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两道剑光
当银甲覆身时,周元的眼瞳之中有着七彩毫光绽放,神府之中,那介于实质与虚幻之间的葫影也是开始微微晃动。
  
  轰!
  
  一股极端恐怖的波动自周元的体内散发出来,其附近的虚空直接是开始不断的破碎,一股无法形容的凌厉锋锐之气浮现,犹如是能够斩天裂地。
  
  在这般气息下,整个庞大的战场都是在微微的颤抖。
  
  作为周元对手的弥石,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股恐怖的波动,当即面色也是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缓缓的道:“之前就听吉摩说过,你掌握着一道威力惊人的圣源术,如今,终于是舍得拿出来了吗?”
  
  若说周元手中最令得弥石忌惮的底牌,显然要当属这一道直接是将吉摩圣瞳都逼得封印的圣源术了。
  
  战场中,同样是有着不少的目光汇聚而来。
  
  他们同样是感觉得出来,周元显然是要动真格了。
  
  也不知道他所祭出的这道威力惊人的圣源术,是否能够将渐渐有些落入下风的局面给扳回来。
  
  在那后方,正在帮关青龙解除封印的艾清见到这一幕,则是柳眉微蹙,道:“周元队长此举可并不明智,他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拖延住弥石即可,根本没必要与他进行这种碰撞,万一”
  
  虽说先前周元与弥石的交手中有些落入下风,但终归是能够勉强拖住的,按照艾清的想法,周元只需要将这个拖延继续的持续下去就好,根本就没必要来进行冒险一搏,这若是失手,谁还能够钳制弥石?
  
  一旁的苏幼微闻言,则是道:“弥石乃是强敌,殿下源气底蕴与他终归有些差距,若是拖下去,自身的劣势会越来越大,与其如此,还不如一搏,以我对殿下的了解,他若是没有把握的话,不会行此大险。”
  
  艾清看了一眼这位容颜气质连她都是有些侧目的女孩,她如何听不出苏幼微言语间对周元的维护,不过她也不是喜欢争辩的人,只是平静的道:“你是觉得周元队长行险之下能够击败弥石?我当然也希望如此,因为这是最好的结果,但你也无法否认,万一失手呢?”
  
  “那我就上前,即便是殒命于此,也会阻拦他一分片刻。”苏幼微同样是平静的回道。
  
  旁边守卫的众人面面相觑,这两女虽说言语皆是没有多大的波澜,可那暗中的碰撞,却是任谁都能够感觉到。
  
  而在此时,武瑶红唇微启,淡淡的道:“周元不是蠢货,他应该会知晓那种后果,所以既然他会做这种选择,那么在他的推算中,那结果总不会比这样一点点拖延下去更差。”
  
  虽说与周元恩怨颇深,但周元终归算是混元天的人,眼下他在前方为了抵御强敌拼死奋战,而他们在后方,不应该还去质疑他的选择。
  
  关青龙见到三女这般阵仗,也是有些无奈,苦笑道:“艾清队长,还是先专心帮我解除封印吧,不管周元队长如何选择,只要将封印解除,我都能够收场。”
  
  他的言语间,倒是散发着一些自信。
  
  这是身为混元天最强天阳境的傲气,虽说这一次他的出场不太顺利,刚开战没多久就被来自队友的大招给封印但这,也怪不得他啊。
  
  艾清闻言,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垂下眼帘,加快速度的解除封印
  
  嗡!
  
  伴随着那恐怖的气息不断的凝聚,银甲覆盖的周元缓缓抬起手掌,掌心间,有着一道七彩毫光浮现出来,那七彩毫光颇为的绚丽,宛如一尾七彩游鱼。
  
  可当它出现时,周元四周的虚空不断的在被切割,形成一道道幽黑的痕迹。
  
  周元银甲下那森冷如刀锋般的目光锁定了弥石,下一瞬,他手掌一抬。
  
  “七彩斩天剑光!”
  
  咻!
  
  七彩毫光暴射而出,直接是洞穿虚空疾掠了出去。
  
  吼!
  
  弥石的喉咙间有着低吼声爆发,他的身影也是猛然间暴射而退,不过不论他如何挪移身形,其前方的虚空都是在直接的破碎,那抹七彩毫光宛如是能够穿透空间距离一般,紧紧跟随。
  
  而从那七彩毫光上,弥石也是能够感觉到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力量。
  
  那股力量太强了。
  
  “终于来了吗,等你很久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可斩天地的七彩剑光,能否斩得破我的不灭石体!”
  
