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九百零三章 凭什么
        当周元的声音回荡时,那天地之间,无数道目光皆是在此时汇聚于他的身上,紧接着,便是有着诸多的窃窃私语声响起。
          “那就是天渊域的四阁总阁主,周元?”
          “观其源气境界,恐怕依旧还只是贯穿了七重神府吧?”
          “如此来说,现在的他跟两月之前与吕霄交手时,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呵呵,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今日这天渊域恐怕是要颜面扫地了!”
          “......”
          这方天地间,龙蛇混杂,有着诸多势力的眼线,他们的眼力自然是毒辣无比,一眼就看出此时的周元似乎跟两个月前并没有太大的进展。
          这种发现,顿时令得他们心中开始对天渊域升起了一些幸灾乐祸,毕竟眼前的陈玄东,可不是吕霄的实力能够相比的。
          两个月前,周元打败吕霄都是历经了一番苦战,这若是对上更强的陈玄东,恐怕会败得相当的狼狈。
          对于那天地间无数道质疑,幸灾乐祸的目光,周元却是犹如未闻,他对着郗菁,木霓五位元老抱拳之后,身影便是踏空而出,缓缓的飘至那辽阔的深涧上空。
          郗菁望着他的背影,纤细指尖轻轻一点,虚空中有着涟漪荡漾开来,渐渐的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光镜,光镜之上,有无数古老的源纹流转,光镜绽放出光线,直接是将周元,陈玄东两人的身影映照而进。
          于是在这一霎那,天渊域数百州主城内的一座座塔楼上,顿时有着光线暴射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了光镜,而光镜内,正是无边涧此时的情景。
          包括天渊洞天。
          在那四灵归源塔的悬空圆盘平台上,四阁的成员几乎是尽数汇聚于此,他们屏息静气的凝望着高空上,那里一轮巨大的光镜出现,吸引了如今整个天渊洞天无数道目光的注视。
          “什么嘛,竟然没有做出突破?这种状态,怎么可能是陈玄东的对手!”左雅眉尖紧锁,忍不住的出声道。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不远处的伊秋水闻言,顿时美目冷冷的看来,道。
          左雅一怒,道:“我难道说错了不成?虽说神府境越到后面,神府贯通越是艰难,但如果这两个月他全力修炼的话,不见得就不能成功,他眼下没有突破,无非是因为将时间放在了山灵纹,林灵纹上面,这可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
          “而且就算他将剩下两道源纹也凝炼而成,那对于自身源气增幅,也不过才多七百万左右而已,但那陈玄东光是自身的源气底蕴就接近三千万,而且你以为他就没有类似四灵纹的外物手段了?”
          “现在的周元,代表的可不是他一个人,而是我们整个天渊域的神府境,如果他输了,往后我们天渊域这一辈的神府境,恐怕脸都会丢光了。”
          周围的那些火阁成员闻言,也是暗暗点头,眉头紧皱,显得有些忧虑。
          伊秋水淡淡的道:“周元自然有他的打算,你无法看透,只是你目光短浅而已,没必要在这里动摇其他人的心,而且若是废话再多,那就先将剩下的那些归源宝币给我还了。”
          之前两女打赌,赌注是一万归源宝币,直到现在,左雅才还了一半左右。
          而被伊秋水捏住这个死穴,左雅顿时气得俏脸铁青,但却还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狠狠的一跺脚,道:“好,我倒是要看看他有什么打算!”
          两女的争执最终停了下来,虽说此地四阁成员汇聚,人数众多,但那气氛却是颇有些压抑。
          伊秋水美目抬起,望着高空上那巨大的光镜,双手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握紧,眼眸深处藏着一丝担忧,因为周元一出关就被郗菁元老带走了,所以她也不知道周元这两个月的闭关究竟是在捣鼓什么...
          至少,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周元的确是处于相当大的劣势之中。
          “周元...加油啊。”
          伊秋水低声道。
          如今整个天渊域八百州都在看着这场比试,周元若是输了,这个刚刚热乎的总阁主位置恐怕都要坐不稳,即便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换作吕霄也会输得更惨,但没办法,总要有人出来顶锅。
          当然...她更知道,如果周元赢了的话,那么他在天渊域的声望也将会直接达到顶峰,那个时候,他的位置将会无可撼动,就算玄鲲宗主再怎么看不顺眼他,也将会对他无可奈何。
          这无疑是一场豪赌。
          ...
          “郗菁元老,你就对他这么有信心吗?竟然还催动了“万瞳映照镜”,也不怕弄巧成拙,成了一场笑话?”玄鲲宗主望着高空上的光镜,那光镜之上流转的源纹,宛如一只只玄妙的眼瞳,分外的奇特。
          他看了一眼郗菁,淡淡的道:“如果周元今日输了,那后果,郗菁元老应该是知道的。”
          郗菁白皙的脸颊颇为的平静,道:“如果他赢了呢?”
          玄鲲宗主沉默了一下,道:“如果他赢了,天灵宗的弟子会在火阁老老实实的听他号令。”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他也知道周元的声势会强到何种地步,再加上郗菁的袒护,他这边根本就奈何不了周元,还不如借坡下驴,彼此面上都好看。
          “那就拭目以待吧。”郗菁回了一句,便是不再多说,眸光望向了远处那立于巨大深涧上空的修长身影。
          她不是相信自己的眼光,而是相信她师父的眼光。
          ...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周元立于深涧上空,狂暴的山风呼啸而来,卷动他的衣衫,他的神色古井无波,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势,倒是让得不少人暗自点头。
          这天渊域的总阁主,虽说实力有所不济,但这胆魄倒是不小。
          一道道目光转向了三山盟的方向,只见得那里,一身黑袍,手持黑鳞长枪的陈玄东也是踏空而至,出现在了周元的正前方。
          两人皆是凌空立于巨大的深涧上空。
          陈玄东手中长枪枪尖一抖,挽出枪花,他眼神饶有兴致的盯着周元,道:“原本我倒是以为今日会有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但周元总阁主却是让我有些失望。”
          周元道:“那倒是真的愧对期待了。”
          陈玄东摇摇头,问道:“真的打算跟我玩一场吗?”
          周元笑笑,未曾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陈玄东见状,耸了耸肩,然后下一瞬,三轮神府光环出现在其身后,磅礴浩瀚的源气犹如洪流一般的冲天而起,无边源气映照虚空,有源气星辰...三千万!
          天地间有着诸多惊叹的声音响起。
          一股可怕的源气威压自深涧上空弥漫,陈玄东神色渐渐冰冷的盯着周元,眼神有些玩味。
          “你这底蕴...”
          “凭什么跟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