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1章:想见不相识

  “上回我们说到,这皇城里有两位恶名昭著的女子!一是那太尉家三小姐裴凤,二便是那叛王千金,陆桑桑。”
  茶楼里的听客聚精会神,竟是没有半分嘈杂的声音。
  大顺朝民风开放,言论自由。
  皇家密辛,贵戚丑闻都是百姓口中的谈资,毫不避讳。
  只要不是说些“反”言,绝不会有人管你。
  坐在竹帘隔开的雅座里的人,呷了一口茶,继续往下听。
  “这回我们就来说说陆桑桑这小女子,此女当初随叛王陆光远入京,便因一鞭将当今九皇子抽落下马而声名大噪,后又因逼死继母,赶走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弟弟而恶名远播……”
  正此时,一个青衣小婢步履急促走到雅间前掀了竹帘,小声在里面人耳边说了什么,只见那人微微惊讶,而后道:“王爷回京该是要先去齐王府看齐王妃,咱们晚一些也无妨。”
  “怕就怕王爷已经去过齐王府了,现在正在回府的路上。”青衣小婢小声道,“紧早不紧晚啊,王妃!”
  被称为王妃的人颇为可惜地往台上看了一眼,这才起身,掀开了竹帘。
  只见一个俊秀公子迈着懒懒散散的步伐,带着小婢出了茶楼。
  不过仔细一瞧便会发现,这俊秀公子实乃一位姑娘。
  这种风气很常见,大顺朝的历史上女子封侯拜相的也不是没有。
  有些地方女子不便出入,便可扮成男装,大家都心知肚明,也不会戳破,毕竟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坐上马车,陆桑桑半闭着眼养神,忽而道:“王爷回京,为何没有提前捎来口信?”
  瑞珠小声提醒:“半个月前王爷的信,您是不是没看?”
  陆桑桑一怔,当时她忙着去凤凰楼看新来的花魁,拿着信随手往书架上一放,等她再回来,已经忘了这茬!
  “哎呦!”下一刻马车里的两人便头碰头摔了个大跟头,车停了下来。
  陆桑桑捂着脑袋龇牙咧嘴,掀开帘子一看,原来是崔珉撞上人了。
  “对不住对不住,小的不是故意的。”崔珉马车赶得急,谁知道从巷子里刚一转弯出来,就撞上一小队军爷。
  被马车撞上的那人一身带血的玄甲,跨在一匹纯黑色的骏马上,陆桑桑目光上移,恰好与男人四目相对。
  尽管此人脸上风霜血污掩了本来的面容,但那双眼里自带着慑人气势却教人不敢直视。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陆桑桑总觉得那人在看见自己时,眸光闪了闪,似有不悦。
  崔珉吓得直咽口水,幸而那人下一刻便扯了缰绳离去。
  陆桑桑退回到车里满脸疑惑似在思考什么问题。
  “王妃,您怎么了?”瑞珠问。
  “你刚看见那人了吗?我怎么瞧着有些眼熟呢?”陆桑桑道。
  瑞珠摇头,方才离得远,而且还被自己主子挡着压根没看清那人的脸:“今日跟着王爷一起进京的将士不少,会撞见这些人也不稀奇。”
  “嗯!”
  片刻之后瑞珠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惊道:“他们那是去王府的方向,那人该不会就是……”
  “不可能。”陆桑桑摆摆手,她还能连自己的夫君都认不出来吗?
  话虽这么说,但还是催促了崔珉让他尽量快一些。
  她在心里默默回想了一下,似乎真的想不起来跟自己结发的那个男人长什么样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新婚当晚她的夫君便被传召入宫连夜带兵去了冀南,等她再见到他时,已经是一年后了。
  然而,那一次男人回京十八天,却恰逢他心心念念了好些年的林家小姐嫁与齐王,成了他嫂嫂。
  于是这十八天里她的夫君有十六天都耗在了书房,听管家说是伤心过度。
  感情之事旁人是帮不了什么忙的,她也没好意思往人跟前儿凑。
  剩下的两天则是因为太后大丧,他们被留在宫中为太后守灵。太后丧期未过,克锡族再次犯境,他这一走至今便又是四年。
  这样算起来,他们真正朝夕相处便就是为太后守灵的那两日,而且那两日他们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如此,不记得自己夫君的长相似乎也是情有可原的。
  马车紧赶慢赶总算到了王府,陆桑桑掀帘一看,宁王府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看样子分明是那男人已经回府了。
  “去后门。”陆桑桑指挥着赶车的崔珉换道儿。
  从后门拐到东厢,只见这东厢的下人们步履匆促,陆桑桑心道不好,得趁着那人还没过来,先把衣服换了。
  陆桑桑也没多想,推开房门边往里间走边脱了外衫,绕过屏风正准备解腰带的时候,一抬眼便看见榻上坐了个大活人。
  陆桑桑看清楚那人,差点儿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儿没喘过来,瑞珠那张嘴,大概是上回去宝灵寺开了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