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九百六十七章 群雄动
石像深处,骨骼宛如水晶般的遗蜕保留着盘坐的姿势,庞大精纯的源气在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来。
  
  周元的心神注视着那具遗蜕,这具遗蜕生前应该是一位源婴境的强者,因为在遗蜕上面,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法域的波动。
  
  而法域强者的遗蜕,必然会更为的恐怖。
  
  倒是不知道那座最为古老与庞大的石像深处,是否会有着法域强者的遗蜕?
  
  庞大的源气,宛如是在石像深处化为了海洋,而在那海洋中,竟是有着一尾尾游鱼,游鱼晶莹透彻,鱼身上的鱼鳞泛着微微的彩光。
  
  那并非是游鱼而是一道道先天灵机。
  
  如此数量,成百上千,看得周元心跳都是忍不住的加速。
  
  不过他最终没有出手摄取这些先天灵机,因为眼下时间宝贵,他必须用来贯穿的第九重神府,而只要等到他功成时,自然就能够去那座最为古老的石像处争夺。
  
  那.座石像内部蕴含的先天灵机,必然远非此处可比。
  
  嗡!
  
  心中有了决断,周元便是再不犹豫,一股源气自他的体内涌出,迅速的来到石像深处那深不可测的源气海洋中,源气在海洋上空旋转,犹如是形成了龙卷风暴。
  
  呼呼!
  
  风暴旋转,仿佛龙吸水一般,自那海洋中抽起了庞大的源气水流,顺着风暴直通而上,最后源源不断的涌入到了周元身体之内。
  
  轰!
  
  而当那庞大精纯的源气涌入体内时,周元的身躯顿时猛的一震,那源气之纯净,几乎是不用过多的炼化,便是由那透明色彩,化为了青金色的镇世天蛟气。
  
  周元操控着那庞大无尽般的源气直接冲进神府,然后毫不犹豫的对着那第九重神府壁障狠狠的冲刷而去。
  
  轰轰轰!
  
  神府内,源气翻涌,低沉轰鸣不断,宛如雷鸣肆虐。
  
  而当那层壁障不断的被削弱的时候,周元心神忽然一动,因为这一次,他再度感觉到了一种压制感,从第九重神府内传出
  
  那里,的确是存在着什么东西,在阻扰着第九重神府的打通。
  
  这令得周元感到极为的疑惑,这种事情,他可谓是闻所未闻,难道是有人暗中对他下了什么手脚?
  
  可这也不太可能啊,毕竟那第九重神府自从诞生到现在,一直是处于某种封闭状态,甚至就连周元这个主人都是无法进入,想要做手脚,谈何容易?
  
  左思右想,没有答案,周元也只能一咬牙,管它是什么东西,他可不信,借助着一名源婴境强者的遗蜕相助,他今日还不能将这区区第九重神府打通!
  
  等到打通了第九重神府,他自然知晓那是什么东西了!
  
  轰轰!
  
  心中如此想着,周元立即加大了源气的汲取,越来越磅礴,庞大的源气开始疯狂的涌入体内
  
  而在这种源气的灌注下,周元的身躯都是在此时开始隐隐的有所膨胀,一些可怕的源气从体内泄出,几乎是在周身形成了源气乱流。
  
  在周元那种近乎蛮横的源气冲刷下,第九重神府壁障开始渐渐的虚薄,按照这种速度下去,被彻底贯穿,应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而在周元竭尽全力的抓紧时间贯穿着第九重神府时,那位于星空最深处的那座古老石像处,也是出现了极大的动静。
  
  赵牧神,武瑶,苏幼微三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打通了源气光膜,然后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那座古老石像的头顶之上。
  
  三人呈现三角方位,彼此戒备。
  
  他们几乎是混元天这一辈神府境中最为瞩目之人,所以当三人对峙的这一幕出现时,即便是混乱的星空下,都是有着无数道感叹的目光投射而来。
  
  三人之中,赵牧神成名最早,而且还是那种一鸣惊人天下知,所以从他出名的第一天开始,就牢牢的占据着神府榜第一的位置。
  
  而武瑶与苏幼微的时间要晚一点,但两女的声望比起赵牧神却是丝毫不弱。
  
  武瑶之强,在于她历经挑战,她踏入神府境后,曾历经无数战斗,无一战败,甚至有传言她曾挑战过天阳境强者,虽说未曾取胜,但也全身而退。
  
  而与武瑶的强势凌厉相比,苏幼微就显得温和许多,但没人敢因此就小瞧于她,因为在混元天的神府境,纯论源气底蕴的话,她当为第一。
  
  这一点,就算是赵牧神也只能甘拜下风。
  
  变异十神府,举世罕见!
  
  而这三人,以往并没有过交手的记录,唯有武瑶与苏幼微曾经浅尝即止的碰了碰,但也并没有分出什么胜负。
  
  所以,当他们三人这一刻对峙的时候,莫说是在场的这些人,就算是陨落之渊外的那些法域强者,也是投来了饶有兴致的目光。
  
  这三人都是各自域中倾尽全力培养的天骄,在那未来,他们甚至有可能触及法域的境界,成为各域真正的顶梁柱。
  
  所以,对于他们的对碰,就算是他们,都是提起了一丝兴趣。
  
  在这座古老石像源气光膜之外,满头血红发丝的王曦立于虚空,他望着那对峙的三人,眼中掠过一丝不甘,旋即他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身躯突然放弃了抵御,任由那源气光膜将他挤压而出。
  
  他立于源气光膜之外,凌空盘坐下来。
  
  淡淡的血红光圈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而王曦那本就血红的头发,在此时变得更为的暗红,犹如是有着鲜血在滴落,流淌。
  
  一股浓郁的血煞之气,在渐渐的酝酿,汇聚,变强。
  
  有人见到这一幕,顿时一惊,忍不住的失声道:“那王曦是在施展血海域的“血煞阎罗经”!”
  
  “此术一旦施展,自身血液开始焚烧,将会产生无边剧痛,可一旦忍耐下来,也会令得自身的实力大涨”
  
  “不过此术据说想要攀至巅峰,那就得以杀戮与战斗来增幅,啧啧,王曦这是在酝酿杀势啊,而且他守在这里,谁敢去染指第一座石像,就得通过他”
  
  “而一旦王曦杀势达到巅峰,他就能够击破源气光膜,冲进第一座石像,与赵牧神三人形成争夺!”
  
  “”
  
  无数惊叹的声音在响起,九域大会到了这个阶段,也算是群雄手段尽出的时候了。
  
  只是,至于最后谁能够成为最大的赢家,恐怕就算是那陨落之渊外的众位法域强者,都是无法给予清晰的定论。
  
  一切,都得等到那尘埃落定时,众人方才能够知晓,究竟是老王不坠,还是新王现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