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19章 臣妾太高兴了

  用膳的时候,谁也没再开口说话,本来这两人也就没什么好聊的。
  陆桑桑这顿饭吃得极其认真,以至于在伸手夹菜的时候,怀里的书什么时候露出来了一角都没注意。
  她没注意,容潜却看见了,在她微微倾身夹菜的时候,男人直接伸手在她胸口处将书给抽了出来。
  “你……”
  容潜的动作过于迅速,陆桑桑在他的手闯入她安全区域内的时候差点儿下意识地还了手,也好在他动作快,否则她一还手,两人指定打起来不可。
  “驭夫有术?”容潜将书名毫无顾忌地念了出来。
  陆桑桑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不是……这是周伯给我的。”
  “周伯给你的?”容潜嗤笑一声,随手翻开,饶有兴味地扫着里面的内容,“他一个老光棍儿,收藏这种书做什么?”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陆桑桑也很想问。
  “你编也编个像样的。”
  “我……”陆桑桑尴尬得脸色爆红,“真的不是……”
  “你就凭着这种东西想把本王套牢?”容潜显然不相信她的解释,在他眼中她就是个对自己爱而不得的女人,会藏着这种书一点儿都不奇怪。
  陆桑桑破罐子破摔,反正解释了他也不信。
  “四位夫人又年轻又漂亮,臣妾这不是病急乱投医么!”
  闻言,男人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将书扔回到她面前:“看在你对本王这般死心塌地的份儿上,本王允许你以后与本王共进午膳。”
  陆桑桑面色有些僵硬,她能拒绝吗?
  “怎么?高兴得傻了?”容潜见她呆愣着不说话,挑了挑眉。
  “是,臣妾太、太高兴了,高兴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陆桑桑艰涩道,心中却在哀嚎,自己这到底造的什么孽啊?
  一顿饭吃得陆桑桑无比糟心,容潜的脸色变得倒是比翻书还快,之前还一副晚娘脸,现在却莫名带着几分愉悦。
  想着周伯的指点再略一思索,陆桑桑大概也回过味儿来,归根结底一句话: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
  现在瞧着她出糗,又为了他拈酸吃醋,他不得意谁得意?
  幼稚!
  陆桑桑在心里默默评价两个字。
  容潜心情好了,王府上下便一派祥和,难得过了几天舒心的日子。
  周伯瞧着每天王爷王妃都同桌共进午膳,亦是喜上眉梢,在陆桑桑提出想要一根上等老参的时候,二话不说,便让人去库房给取了来,并郑重地交到她手上。
  “这老参还是五年前您和王爷大婚时,陛下赐的,就三根。”
  陆桑桑拿得毫不心虚,皇上赐的新婚贺礼,她也有份儿不是么?
  宁王妃拿着上等的老参,带着自己的丫头,出门了。
  宋黎心下疑惑:“王妃这是要送人?”
  “谁知道呢!”周管家不甚在意。
  宋黎刚同容潜回到盛京的时候便被嘱咐过,对这个王妃要多加提防。
  如今他因着一张破嘴“失了宠”,急于想找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这王妃在京中孑然一身,除了有裴三小姐这个恶友,哪里还有需要她送上等老参的人?
  况且,一根老参而已,裴府也不至于没有。
  想到此处,宋黎更觉得事有蹊跷,二话没说,悄声跟了出去。
  容潜回来了,陆桑桑行事愈发低调,对于她的动向,知道人越少越好,于是这回也没驾车,只带着瑞珠一边闲逛着一边走到了谢少卿的府上。
  看着头顶高悬的“谢府”牌匾,陆桑桑有些恍然。
  当初她在天牢中闹着要见元帝的时候,狱卒不胜其扰,直接给她上了刑。狱卒对犯人动私刑,也是常见,只要不把人弄死,也没谁会追究。
  若不是谢予安夜间巡视天牢,将她救下,并亲自入宫将她想要面见圣上一事上达圣听,恐怕任凭她在牢中喊破喉咙,也不会有机会在临刑前见到元帝的。
  说起来,他也算她救命恩人。
  宋黎远远看着自家王妃进了谢家大门,心中疑惑更盛,四下一张望,拉起面巾飞身而起,轻落于谢府屋顶之上。
  谢予安没曾想有一天陆桑桑会主动来见他,可眼下她真的来了。
  谢少卿难掩有些激动的心绪,却在她将手中的礼物推到他面前的时候,凝住了笑容。
  “你当真要与我这般生分?”谢予安沉声问道。
  陆桑桑轻轻摇了摇头:“我没有别的意思,伯母身体不好,这只是一点小小的心意。”
  “你……可还在怪我当初不肯为候府说话?”谢予安沉默良久,方艰涩地开口。
  陆桑桑抬眼看他,释然一笑:“候府出事时,你不过是个刚在殿前露了脸的状元爷,既无官职亦无根基,如何能对候府谋逆之事有所置喙?即便后来你得了陛下赏识,破格提拔为大理寺少卿,我也从未想过让你搅入这趟浑水中。又何来怪你一说?”
  “候府一事我很后悔也很自责,没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帮你一把。”谢予安轻握住她的手。
  候府出事之前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若不是这一变故,如今他们的孩子怕都满地跑了。
  谢予安的动作惊的房顶上偷看的宋护卫瞪大了眼睛,握着剑的手紧了紧,杀意毕现。
  敢让他家主子头上发绿,此等卑鄙无耻之徒,当死。
  陆桑桑面露难色,轻轻将手抽了出来拢在了袖子中。
  孰不知,若不是她这个动作,他们两人恐怕就要成为宋护卫的剑下亡魂了。
  “过去的便过去了,我已放下,你也不必再执着。今日我来,是有事请你帮忙。”陆桑桑转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