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一千零五章 接取
冰凉的羊皮纸落在手中,周元手指轻轻磨挲,目光瞥过。
  
  张子郝,天阳境中期,紫金天阳,源气底蕴预计六亿三千万。
  
  曹枭,天阳境中期,紫金天阳,源气底蕴预计六亿六千万。
  
  北宫乔,天阳境中期,紫金天阳,源气底蕴预计七亿五千万。
  
  战功殿内,有诸多目光停留在那羊皮纸上面,以在场众人的眼力,自然是能够将其看得清清楚楚,所以这一刻,不少人看向周元的目光都是如同看待疯子。
  
  他们没想到周元不仅没有放弃,而且最终还选择了三个如此棘手的目标。
  
  周元所选择的这三人,在这赤云州战场中也算是名气不小,特别是那北宫乔,高达七亿五千万的源气底蕴,显然其实力已是达到了天阳境中期顶峰,甚至开始有着凝炼第三轮天阳的迹象。
  
  这等人在天阳境中期内,已经算是顶尖的那一波。
  
  这几个月的时间中,天渊域这边已经有不下十位天阳境强者殒命于此人之手,可见其实力之强,手段之狠。
  
  面对着这种级别的对手,此时战功殿内在场的这么多天阳境强者,恐怕绝大多数人在猎杀战域中遇见,都只能第一时间逃命,若是晚了,恐怕又是殒命的结果。
  
  而这种连他们都无法应对的强敌,周元却敢直接接了下来,这让得在场的众多天阳境强者觉得后者真的是太狂妄了。
  
  所以此时诸多目光看着周元,略显古怪,看这样子,似乎并不是在做戏...而是在作死!
  
  在其他众人眼神古怪的看向这里的时候,秦莲也是深吸一口气,她眸子深处有着一丝怒意,那是在生气周元的肆意妄为,毕竟如果此时的周元只是一个普通的天阳境,那她根本理都不会理一下,因为如今在这战场上,哪一天没有天阳境身陨?
  
  但现在周元不同,他还是大尊的亲传弟子,如果他在这里出了什么差池,被对方的人所斩杀,那传出去对于天渊域的声望将会有着严重的打击。
  
  “周元总阁主,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我也希望你不要给我们添麻烦,你知道你的身份,到时候为了保护你,我们将会付出更多的东西,甚至是,人命。”秦莲一字一顿的道。
  
  周元如果要进入战场,那他们必然会有所行动,最起码,伊千机这位源婴境强者必须盯住对方的源婴境,而他们这些天阳境后期的顶尖战力,也需要盯住对方同等级的强者,避免他们发现周元。
  
  所以说,这片战域,都将会因为周元的加入而变得更为的暗流汹涌。
  
  如果周元真的是有那本事将他所挑选的目标斩杀,那这么做,还算是有意义,但是...
  
  秦莲红唇微抿,眼神有些锐利,周元能够做到吗?以后的他,以其能力,秦莲相信他必然能够做到,但是,那还需要一些时间...周元现在,太心急了!
  
  面对着秦莲的锐利眼神,周元也是无奈的一笑,他道:“一切因此产生的后果,都由我负责。”
  
  他知道秦莲并非是针对他,只是,他应该怎么说?直接告诉她我源气底蕴七亿两千万?她不信的话,然后再当众显露源气底蕴,暴露自身的实力与底牌?
  
  谁能知道此处没有五大顶尖势力的暗探?
  
  有些东西,多隐藏一分,到时候爆发出来所取得的好处也就越大。
  
  秦莲咬着银牙,她盯着周元半晌,然后猛的甩手转身离去,马尾在其身后摆动,看得出来她此时内心中的愤怒与失望。
  
  周元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然后转头看向伊千机,道:“伊长老不会也要阻拦我吧?”
  
  伊千机苦笑一声,他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道:“虽然你这种选择的确让人不解,不过你这小子从来到天渊域那一天起,就没让人失望过,或许,这也是为何你能够被大尊看中的原因,而不是我们吧...”
  
  “你如果真是执意如此的话,老夫也该做一些安排了。”
  
  正如秦莲所说,周元一旦要参战动手,那么这边也会为了他做一些保护,最起码,要防止对方的源婴境强者入场。
  
  “麻烦伊长老了。”周元感谢道,他再狂,也不会狂妄到以为他能够跟源婴境的顶尖强者交锋。
  
  伊千机摆了摆手,道:“有关这三人的更多资料,待会我会让人送来,你多加小心。”
  
  说完,他便是转身而去。
  
  周元目送他离开,然后目光转过来看向身后的叶冰凌,伊秋水,木柳等人。
  
  此时的她们,皆是眼睛有些发直的盯着他。
  
  伊秋水呐呐的道:“周元,你还真打算去猎杀这些紫金天阳中期?”
  
  叶冰凌脸颊上带着怀疑之色,道:“你可别把我们往坑里带,我们就想混点战功而已,你要不要给我们增添这么高的难度?”
  
  双方关系已是匪浅,说起话来,自然也就不用客气了。
  
  周元撇撇嘴,道:“放心,真要有坑,那也是我先跳,想混战功,跟着我没错的!”
  
  他笑吟吟的说完,便是卷起羊皮纸,慢悠悠的对着战功殿外面而去。
  
  闯入猎杀区中,光靠他一人还有些不够,他需要一支队伍专门为他探路找寻目标,当然,其他人都只是辅助,最终的战斗,还是需要他自己前来。
  
  伊秋水,叶冰凌,木柳三人面面相觑,他们倒是能够感觉到周元似乎不是在开玩笑。
  
  “这家伙底气这么足的吗?”木柳挠了挠头,道。
  
  他其实也感觉到有点不可思议,就算是凝炼了琉璃天阳的琉璃初期,也不敢去硬刚源气底蕴达到六七亿的强敌吧?毕竟琉璃天阳初期,也只是四亿到五亿左右而已啊!
  
  他们对视着,却依旧是想不出周元底气所在,然后只能觉得,或许是郗菁元老给了周元什么保命的手段吧?
  
  “这家伙,这次玩这么大...希望兜得住吧。”
  
  他们轻叹一口气,然后也是赶紧跟了上去。
  
  战功殿内,诸多的视线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片刻后,方才会有着嗡嗡的声音爆发起来。
  
  只是很多人都是皱着眉头连连摇头,这位“小元老”看来是真的铁了心,不过希望他能够活着回来吧,不然以他的身份,真出了什么事情,对于天渊域而言,也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那李青岳同样望着这一幕,他的嘴角则是有着一抹冷笑浮现出来。
  
  “不知天高地厚...”
  
  “自己想要找死,那可就真是没人拦得住了。”
  
  “你到时候失手,就看你怎么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