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六百九十章 武王!
    咚!咚!
      断龙江上,战鼓之声响彻,回荡于天地间,在那辽阔的江面上掀起了惊涛。
      而大武那看不见尽头的大军,也是在此时开始展动起来,巨船升起船帆,宛如巨兽一般,划破涛浪。
      杀伐之气,弥漫天地。
      而大武方面的动静,立刻也是被断龙城中的大周所察觉,当即城墙上也是响起了急促的战鼓声,无数军士皆是面容肃然,身躯紧绷的握紧了手中兵锋与弓矛。
      一道道或强或弱的源气波动,如一朵朵火焰般,在城墙之上绽放开来。
      城墙主楼上,周擎也是面色凝重的望着远处那大武方面的动静,显然大武要展开最后的进攻了。
      “备战!”
      他手掌抬起,低沉的声音,响彻城墙。
      卫沧澜手掌紧握长枪,浑身源气暴涌,厉声吼道:“死战到底!”
      “死战!”
      无数军士咆哮出声。
      在那一旁,黑毒王面色苍白,他望着远处大武那浩荡如乌云般的军阵,头皮一阵发麻,喃喃道:“完蛋了,这次肯定完蛋了...”
      “我真的是被周元那个小子害死了。”
      卫沧澜看了他一眼,却是懒得理会,在其身旁,卫青青贝齿紧咬红唇,低声道:“爹,我们能有胜算吗?”
      卫沧澜沉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如果最后我大周溃败,我会为你找寻机会,你趁机逃离,记得,家里还有你弟弟,所以你要活下来保护他!”
      卫青青心头一沉,卫沧澜这么说,显然是觉得大周已经没有机会了。
      她眼眶微红,道:“爹,我们未必就会输,之前不是有消息传来,周元殿下会赶回来吗?他如今可是苍玄宗的圣子!”
      那黑毒王插嘴道:“他赶回来能有什么用?多一个太初境又能如何?送死吗?”
      他那言语间,充满着怨气。
      卫沧澜怒视他一眼,然后对着卫青青道:“傻丫头,殿下此时不回,倒还能够为我大周保留一些火种,以殿下之天赋,假以时日,必能屠灭武王,为我大周报仇。”
      卫青青紧咬着红唇,心中有些绝望,那个时候,即便是灭了武王,但恐怕大周也很难再重建了。
      咚咚!
      漫天的战鼓声不断的回荡。
      那一艘艘巨船迅速的破江而来,以铺天盖地之势,渐渐的接近了断龙城。
      而当大武那连绵不断的军队在逐渐接近时,只见得有着一道道身影升空而起,强悍的源气散发出来。
      那些赫然都是大武方面的太初境强者。
      此时,这些大武的太初境强者,皆是双臂抱胸,眼带玩味之色遥望着远处那一座重城,那番模样,显然并没有将大周最后的抵抗放在眼中。
      断龙城上,大周的太初境强者,也是在此时爆发出一道道强横的源气,以做应对,但他们的面容皆是显得格外的沉重,显然都是感觉到了大武方面所带来的压迫感。
      那一艘艘巨船开始减速,停下,然后所有人都是见到,一艘金黄色的巨型战船,自那后方缓缓而来,所过之处,其余战船纷纷退让。
      天地间所有的目光,都是汇聚向了那艘金色战船。
      紧接着,他们便是见到,在那金色战船最顶部,有着一方龙椅,而此时,那龙椅之上,一道身影闭目端坐。
      那道身影,身披金色龙袍,面目淡漠冷冽,龙袍翻动间,有着威严弥漫。
      当这道身影现身时,那漫天的战鼓声,都是在此时渐渐的消退,甚至于连江面上汹涌的波涛,都是在那等威压下,悄然平复。
      天地归于安静。
      那无数道目光,皆是凝固在那道身影上面。
      城墙上,周擎的手掌紧紧的握拢,青筋耸动,那一对眼目中的冰寒与杀意,犹如是要将那龙椅上的身影洞穿一般。
      那道身影,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的刻骨铭心了。
      当年他们大周鼎盛,威震大陆,正是因为眼前这个叛逆,方才会导致大周崩裂,最后只能困守眼前这偏僻一隅。
      而且,此贼不仅夺了他大周江山,甚至还谋夺了周元的圣龙之气,导致他那孩儿饱受苦难,而秦玉更是为了保护孩儿之名,屡屡输血,导致自身寿元大降。
      可以说,眼前之人,正是灭国毁家的最大凶手!
      “武崆!”
      周擎死死的盯着那道身影,牙缝之中,有着充满着冰冷彻骨的声音蹦出来。
      龙椅之上的身影,正是如今的大武之王,武王武崆!
      在那无数道目光汇聚下,龙椅之上的武王,微闭的双目也是在此时缓缓的睁开,那一瞬间,有着惊人的源气威压直接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
      脚下的金色战船,都是在此时发出了嘎吱的声响。
      而在那后方,大武无数军士恭敬的跪伏下来,仿佛是无法承受那种王者之威。
      “周擎,真是好久不见。”
      武王抬头,目光远远的凝实着周擎,淡笑声如雷鸣般,轰然响彻。
      “窃国之贼!”周擎眼中满是仇恨之意,寒声道。
      武王淡笑一声,道:“无能之辈,也敢居王位?周擎,你大周有今日境地,只能说是你无能。”
      周擎双目通红。
      卫沧澜则是在此时厉声喝道:“武崆,当年你立下祖誓,百年内,大武不踏足大周一步,如今你这是想要违背祖誓?让天下人嗤笑你无信?”
      武王双目微眯,漠然道:“若是你大周老实的当这偏隅小国,本王倒也不想理会你们这群可怜虫,但你周擎还心存妄想,那本王也就只能斩草除根了。”
      “至于祖誓。”
      他的嘴角掀起一抹讥讽之意:“你们真以为对本王能有什么限制吗?其实如今本王最后悔之事,便是当年得了圣龙之气后,一时太过的兴奋,将你等残兵抛诸脑后,否则今日,又哪还有这等麻烦?”
      卫沧澜满脸的怒色,咬牙道:“你违背祖誓,必有报应!”
      武王却是摆了摆手,道:“弱者之怒,尤为可笑。”
      他眼神盯着周擎,有着居高临下般的睥睨与俯视,道:“周擎,废话便不用多说了,你应当知晓我大武此次伐周的目的。”
      “你若是此时自裁于两军之前,我大武可和平接收大周。”
      他眼眸微垂,然而微眯的眼中,却是有着滔天杀意弥漫出来。
      “但若是你还执迷不悟,那我大武,便唯有让你大周,血染山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