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2章:我瞧着三殿下就很好

  榻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她今日在大街上撞上的那位冷面军爷。
  “王爷,竟然是王妃。”侍立在男人身边的宋黎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打扮不伦不类的女子,脑子转的极快,这会儿会出现在这里并且行为如此自若的女子除了王妃不会是别人了。
  他没想到今日在街上撞见的那位女公子竟然是自家王妃。
  坐在榻上的男人瞪了宋黎一眼,后者讪讪闭了嘴。
  陆桑桑心中翻起惊涛骇浪,面上却不动如山默默地又把外衫穿了回去。
  “见过王爷。”她微微福身。
  男人没有应声,面色冷峻地将眼前的人从头到脚打量一遍。
  陆桑桑被看的有些心虚。
  “今日本王凯旋,父皇亲率众朝臣在乾阳门为本王接风授功,”容潜的声音低沉中带着几分嘲讽,“谁能想到本王回自己家,竟是大门紧闭,无一人相迎。”
  “……”陆桑桑自觉理亏便没说话,脑袋垂的更低了些。
  容潜冷哼一声,继续道:“若不是抬头看见那硕大的‘宁王府’牌匾,本王好险以为走错了地方。”
  “是臣妾疏忽,还请王爷恕罪。”陆桑桑毫不挣扎,直接干脆地认错。
  她跟容潜虽不熟,但这人难以琢磨的乖戾脾性却是整个盛京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管家周伯曾说,他家王爷其实挺好哄的,甭管是对是错,只要顺着他别顶嘴,包你平安无事。
  所以这个时候认错,才是上上策。
  男人盯着她的一双凤目眯了眯,恕罪?
  瞅瞅她这不痛不痒、平静无波的样子,哪里是真心在认错,分明就是在敷衍他。
  “你可别忘了,十二年前求父皇赐婚的人是谁,五年前哭着喊着要嫁给本王的人又是谁?”容潜一想到今日在大街上撞上这女人,结果人家竟没有认出他来,就来气,“你既是宁王妃,那便要在其位担其责,别平白让旁人看了宁王府的笑话。”
  一旁的宋黎眼观鼻鼻观心,心想,看笑话那也是看王爷您的笑话,怎么就连带着整个王府了?不过今天王爷回府却吃了闭门羹的情形确实挺好笑的。
  “王爷说的是。”陆桑桑十分诚恳道。
  提起往事,陆桑桑却生出了无限感慨,那些都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了。
  她出生在战场,自小跟在父亲身边,打小看见的男人都是些黝黑魁梧,言行粗鲁的糙人,倒是见过几次面白皮嫩讲话轻声细语的男子,不过父亲说那是太监,不算男人。
  十二年前,也就是她十二岁的时候,第一次跟着父亲到了盛京,第一次见到了容潜。
  那个时候的容潜还是少年模样,俊美却不显阴柔。疏离的凤目、紧抿的薄唇、时而蹙起的眉尖,都带着几分皇家娇养出来的骄矜,但待人接物却十分得当妥帖。
  那次晚宴上,元帝随口问了陆桑桑的年纪,又顺便问了他父亲是否给她许了人家,最后便打趣她,问在座的世家子弟可有看得入眼的。
  陆桑桑年纪小,又打小在边关长大,根本不懂矜持为何物,口无遮拦道:“我瞧着三殿下就很好!”
  话音一落,正捧茶的少年容潜差点儿没把茶杯打翻了,蹙起眉朝她看了过来,显然是不高兴。
  不过那时的陆桑桑没心没肺,还朝人家咧着嘴笑。
  元帝听后哈哈大笑起来,随口道:“那等你长大成年,朕便让他娶你如何?”
  陆桑桑眼睛一亮,刚要点头,就听着她父亲在一旁连忙告罪:“小女无状,还请陛下和三殿下莫要怪罪。”
  之后这事便不了了之了,所有人都当这是个玩笑,转头便忘了,包括陆桑桑在内。
  所以容潜说她当初求元帝赐婚的事,其实是夸张了。
  少年人总喜欢美好的东西,一袭漂亮的衣裳、一件精致的首饰、一个俊美的人……
  然而这世间美好的东西何止千万。
  彼时,惊鸿一瞥的心动是真;如今,过眼云烟云的忘却也是真。
  至于他说她五年前哭着喊着要嫁他……好吧,那时候的确是自己丢掉了尊严和脸面,不顾他的意愿就为了嫁给他。
  也正因为如此,她对他才一直心存愧疚,毕竟她嫁给他的目的并不单纯,更没想到她嫁给他竟是生生将他的前程毁了彻底,让他不能与心上人琴瑟和鸣。
  容潜见她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走神,心中的不满更盛,手指在一旁的小桌上敲了敲:“愣着做什么?替本王更衣。”
  说完看向身边的宋黎:“你怎么还在这儿?”
  宋黎看热闹看得正起劲儿,突然被赶,心下有些不大乐意,但还是老老实实离开了,走到陆桑桑旁边,给人行了礼这才离去,甚至还不忘给二人关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