  不过弥石并未感到畏惧,眼中反而是跳动着疯狂之色,他长啸一声,眉心圣瞳猛然间爆发出古老的光芒,光芒如水一般蔓延开来,将他的身躯尽数的覆盖。
  
  “圣瞳:不灭石体!”
  
  而弥石的身躯也是在此时开始出现巨大的变化,只见得他的身躯猛的膨胀,化为十数丈左右,血肉之色尽数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浓郁的灰白色彩,短短数息,他便是化为了一座表面斑驳,仿佛历经岁月的古老石人。
  
  吼!
  
  古老石人喉咙间发出低沉的咆哮,旋即其石臂直接是交叉于身前,仿若一面斑驳石盾。
  
  唰!
  
  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面前虚空破碎,一抹七彩毫光破空而出。
  
  七彩毫光直接是斩至那石臂之上。
  
  那一瞬间,天地仿佛都是出现了瞬间的凝滞。
  
  铛!
  
  紧接着有着惊天巨声响彻,万丈庞大的冲击波直接是横扫开来,大地瞬间破碎,被切割出无数道深深裂痕,而周边那些躲避不及的双方人马,皆是被那冲击波轰得吐血倒飞而出,身躯上满是一道道锋利的血痕。
  
  而周元与弥石所在的源头处,更是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巨坑幽黑,边缘处光滑如镜,宛如是锋利刀刃划过豆腐一般。
  
  无数道惊骇的目光投射而来。
  
  如此恐怖的对碰,就算是双方之间的那些顶尖战力,都是为之心悸。
  
  也是不知道,这种碰撞之下,究竟是谁更胜一筹?
  
  在那一道道视线的聚焦下,源头处的源气波动渐渐的褪去,然后众人便是见到一道古老石人静静的矗立于虚空上,他依旧是保持着双臂交叉在前的姿势。
  
  “挡住了吗?”
  
  在那些惊疑不定的声音中,那古老石人双臂上,突然咔嚓一声,有着裂痕蔓延开来,最后碎石不断的崩落,裂痕迅速的蔓延了那石人大半个身躯
  
  砰。
  
  石人半截身躯爆碎开来,那弥石的面庞也是从半截碎石中显露出来,此时的他,满身都是血痕,那些血痕令得他看上去犹如被摔碎的瓷器一般。
  
  噗嗤。
  
  他一口鲜血喷出来,嘴唇猩红的盯着周元,然后咧嘴狞笑起来:“好霸道的圣源术竟然能将我的不灭石体破坏成这个样子”
  
  “不过可惜我还是承受了下来!”
  
  弥石仰天狂笑起来,虽说此时的他同样是被那七彩毫光所斩伤,但他却并未直接被斩杀,显然,他的不灭石体并不算太过的惧怕那一道七彩毫光。
  
  “哈哈哈,周元,圣源术之威固然强大,可以你这般底蕴,这一发也耗尽了你的力量,接下来,你还拿什么跟我玩?!”
  
  弥石的狂笑回荡在战场中,这三大天域的人马皆是有些变色,神色不安。
  
  在那后方,艾清也是叹了一口气,轻轻摇头,果然,正如她所想,周元的这兵行险着,并没有取得想要的效果。
  
  接下来的局面,恐怕将会变得更为的艰难了。
  
  在弥石的狂笑声中,周元身躯上的银甲则是突然间变得黯淡下来,然后迅速的化为银色液体滴落
  
  周元面色平淡,他看了一眼褪去的银甲,然后又望着狂笑之中的弥石,嘴角忽的掀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唰!
  
  他的身影暴射而出。
  
  “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敢主动送死!”
  
  那弥石见到周元竟还敢主动上前,脸庞上顿时浮现出狰狞残忍的笑容。
  
  只是,他这般笑容刚刚绽放,弥石便是猛的见到周元眼中有七彩之光闪现,下一瞬,又是一道无比恐怖的波动自周元体内猛然爆发。
  
  一抹七彩毫光,直接是从周元天灵盖冲天而起,然后快若惊雷般的对着弥石再度斩下。
  
  弥石目瞪口呆,旋即头皮陡然一炸,眼中有着浓浓的恐惧之色涌现出来,其身影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跑,同时他的心中有着难以置信的咆哮声响彻起来。
  
  “你他娘!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有第二道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