怕就不会再坐视不理,到时候难免再生波折。
  
      既然如此...
  
      那就按照规则来便是。
  
      苍渊,你我之斗,可还未曾结束。
  
      ...
  
      在同一时间。
  
      天渊域南部边境。
  
      金色肆虐的无尽深渊中。
  
      玄鲲宗主与白夜族长也是面带惊容的望着那自深渊中缓缓升起得黑色铁塔,虚空上那金色法旨的力量,被黑色铁塔尽数的抵御。
  
      而在这一座铁塔之上,也有两个字体缓缓的浮现出来。
  
      “源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