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斩武王
    周元身披银甲,踏水而立,银甲之外,还有着神秘的光影覆盖,自背后伸展出两道光翼,而如果看得仔细的话,还能够发现,在那银甲上面,流动着苍黄色彩。
      惊天般的源气,自他的体内散发出来,搅动着巨浪。
      而那来自双方的无数道视线,便是带着浓浓的震撼,停留在他的身躯上。
      只因此时的周元,气势太过的强盛,即便是那踏入神府境中期的武王,似乎都是隐隐的被压制了下去...
      “殿下真是...无敌之姿。”
      城墙上,卫沧澜望着那身披银甲的身影,忍不住的出声,他犹自还记得,当年齐王叛乱时,周元便是力挽狂澜,那时候的他,似乎也是如眼前一般,身披着银甲。
      只不过,当年的周元,实力远没有现在来得强大。
      其他的将领,也是纷纷点头,眼神中透着敬畏,此时周元展现出来的实力,简直让人心惊。
      他们出言赞叹,周擎则是忍不住的欣慰大笑,那眼中满是浓浓的自豪之意。
      “那武王以为夺了元儿的圣龙之气,便会令得他一蹶不振,可事实告诉他,我周家圣龙,可没那么容易就被他废掉!”
      此时的周擎,意气风发。
      ...
      而在周擎喜笑颜开的时候,天空上的武王,面色却是阴沉到了极致,他死死的盯着下方那身披银甲的身影,嘴角忍不住的有些抽搐。
      他能够感觉得出来,周元似乎是同时施展了数道源术,如果他没料错的话,那都是天源术,甚至都比他所施展的赤龙印品级更高!
      不然的话,不可能会有如此威能。
      这让得武王心中有着一种悲愤之意,他那赤龙印,乃是倾尽了所有的力量方才得来,但即便如此,也只是中品天源术而已。
      可如今,周元这浑身所施展的源术,哪个低于此?
      所以,就算周元的源气底蕴略不及他,可凭借着这些强大的源术,依旧是能够将他逼得狼狈无比。
      望着那银甲身影,武王的心中,也终于是有着一丝不安升起。
      轰!
      而在武王心绪翻涌时,那下方的周元,身后光翼猛的一扇,巨浪卷起,而他的身影却是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武王面色一变,身形暴退。
      嗡!
      不过他身影刚退,一道光影便是出现在了其前方,斑驳的黑色大笔裹挟着可怕的力量,直接刁钻狠辣的直指要害暴刺而来。
      武王手中金色长剑急忙全力迎上。
      铛!
      金铁之声响彻,火花溅射,而武王面色却是大变,因为他感觉到一股凶悍无匹的力量排山倒海般的涌来,那握住剑柄的手掌瞬间就被震裂了虎口,鲜血流淌,身影狼狈的倒射而退。
      此时的周元,催动了玄圣体,太玄圣灵术,地圣纹...那一重重力量的增幅下,每一击的威能,都超过了一百五十万源气底蕴的强度!
      所以就算武王踏足了神府境中期,竟依旧是被周元死死的压制。
      铛!铛!
      周元此时下手毫不留情,力量毫无保留的爆发,铺天盖地的笔影呼啸而出。
      而武王则是疯狂的抵御,他嘴中怒吼阵阵,但却是毫无作用,他的身影不断的后退,鲜血顺着剑身流淌下来。
      极为的狼狈。
      下方的大武军队,已是在此时有些骚乱起来,一些太初境的将领,也是纷纷变色,一股不安的感觉,笼罩心头。
      谁都没想到,即便武王踏入了神府境中期,竟然依旧敌不过那大周的殿下!
      铛!
      天空上,笔与枪,再度硬碰。
      “万鲸!”
      周元低沉暴喝,只见得那天元笔之外,竟是在此时浮现了诸多古鲸虚影,那黑笔挥下,连空间都是隐隐出现了裂痕。
      铛!
      火花暴射,武王面色一白,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躯狼狈的坠落下去,在那汹涌的江面上滚出了上千丈的距离。
      周元凌空而立,银甲下,一对冷冽的眼神锁定狼狈到极致的武王,淡漠的声音响起:“武狗,当年你夺我圣龙之气时,可曾想过今日?”
      武王满脸鲜血,狰狞无比,他咆哮道:“本王最后悔之事,便是当初夺了你圣龙之气后,未能一掌将你拍死在那祭坛之上!”
      他的确是悔到了极致,当年夺了圣龙之气后,他便是志得意满到了极致,以为一切已定。
      可谁能想到,十数年后,那个几乎被他废掉的婴儿,不仅没有死去,反而是成长到了今天这种地步。
      他们武家多年的谋划,可谓是毁于一旦!
      周元淡淡的道:“窃贼终归是贼,难成大器。”
      唰!
      他的身影,化为光影暴射而下。
      武王体内源气爆发,身影也是急急后退。
      嗤!
      虚空震荡,锋利的笔影暴刺而过,直接是以一种无可躲避的速度,掠过了武王一臂。
      啊!
      武王惨叫出声,鲜血溅射间,一只手臂冲天而起。
      “这是你欠我父王的一臂!”
      周元眼神凌冽如刀,一步踏出,那笔影如龙,直接是自武王胸膛洞穿而出。
      “这是你害我母后寿元大降!”
      武王惨叫,浑身鲜血,疯狂而退。
      锋利的笔影笼罩,快若闪电,直接是自武王身躯上划过,狰狞的血痕,几乎将武王一分为二。
      鲜血自周元的眼前划过。
      “这是你害我自小苦受怨龙毒之折磨...”
      武王身躯惨烈,他的眼睛也是一片通红,猛的死死抓住天元笔,狞笑道:“小崽子,当年你们没本事,活该被本王杀得如丧家之犬!”
      周元漠然道:“那又如何,其实若非你给我造成的这些磨难,说不得我也没有今天。”
      没有那些自小的苦难,若是一路顺利下去,如今的周元,说不定也只是在这苍茫大陆上坐井观天,如这武王。
      武王面庞扭曲,暴怒道:“小崽子,你得意什么,想要杀本王,那你也要和本王陪葬!”
      他的身躯中,忽然在此时爆发出万道光芒。
      肉身自爆!
      轰!
      恐怖无比的源气波动,在此时轰然爆炸,巨大的断龙江,都是在此时被生生的撕裂,形成巨坑,江水一时间难以倒流。
      砰!
      周元的身影倒飞了出去,在那江面上跌落,狠狠的摔下。
      噗嗤。
      一口鲜血从他的嘴中喷出,银甲上也是有着裂痕若隐若现,旋即银甲消散,他抹去嘴角的血迹,眼神冰冷的望着那武王自爆的地方。
      “如果你真敢自爆,那我还敬你有点血性,不过可惜,却只是用来逃命,此时的你,才是丧家之犬!”
      他眼神冷冽的望着血雾弥漫的地方,只见得那里,一道无形的神魂暴射而出,两轮神府光环将其环绕,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破空而去。
      那是武王的神魂。
      “周元,此仇不报,本王誓不为人!”
      “来日本王定要血洗你大周!”
      武王怨毒的咆哮声,回荡天地。
      “大武,撤!”
      当武王那尖啸响彻时,断龙江上,那连绵不断的大武军队的阵势,在此时彻彻底底的崩溃。
      到得此时,谁都知晓,这一场大武倾尽国力的伐周之战,已是宣告破碎。
      此刻的大武,兵败如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