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12章 这是在羞辱本王

  这头,芳菲阁中容景见容潜进了厢房便不再开口说话,甚至连那惊为天人的红玉姑娘他三哥都没多打量几眼,他认定,绝对是那陆桑桑败坏了三哥的兴致。
  “三哥,这温柔乡可还满意?”
  容潜看看自己手里的茶杯:“茶不错。”
  啧,这都来青楼了,管什么茶好不好喝。
  “那红玉姑娘,你看,是不是比陆桑桑好看多了?”容景继续道。
  容潜这才抬头去看坐在不远处抚琴的女子,确实仙姿玉貌,楚楚动人。
  他起身走到红玉旁边,兀自伸手按住琴弦,婉转琴声戛然而止。
  红玉抬眸:“公子,可是觉得奴家弹得不好?”
  “小九,你先出去。”容潜道。
  啊?
  容景莫名,我请客怎么还把我给赶走?
  莫非三哥看上了红玉姑娘?
  那也不是不可能,谁不爱红颜呢?
  “哦!”容景起身离去,还颇为自觉地为两人关上了房门。
  红玉目送容景出门,这才收回视线:“公子何意?”
  容潜在她对面坐下,直视着她盈盈双眸:“我们没来之前,你这芳菲阁的客人是谁?”
  闻言,红玉先是愣了一下,方回道:“您是问陆公子和裴公子?”
  容潜:“公子?那分明是两个女人,红玉姑娘阅人无数,可不要说这点都看不出来。”
  红玉闻言轻笑:“自然能分辨的,只是两位小姐扮男装而来,想来是不愿别人拆穿她们的身份。况且,奴家只管拙琴美酒待有缘客,至于客人是男是女,那都不重要。”
  容潜挑眉,“她们是你常客?”
  “不算。”红玉摇头,“第二次见面。”
  “第二次?”男人皱了皱眉,陆桑桑这女人胆子倒是不小。
  “第一次是不久前奴家初挂牌之时,两位女公子来捧了奴家的场。”红玉对答如流。
  容潜目露疑惑,垂眸看着面前的那把琴。
  红玉琴技颇为高超,若说陆桑桑是个附庸风雅喜欢琴棋书画的闺中女子,她慕人琴艺而来,也算说得过去。
  可她偏偏不是。
  “她们在你这儿都聊些什么?”容潜又问。
  红玉一怔,似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只道:“两位小姐谈及的话题虽没有什么秘密,但恕奴家不能回答公子这个问题。”
  容潜了然,这女子有自己的原则和待客之道,出卖客人言行,便是不端。
  “多谢。”容潜起身,却是不再流连此地,直接出了门。
  容景见他出来,便知道青楼一行就此要结束了。
  真是没想到,红玉姑娘那般的人儿都没抓住三哥的心,看来三哥对二嫂果然用情至深、可歌可泣啊!
  凤凰楼的规矩,客人给花娘的赏钱多少,何时赏钱都不定,但是茶酒吃食另算。
  容景刚要掏钱结账,却被人告知已经有人替他们付过钱了。
  “谁付的?”容景好奇,难不成遇到熟人了?怎么也没来打个招呼啊?
  “芳菲阁的上一位客人,陆公子。”
  后面的容潜听到这话登时变了脸色,目光沉沉,卷着一股莫名的怒气出了凤凰楼。
  她这是在羞辱本王?
  胆子可够大。
  夫妻双双逛青楼,夫人还把夫君的外渡费给结了,当真是一段佳话啊!
  若不是当事人就是自己,他可真想拍手叫好。
  “主子,回府么?”韩章站在马车边问。
  “不回府难道睡大街?”容潜没好气道。
  韩章噤声,心道明明是您走的时候说今夜不回府的……
  说好今夜不回府的人却又颠颠儿地回来了,管家周伯提灯将人迎进门。
  “王妃回来了?”容潜问道,言语间听不出喜怒。
  周伯:“回了。”
  男人冷笑一声,大步朝大厅走去,掸了衣袍在主位上落座。
  一旁的周伯和韩章有些莫名其妙,王爷不睡觉,坐这儿干什么?
  周伯想问,却被韩章一把摁住,朝他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一同伺候王爷这么多年,周伯自然心领神会,想来是王爷心情不好了,他最好还是不要多嘴吧!
  一主二仆就这么在大家都已入睡的时间,伴着孤灯长坐厅堂。
  容潜想着,自己撞破陆桑桑逛青楼,她心中必然忐忑,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知晓自己回府,该是要自来认错请罚的。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直到听见子时的更声也不见那女人有任何动静,容潜终是有些怀疑。
  “王妃确定回府了?”
  眼皮打颤、晃晃悠悠的周伯被主子一问,瞬间一个激灵,站直溜了:“回王爷,王妃确实回府了。”
  “那为何……”为何不见她来本王面前认错?
  容潜止住话头,心中的火气更盛,她自己来跟他着人将她请来,那是两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