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4章 我没想那么多

  陆桑桑心知他故意找茬,想让她出丑,只得放下手里的筷子看向容景,面带微笑道:“剑不常用,不过鞭子我倒是舞得不错的。”
  此言一出,众人立马便想到当初九皇子被当街殴打的事,想笑又没太敢笑出声。
  容景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当即把一张雪白的俊脸憋成了猪肝色,忿忿地瞪着她:“你……”
  “本王的剑舞得不错,要不要本王给你舞一曲助助兴?”容潜“嗵”的一声用力将手里酒杯墩在桌子上,目光沉沉看着对面的容景。
  这响动吓了旁边的陆桑桑一跳,悄悄用余光瞥了瞥他。
  脸黑的挺吓人的。
  容景自是不敢让他三哥舞剑助兴的,就算他敢,大家也不敢看啊!
  于是只能讪讪闭嘴。
  “老九这性子啊,看来只有老三治得住喽!”元帝适时开口道。
  圣上出来打圆场,众人自然是随声附和,而后便继续吃吃喝喝,一派和谐之景。
  好不容易捱到宴会结束,庆妃要拉着容潜叙旧,陆桑桑知道所有人对自己的恨加在一起都不如这个婆婆来的厉害,她很识趣地先走一步,在宫门口等着。
  瑞珠一见她便迎了上来,见她只一人,便忍不住问:“王爷呢?”
  “被庆妃留下了,咱们在这儿等着。”陆桑桑在瑞珠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瑞珠从见到她开始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嘴角还带着莫名的笑意。
  “有话就说,你这是什么表情?”陆桑桑道。
  瑞珠咧了嘴道:“听说方才晚宴上,王爷为您教训了九殿下,是不是?”
  这消息倒是传的比军报都快。
  陆桑桑往软垫后靠了靠笑道:“他哪里是为我教训九殿下,不过是为了宁王府和他自己的颜面罢了。”
  瑞珠觉得自己白高兴了一场,也没好追问下去。
  庆妃多年不见自己的孩子,自是有许多体己话要同容潜说,刚开始容潜还是静静听着,时不时给她擦擦泪安慰安慰她,到了后面听她说什么纳妾生孩子,实在是感到疲累无比。
  “母妃,陆桑桑是父皇金口玉言为儿子指的王妃,只要父皇还在,她便一直都是宁王妃。”容潜道。
  别说是天子指的婚事,就是天子赐的一个小物件儿,若是不小心损坏或弄丢那都是大不敬之罪,要想休了陆桑桑,目前来看根本是不可能的。
  提到这件事,庆妃便目露愤恨:“你说这个陆桑桑是不是专程来克咱娘俩的啊?当初若不是她,轮得上容煦做太子?”
  “母妃慎言。”容潜沉声道,“后宫不可干政,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了。况且立储一事父皇有他自己的考量,君心不可测,这宫中可没有不漏风的墙,母妃当谨言慎行才是。”
  庆妃自知这其中的利害,方才不过是图一时口快罢了。
  “你说的,母妃都懂。”庆妃摸摸他的脸,“这回回来,会多留些时日吧!”
  容潜点头:“前线都安排妥当,克锡族一时半会儿还不缓过来。”
  “那就好。”庆妃拍拍他的手,脸上一扫之前的愁云惨雾,“前些日子我给你看了几个本家的姑娘,无论样貌才情都是能与你般配的,至少都比那陆桑桑强。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早早考虑这些,后院儿多几位夫人,也是好的。”
  “儿子才刚回京,这事不急。”容潜道。
  “怎么不急,你莫不是还惦记着齐王妃?”庆妃嗔怪地看着他,“那可是你嫂嫂,你……”
  “没有的事。”容潜否认,“好了,时间不早了,母妃早些休息,明日儿子再来给您请安。”
  容潜说完,不多做停留便出了庆安宫。
  庆安宫宫门口有人影徘徊。
  容潜捏了捏眉心,朝那人走去:“在这儿晃荡什么?”
  容景对晚宴上事耿耿于怀,不问个清楚根本睡不着觉。
  “三哥,今晚你为何要帮她说话,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下不来台,我可是在帮你教训她,你怎么能……”
  容潜深吸一口气,忍着想要掰开他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的冲动,耐着性子道:“她现在是宁王妃,你拿她当舞姬,打的是谁的脸?打的是我的脸,是宁王府的脸。你让她难堪便是让宁王府难堪,懂了没?”
  容景眨眨眼,这才回过味来,有些心虚:“我、我没想那么多。”
  “你要能多想点儿,当初也不至于当街被她打的鼻青脸肿,让人嘲笑至今。”容潜摇摇头,觉得这傻孩子是真没的救了。
  容景看着三哥离去的背影,心下委屈,怎么每个人都要拿当初那件丢人的事来戳他心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