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平局
    当秦莲与张乘风被震出黑色铁塔时,四周天地间那无数道目光也是变得惊愕起来,谁都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秦莲可是天阳榜第六,源气底蕴远远的超过张乘风,正常来说,这一局,秦莲应该是必赢的!
  
      可如今两人双双出塔,这摆明了是一个平局!
  
      而这种局面对于五大联盟,无疑是最为的有利,毕竟从必输变成平局,怎么看都是大赚。
  
      哗!
  
      铺天盖地的窃窃私语声爆发开来,一些目光更是变得饶有兴致起来,他们原本以为此次的奇物之争,天渊域应该会顺利取胜的,但看如今这一幕,似乎是要有些曲折了。
  
      倒没人指责五大联盟使用盘外招,因为这座铁塔是苍渊大尊所立,自有探测之力,可五大联盟能够将那诡异符文给隐瞒着带进去,那也就说明他们瞒过了大尊的探测。
  
      而一些想得更深的人则是知晓,这是两位大尊间互相的博弈。
  
      苍渊大尊想要以这座铁塔来限制五大联盟,可那位万祖大尊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虽然入了苍渊大尊的场,但显然并不打算完全的遵守后者所订立的规则...
  
      在那漫天窃窃私语声中,天渊域这边则是一片沉默。
  
      显然对于这个结果都是感到难以接受。
  
      “真是卑鄙!”木幽兰咬着银牙道。
  
      周元面色同样是有些阴沉,但他却没有说这些废话,因为这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郗菁,玄鲲宗主他们虽然眼中也是有着怒意涌动,不过也未曾说什么,显然都明白这些道理。
  
      秦莲冰寒着俏脸而回,浑身都是散发着寒气,此时她才是最为憋屈的那人,明明胜利在望,可最终却是被对方硬生生的逼成了平局,那口郁气,简直是难以平息。
  
      木幽兰连忙上去迎住她,小声的劝慰着。
  
      秦莲一声不吭,但那紧握的双手还是看得出内心的情绪。
  
      周元这个时候也不好跟她说什么,只能等她自己平息心中的愤怒。
  
      郗菁,玄鲲宗主等五位元老对视一眼,然后目光投向了白羽:“第二阵就由你出场。”
  
      在天渊域这边,白羽的实力仅次于秦莲,他的源气底蕴达到了十九亿,跟对方的张乘风差不多,但张乘风
  
      是对方天阳境中最强的,如今秦莲跟张乘风换掉,所以白羽出战,同样是有着极高的胜算。
  
      但是...
  
      周元看了一眼郗菁,后者的神色有些沉重,就是不知道,那种诡异符文,对方究竟还有没有...这玩意,连法域强者都搞不出来,恐怕也只有那位万祖大尊了。
  
      “这老狗!”
  
      周元心中都忍不住的骂了一声,堂堂大尊,却是如此的不择手段,完全不顾身份,这是真的想要将天渊域朝死里面整。
  
      而对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逼得苍渊师父现身。
  
      周元的眼瞳忽的缩了缩,从他如今知晓的信息来看,那万祖大尊要逼苍渊师父现身的更深层次原因...恐怕是因为夭夭。
  
      夭夭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会引得这些混元天的大佬如此的勾心斗角?
  
      周元面庞极为的阴翳,不管夭夭究竟是什么身份,他都绝对不会允许她落在万祖大尊的手中,至少在苍渊这边,周元能够信任他,而且苍渊与夭夭的关系也是如同亲人,周元不必担心苍渊会谋害她。
  
      但那万祖大尊,就说不准了...
  
      “老狗,你竟敢谋算夭夭,等有一日我踏入圣者,定要斩你狗头!”周元发狠,给自己定了一个小小的目标。
  
      不过,在完成那个目标之前,眼前这难题,也得解决,不然这奇物真的落到了万祖大尊手中,他要以毁灭天渊洞天为要挟,未必不是没有将苍渊师父逼出来的可能。
  
      当周元目光闪烁的时候,白羽身影已是在那无数道目光注视下暴射而出。
  
      而五大联盟方面,也是有着一道身影掠出,正是龙蛊宫的陈乐,此人源气底蕴据说在十八亿左右,乃是仅次于张乘风的人。
  
      两人也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是射进了黑色铁塔中。
  
      依旧是那青玉战台之上,只不过此次对峙的人,换成了白羽与陈乐。
  
      白羽面色冷肃的盯着陈乐,即便他的实力强于对方,但因为秦莲的前车之鉴,他反而是显得比陈乐还要谨慎。
  
      当然不止是他,此时外界那无数道目光,也是全部锁定了陈乐。
  
      他们都想要确定一件事...
  
      而成为焦点的陈乐则是笑嘻嘻的模样,他瞧得谨慎戒备的白羽
  
      ,笑道:“白羽,你好歹也是榜上有名者,面对着我这般小人物,用得着这样吗?”
  
      言语间满是讥讽。
  
      白羽冷笑道:“如果是真刀真枪的打,要收拾你这废物还不容易?”
  
      “那就来啊。”陈乐依旧是笑嘻嘻的。
  
      白羽却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目光审视的在陈乐身上扫来扫去。
  
      陈乐见状,恍然道:“原来你是在怕那东西...”
  
      他摇摇头,道:“你不知道在血肉中藏下那玩意究竟需要吃多大的苦头,此前我看那张乘风可是痛得哀嚎了三天三夜,那苦头我可不想吃。”
  
      白羽闻言,心头顿时一松。
  
      然而,还不待他嘴角笑意绽放,那对面的陈乐却是轻轻一叹,道:“可是我不想又能如何呢?我们只是棋子罢了,所以...”
  
      陈乐脸庞上的笑容在此时陡然的变得狰狞与病态起来。
  
      “哈哈哈,所以你个蠢货猜对了,我的身上,也有那玩意!”
  
      “我们所有人身上,都有那玩意!”
  
      他狞笑着伸出手指,猛的在胸前一划,顿时血肉裂开,鲜血滚滚间,那诡异的符文便是如同虫子一般自其中缓缓的攀爬了出来。
  
      符文钻出血肉,染着血迅速的凝聚,最终又是形成了一颗散发着恐怖力量的符文光球。
  
      哗!
  
      在那外界,爆发出了滔天的哗然声。
  
      这五大联盟参战的五人体内,竟然全部都有着此物,那岂不是说这场奇物之争,五大联盟最起码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天渊域方面,所有人都是面色铁青,气氛沉重压抑。
  
      包括五位元老,虽然他们保持着沉默,但任谁都能够感觉到他们附近的虚空在震荡。
  
      可是,就算他们是法域强者,面对着这种大尊间的博弈谋划,也依旧是难以插手,只能坐视。
  
      轰!
  
      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黑色铁塔内,再度有着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紧接着两道身影便是狼狈的射了出来,皆是被冲击得皮开肉绽,鲜血狂喷。
  
      正是白羽与陈乐。
  
      这第二局,又是平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