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七百四十三章 传送
    轰轰!
      空间被撕裂,无尽的白色雷光如瀑布般的倾泻而下,在那咆哮间,释放着毁灭般的力量。
      周元望着那引得整个空间都在剧烈动荡的白色雷光,面色也是变得变得极其凝重起来,他没想到,在他临走时,那圣族就找上门来了。
      “哼,真是一群好狗。”
      苍渊也是抬起头,他望着那被撕裂的空间,一声冷哼。
      轰!
      空间裂痕处,无数雷光呼啸而下,直接对着巨大的传送光阵轰击而来,显然是打算将传送阵破坏。
      白色雷光所过之处,虚空都是在不断的崩塌。
      苍渊见状,脚掌一跺,只见得磅礴浩瀚的圣源气自其天灵盖冲天而起,化为一朵巨大的庆云,将光阵护在其中。
      咚咚!
      无数白雷落在那源气庆云上,爆发出毁灭般的波动,不过好在的是,未曾将庆云穿透。
      周元感受着头顶上空的恐怖碰撞,也是感到有些头皮发麻,那种力量,稍稍溢出,恐怕就能够将其摧毁。
      苍渊在抵御着那不断倾泻而来的恐怖白雷时,也是开始将传送光阵运转起来,这里的交锋,不是周元能够掺和的,只要将其送走,他自然能够全身而退。
      高空上的空间裂痕处,无尽的白雷中,渐渐的有着两道光影凝现出来,那是两名身穿白袍的身影,他们一出现时,整个空间都是呈现崩塌的迹象。
      那是因为这座空间,根本无法承受三位这种级别的强者出现。
      周元望着那两道身影,他们的周身缠绕着白色的雷光,雷光璀璨夺目,直接是令得他的眼瞳刺痛,根本无法窥探出他们的容颜。
      “苍渊,将她交出来!”
      那两道散发着恐怖威压的身影一出现,便是有着低沉漠然的声音响彻而起。
      苍渊眼眸一抬,讥讽道:“做梦。”
      嗡!
      那两名圣族至强者闻言,也不废话,只见得他们眉心间,光芒凝聚,一枚竖眼缓缓的张开,下一瞬,两道光束暴射而出。
      那光束所过之处,弥漫着死寂之气,一切的生机,都在其下被抹灭。
      甚至连天地源气,都是枯竭衰败消散。
      “寂灭圣光...”
      那两道光束破空而至,苍渊眼神也是微微一凝,旋即他双目闭拢,那一瞬,其身后的虚空顿时变得黑暗下来。
      轰!
      只见得黑暗之中,有巨声传来,下一刻,一道巨大得看不见尽头的斑驳巨磨出现于虚空中,巨磨碾转而下,散发着无尽神威。
      “那是...混沌神磨?!”周元望着那斑驳巨磨,顿时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那斑驳巨磨他太熟悉了,每当他修炼“混沌神磨观想法”时,都是能够看见,只不过,他却从未想象过,那观想的混沌神磨,竟然能够映照于现实之间,并且用来战斗!
      显然,这是唯有将混沌神磨观想法修炼到极为高深的境界,方才能够做到。
      轰轰!
      斑驳的巨磨碾压而过,那两道寂灭光束轰击在巨磨上,却仅仅只是令得巨磨一顿,然后便是被生生的碾压成虚无。
      而巨磨却并未停止,直接是破碎虚空,出现在了那两位圣族至强者的前方,然后对着两人碾压而下。
      那两名圣族至强者浑身的源气也是有着剧烈的波动,显然也是不敢怠慢,急忙运转全力,浩瀚的白色雷光呼啸而出,不断的与那巨磨相撞。
      于是,双方陷入了短暂的僵持。
      而在僵持的时候,苍渊则是分神迅速的将传送光阵催动,只见得狂暴的波动散发出来,渐渐的将空间所撕裂。
      有着无数光点弥漫而来,一点点的将周元的身躯所覆盖。
      咻!
      不过,就在此时,这片山谷上空的空间忽然被撕裂,一道光影闪电般的呼啸而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直射存放着水晶棺的屋子而去。
      竟然是第三位圣族至强者!
      显然,他之前并未暴露,而是等到苍渊与两位至强者交手是,方才暴起出手,想要将水晶棺夺走。
      “好胆!”
      苍渊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一情况,当即眼神中有着怒意掠过,旋即他单手陡然结印。
      轰!
      印法结成的瞬间,只见得那看似普通的屋子之上,忽然爆发出亿万道源纹,那些源纹凝结在一起,化为了一只宛如晶石般的源纹巨手,一掌便是与那第三位圣族至强者轰在一起。
      砰!
      那第三位至强者直接是倒飞了出去。
      不过下一瞬间,他再度冲出,与那源纹巨掌硬憾,震裂虚空。
      轰轰!
      一次次的轰击下,源纹巨掌也是开始崩裂。
      苍渊的面色也是越来越凝重,他心分三用,还得对付三位圣族至强者,即便是他,也是开始感觉到吃力。
      不过好在的是,传送光阵已是酝酿完毕,璀璨的光点,已是化为浓郁的光芒将周元覆盖。
      “周元,准备离去!”
      他的喝声,传入周元的耳中,下一瞬,他印法一变,传送光阵之内的虚空顿时破碎,无数的空间碎片旋转起来,形成了空间漩涡。
      “走!”
      当听到苍渊的喝声时,周元毫不犹豫的暴射而出,直接投入那空间漩涡内。
      轰!
