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九百一十六章 徐暝
        当周元的声音落下的时候,四周极为明显的安静了一瞬,诸多目光中有着惊愕涌现。
          谁都没想到周元的态度竟然会如此的强硬。
          他们原本以为,周元会选择息事宁人,毕竟如今的九域,天渊域实力最弱,眼下九域大会即将开始,如果在这里就直接得罪了妖傀域,想必在进入陨落之渊后,天渊域的人马必然会遭遇到报复。
          这对于天渊域而言,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那仇鹫等人也是一愣,旋即面色陡然阴寒,道:“周元总阁主,你这是想要跟我妖傀域开战吗?”
          周元没有理会他,偏头看了吕霄等人一眼,道:“动手。”
          吕霄等人其实也被周元这种强势吓了一跳,他们原本还以为周元只是开玩笑,但现在看其眼神,似乎竟然是来真的...
          “你是总阁主,你说了算。”吕霄一挥手。
          唰!
          下一瞬,十数名神府境后期直接如狼如虎般的对着仇鹫等人扑了过去。
          轰!
          源气在庄园门口 爆发,那仇鹫不过四个人,很快就被围困住,他面色铁青,厉声道:“周元,你们吃了豹子胆吗?你信不信我妖傀域进了陨落之渊,直接灭了你们!”
          然而面对着他的威胁,周元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十数息后,仇鹫四人直接是被擒住,模样狼狈。
          不过他们却是半点不惧,反而眼神凶狠的盯着周元,狞笑道:“好好,好一个天渊域总阁主,你这是想让你们天渊域此次损失惨重吗?”
          周元脚尖一踢,一颗碎石在源气的包裹下,狠狠的砸在了仇鹫嘴巴上,一声惨叫,只见得满嘴鲜血。
          “放一个人去通知徐暝,五分钟后没有出现,就将他们扒光吊城门口。”周元淡淡的道。
          那被擒住的四人,立即被放出一人,而那人也是干脆,狠狠的看了周元一眼,转身就疾掠而去。
          此时,庄园门口,一片寂静。
          就连远处无数道关注着此处的视线,都是有着一丝震惊,这周元竟然这么强势,难道他毫不担心得罪妖傀域与徐暝吗?
          他这是打算直接先与妖傀域在这里厮杀一场?
          “啧啧,有好戏看了,那徐暝性格狂傲,睚眦必报,周元如此对他的人,今日怕是不好收场!”
          “快快,通知人过来!”
          “...”
          消息在这雄伟的陨落之城中迅速的传递,短短一会,便是有着无数的破风声响起,直接是赶往九域庄大门处。
          谁都没想到,这九域大会尚未真正的开启,一场好戏就已经要开场了。
          周元面色平淡的立于庄园大门,在其身后,两千名四阁成员面色冷厉,周元的强势,也是让得他们感觉到一些兴奋,毕竟没人愿意忍气吞声。
          既然总阁主都这么凶悍,那他们就尽数听令便是。
          而九域庄大门处的动静,不仅传遍了陨落之城,而九域庄之内,那几座高楼上,也是有人将视线远远的投射而来。
          万祖域所在的高楼。
          赵牧神单手负于身后,目光遥望着庄园大门处,将那里的冲突尽数的看在眼中。
          在其身后,是一名容颜娇媚的青衣女子,正是那柳清淑,此时的她笑吟吟的道:“听说天渊域的那位总阁主,对妖傀域占了他们的楼阁很是不满意呢。”
          “看来天渊域这位总阁主,脾气很是凶悍啊。”
          赵牧神道:“天渊域实力最弱,如果表现得软弱的话,会让人趁势追击,但若是展现最为凶狠的姿态,这样反而会让得别人对其有几分忌惮,天渊域这位总阁主,还是有些心机。”
          柳清淑小嘴轻轻一撇,道:“但可惜,那徐暝可不是容易被吓到的人,这周元,倒是找错了目标,说不得今日会演砸了。”
          “如果到时候收不了场,这九域大会还没开始,天渊域就会成为一个笑话。”
          赵牧神轻轻点头,淡漠的目光遥遥的望着庄园大门处,数千人最前方的那一道年轻身影,这个周元,如此强势,究竟是真有手段,还是在虚张声势?
          若是前者,那还有点意思,如果是后者,那他今日,正如柳清淑所说,恐怕是要丢尽颜面了。
          因为他凶,那徐暝,更凶。
          ...
          另外一座高楼上,武瑶也是凤目微眯的望着庄园大门口处,她凝视着那道熟悉的身影,她能够感觉到体内的圣龙之气在澎湃而动。
          “这个周元,还真是张扬呢...”
          她凤目微闪,娇躯忽的一动,凭空消失而去。
          “我倒是要来瞧瞧,如今你有几分长进?”
          ...
          “呵呵,一场好戏啊。”
          薛惊涛笑眯眯的望着远处,他的身旁还簇拥着不少的身影,此时他们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对于徐暝率人占了天渊域楼阁的事情,他们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他们以为天渊域就算知晓了,应该也会忍气吞声,毕竟得罪了妖傀域,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
          可谁能想到,这位天渊域的周元总阁主,却是如此的强势不让,眼下竟然还扣下了徐暝的人。
          以徐暝那性子,今日必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周元还是太自大了,真以为打败了陈玄东,他就有资格和排名前八的这些真正天骄齐名了吗?”薛惊涛摇摇头,眼神有些讥诮。
          “幼微师妹呢?”
          他忽然四周看了看,有些疑惑的问道。
          其他的弟子也是有些奇怪的摇摇头,道:“刚才还在这里呢...”
          ...
          九域庄内,诸多看好戏的目光,皆是在此时汇聚向庄园门口。
          而在那大门口处,周元面色淡漠,仿佛是并未察觉此地已经成为了焦点所在。
          ?那仇鹫抹去了嘴上的血迹,如今他牙齿都被打碎,话说不出来,但一对眼目,却满是寒意的盯着周元。
          咻!
          忽然间,无数道视线望向九域庄内。
          只见得那里,数百道身影破空而至,直接是铺天盖地般的落在了大门口处那一片片的大树之上。
          在那最前方,一道身影缓缓的落下,天地间有惊人的源气波动在若隐若现。
          无数道目光看去,只见得那最前方之人,一身黑衫,那是一名枯瘦的青年,青年的手腕,脖子挂着一串串珠链,眼神阴冷,眉宇之间,有着掩饰不住的阴翳之意。
          他落在树顶上,冷厉的目光扫过庄园门口处,最后停在了周元的身上。
          他双目虚眯,有着淡淡的声音落下。
          “把人放了,你再跟仇鹫道个歉,今日的事,我不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