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9章 凤凰楼

  直到天黑,宁王府的女主人依然未露面。
  容潜送走了齐王和齐王妃,淡淡看着身边一动不动的容景:“你等着我亲自送你回家呢?”
  容景看着齐王府的马车消失在夜幕中,这才凑到容潜耳边,小声道:“我带三哥去个好地方?”
  容潜面色不变:“没兴趣。”
  “有的有的。”容景发挥他的缠功,“你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了这么些年,都没怎么见过女人吧?”
  “……”容潜眯眼看他,带着几分警惕,“你什么意思?”
  “嘿嘿,咱们去凤凰楼,那里的姑娘环肥燕瘦,个顶个的水灵标志。”容景拍上容潜的肩膀,“你又看不上那陆桑桑,再说,就算你看得上,人家还不让你进房呢。难不成你还真要当和尚啊?”
  “我……”一时间,他竟不知该从何反驳起。
  他不让我进房?那是你们没见过她因为我的冷落而暗自伤心的样子。
  “就算你瞧不上那些风尘女子,咱们去听听曲儿看看舞也好啊。”容景道,“凤凰楼的头牌,红玉姑娘,据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人,而且还是个清倌儿,只卖艺不卖身。挂牌仅半月,她那芳菲殿都快被人踏破了。要做她的入幕之宾除了要有足够的钱之外,还得提前下帖子,最重要的是能入得了她的眼。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约到的,不去看看多可惜。”
  容潜本提不起什么兴趣,可一想到那陆桑桑今日让自己在齐王妃面前丢了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不是爱自己爱到死去活来么,知道自己放着她不碰,却流连秦楼楚馆,是不是又要暗自垂泪了呢?
  哼,都是她自找的。
  “天色不早了。”容潜幽幽道,“要去,就赶紧的吧!”
  容景眼前一亮,没想到三哥居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赶紧将人请上了自己的马车。
  宋黎想要跟着却被容潜一个眼神吓退,他现在暂时不想看到宋黎这个呆瓜。
  “韩章跟着。”容潜转头朝宋黎道,“这三天内,本王不想看到你的脸。”
  宋黎委委屈屈看了自家主子一眼,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哎,他失宠了!
  “还有。”容潜掀着车帘,“王妃若回来问起本王,便告诉她本王夜宿凤凰楼,今夜不回府!”
  芳菲阁。
  缕缕琴音,婉转悠扬,一楼的客人皆陶醉地望向二楼,甚至有人心中羡艳,又是哪家出手阔绰且风姿不俗的公子有此好运。
  “你是说,当初在天牢那晚,秦公公的人也去过,只在天牢外听见我喊着要见圣上,要嫁给三殿下,便转身走了?”陆桑桑有片刻怔愣。
  与陆桑桑装扮如出一辙的裴家三小姐吃着点心道:“没错,秦公公有不少干儿子,有资格替他办事且能让他十分信任的人必是其中的一个,这人去的时候穿着太监服却还披着黑衣斗篷,似不愿张扬。”
  “那如何断定那人就是秦公公的人?”
  裴凤:“我找到的那个人是那天守门口的狱卒,他说是那小太监亲口说的,奉秦公公之命而来。”
  陆桑桑慢慢回忆着她在天牢的最后一晚发生的事情。
  谋逆是株连九族的重罪,她父亲虽死,但她却逃不过被株连的命运。
  被收押在天牢的时候,她其实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呆了整整一个月,就在要行刑的前一天晚上,她却收到了一封信,随着她的牢饭被一起送进来的。
  信上只有寥寥数语,说有一个可以救她命的方法。
  那时的她仿佛看到了最后一点希望,若只是嫁人便可自救,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她不怕死,可是陆封还小,陆封虽早与陆家断了关系,谁又能保准她死后陛下会不会另寻他由对陆封斩草除根呢?
  况且……她父亲的事,她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
  为了保住陆家的最后一点血脉,查明父亲谋逆的真相,她按信中所言,在天牢闹了大半夜要求面见元帝,天将黎明时,元帝终于召见了她。
  十九岁的陆桑桑跪在元帝面前,嘶哑着嗓音质问元帝身为一国之君、金口玉言,却为何要对她一个小女子出尔反尔。
  元帝又是不解又是震怒:“此话从何说起?”
  “七年前皇上明明说过,待小女成年便要三殿下迎娶小女,小女成年到现在等了足足三年,皇上不仅没有兑现承诺,现在还要砍了小女的脑袋。”生死一博间,陆桑桑哪里还顾得上君臣之礼,说话不仅声音大,还有些无理取闹。
  “当然,小女的父亲获重此重罪,该照大顺律法处置,可……若是,若是皇上在小女十六岁时便兑现承诺,小女现在便是三殿下的妻子,也不至于年纪轻轻便要香消玉殒……”
  在场的不只有元帝,还有几位举足轻重的朝臣。众人听了她这番话,简直是大开眼界,当年元帝的玩笑话,大家都是听说过一二的,却没想到如今却会被这个贪生怕死的小女子拿来当救命符。
  陆桑桑的言行让人不齿,但也不是一点儿道理都没有。
  如她所说,若是三殿下早些娶了她,陆家落得怎样的下场也不至于会要了她的命。
  于是天一亮,罪臣之女陆桑桑哭着喊着要嫁给容潜的事便满城传开,包括七年前元帝许诺会让三殿下迎娶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