      不过,就在周元投入空间漩涡的那一瞬间,那上方的庆云忽然爆裂开来,一道细微的白色雷光从天而降,直接轰进那空间漩涡之内。
      轰隆!
      于是空间漩涡内,顿时爆发出极其紊乱的空间波动,空间漩涡持续了数息,最后迅速的消散。
      苍渊望着这一幕,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变,那一道白色雷光虽然微不足道,但却足以将那传送的空间通道搅乱,这对于周元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但这个时候,苍渊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他要应对三位圣族至强者,不过好在的是传送已经启动,阵法的力量将会对周元形成一些保护。
      “周元,希望你命够大吧。”
      苍渊苦笑一声,下一瞬,水晶棺直接出现在他的身旁,他袖袍一挥,将其收起,然后眼神冰冷的看了一眼那三位圣族至强者。
      他身后的虚空旋转起来,形成了漩涡,漩涡涌来,一口便是将他的身影吞了进去。
      那三位圣族至强者见状,也是撕裂空间,身影一闪,皆是消失而去,他们显然是紧随苍渊而去,至于先前跨空间离去的周元,他们根本未曾有什么好在意的。
      一个神府境的蝼蚁而已。
      而随着他们的离去,这座奇特的空间,也是再度渐渐的变得寂静下来,唯有着那一颗颗散发着光芒的巨大树木,静静的矗立于天地间,犹如恒古如此。
      ...
      轰轰!
      空间通道之中。
      周元全身被包裹着浓烈的光芒中,而此时的他,却是面色微变的望着后方,那里有着一道细微的白雷咆哮而来,速度极快。
      而稳定的空间通道,也是因为那白雷的存在,而有些动荡起来。
      不过最终令得周元不安的事情还是出现了,那白雷轰然爆炸,冲击波肆虐,顿时就令得空间通道之中出现了空间乱流。
      一些乱流撞击在周元的身躯上,被其身躯外的光芒阻拦下来,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每一次的撞击,都会令得周元身躯剧颤。
      一道道血痕,不断的出现在他的身躯上,周元紧咬着牙关,他知晓,如果他无法承受下去,被空间乱流卷入,凭他的实力,根本就无法逃生。
      ...
      时间在空间通道内渐渐的流逝,周元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的时间,但此时他的身躯上,即便有着传送阵的力量保护,但依旧是满身的血痕。
      那浓郁的保护光芒,也是变得黯淡了许多。
      不过,周元的体内,也不断的有着源源不断的生机涌出来,修复着伤痕。
      但周元的眼中还是有着一丝忧虑之色,太乙青木痕的生机力量,他如今体内还储存着一些,但却不知道还能够坚持多久。
      一旦太乙青木痕生机用光,那么他就只能以肉身硬抗。
      而且,空间通道内的空间乱流,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狂暴。
      “传送通道还未到尽头吗?”
      周元抬头望着前方,那空间通道依旧未曾出现尽头,这令得他心中一沉。
      轰!
      而就在周元焦急间,后方忽然传出了巨声,他目光一扫,面色顿时大变,只见得那里出现了大股的空间乱流,然后自后方呼啸而来。
      周元头皮发麻,将体内的源气毫无保留的爆发而出,飞快的自空间通道中穿梭而过。
      后方的空间乱流如怒龙般咆哮,紧追不舍,而且越来越近。
      感知着后方咆哮而来的恐怖波动,周元面色越来越难看,不过就在此时,他心头猛的一震,因为他终于是见到,那永无尽头般的空间通道,竟是出现了璀璨的光芒。
      “传送到尽头了!”
      周元狂喜,顿时暴射而出。
      而随着周元距离那空间之门越来越近,后方的空间乱流也是呼啸而来,此时的他,甚至都能够感觉到那种狂流带来的呜啸之声。
      周元心思急转,按照这种速度,恐怕他还未曾冲出空间之门,就会被那乱流风暴所撕裂。
      “不行,速度还不够快!”
      周元目光变幻,下一瞬,他眼中猛的掠过狠色。
      他速度竟是变缓了一些,然后直接运转雄浑源气,源气化为洪流咆哮而出,与后方那空间乱流轰然相撞。
      轰!
      撞击的那一瞬,周元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一股可怕的力量传递而来,周元身躯上的衣衫瞬间化为碎末,甚至连腰间的乾坤囊,都是同时被绞碎,他的身躯上,出现了一道道狰狞的伤口。
      但借助着那股可怕的力量,周元的身躯也是在此时倒飞了出去,那种速度惊人至极,最后终于是在乱流咆哮而来的那一刻,冲出了空间之门...
      轰!
      冲出空间之门的那一瞬,周元的身躯剧烈震动起来,不过还不待他看清楚眼前的天地,他的身躯便是化为一抹流光从天而降。
      狂风扑面而来,周元心头一寒,如此速度坠落,以他如今的状态,怕是不死也要残。
      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再无力量,只能听天由命。
      轰隆!
      他的身影掠过天际,不过,就在那落地的一瞬间,周元仿佛是撞击到了什么东西,隐约间带起了一道凄厉的惨叫之声。
      砰!
      有什么东西直接被撞爆了。
      不过周元却顾不得这些,虽然有了东西缓冲,但那种冲击,依旧是令得他鲜血狂喷,体内剧烈的震颤,最终那眼皮渐渐的垂落下去。
      在眼前黑暗的那一刻,周元似乎是听见了一道有些惊惶刺耳的尖叫声音。
      “不会就这么摔死了吧?”
      他的心中,掠过一道低低的苦笑,最终沉寂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