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65章 自己给自己挖坑
陆桑桑的心刚放回肚子里去,给他们上着早饭,就听容潜忽然道:“郡主这耳坠挺好看。”
  
  她心里咯噔一声。
  
  澹台明月有些得意地用手拨弄了两下:“是吧,我也觉得好看,红色衬我,哥哥说这世上没有比我更适合红色的姑娘了!”
  
  陆桑桑暗自撇嘴,曾经也有人夸过我适合红色呢!
  
  “你怎么还杵在这儿?”见她上了早饭还立在一旁不动,小郡主就不高兴了。
  
  “呃,是,卑职这就告退。”陆桑桑依依不舍地往外走,就连步子都迈得比平时小。
  
  她就想听听容潜是不是真的已经忘了这耳坠。
  
  “这耳坠哪里得到的。”容潜问。
  
  澹台明月脸色有几分尴尬,要面子道:“我自己的。”
  
  让人知道一个堂堂郡主捡东西戴,那可真是丢死人了,可耐不住这耳坠确实好看,尤其是自己带上。
  
  “不是你的,这对耳坠我认识。”容潜此话一出,便注意到那个已走到帐门口的人身形一僵,然后才挑帘出去。
  
  陆桑桑守在帐门口,心神不宁,她还想着找个理由问郡主把耳坠要回来,就说是自己买给妻子的礼物,想来这郡主也不会不还她。
  
  可如今被容潜认了出来,她若再讨要,非露馅儿不可。
  
  “你认识?”明月郡主相当吃惊,“这是我昨天下午在那林子里捡的,你居然会认识……”
  
  容潜朝她伸出手:“这是曾经我送故人的东西,郡主还是还给我吧!”
  
  “还你就还你,小气。”澹台明月瘪着嘴,一肚子委屈,一边取耳坠一边嘀咕:“这位故人是个姑娘吗?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容潜不说话,只是将两只耳坠小心收好放在怀里。
  
  “不对啊,你这位故人也在这里吗?不然东西怎么会掉在这里的林子里?”澹台明月后知后觉道。
  
  “或许吧!”容潜说着已经拿起了筷子兀自吃了起来。
  
  澹台明月出来的时候,耳朵上空空如也,也不知这耳坠最终落到谁的手里了。
  
  陆桑桑守在帐门口啃着馒头,怅然若失,长长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容潜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站在她旁边问道。
  
  她赶紧囫囵咽下口中的馒头,口齿不清回道:“没有,嗝……”
  
  容潜就这么看着她,嘴上还残留着馒头屑。
  
  “嗝……”
  
  馒头咽得太急,这嗝一打就停不下来。
  
  陆桑桑面色泛红,身边的人既不走也不说话,甚是尴尬。
  
  “嗝……卑职去,嗝,喝水。”说完一边捶着胸口一边就要朝陆封的营帐走去。
  
  “跟我来。”容潜忽然抓住她的手,转身将人带进了帐里。
  
  陆桑桑接过容潜递上来还带着热气的鲜笋汤,不知所措:“殿下这是……”
  
  “我没有喝过。”他说。
  
  “这、这于理不合,嗝……”
  
  “这是命令。”容潜道,“还是你想让我喂你。”
  
  陆桑桑哪敢,赶紧捧着碗咕咚咕咚灌下,喝完抹了抹嘴:“多谢殿下。”
  
  说完还十分自觉地将桌上的东西收拣干净,送去了伙房。
  
  宋黎下午才回来,陆桑桑终于解放,回陆封帐里就要补觉。
  
  宋黎一夜未合眼,上午又在历程暗访了整整一个上午,这会儿整个人都有些风尘仆仆的。
  
  “如何?”容潜坐在那儿把玩着一只耳坠。
  
  宋黎摇头:“属下打听到了这陈副将的住处,但是去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
  
  男人眉头一跳,啧了一声:“居然这般警觉!”
  
  宋黎有些不太明白:“殿下,您查这个陈飞干什么呀?”
  
  容潜掀了掀眼皮,想说什么最终又没说,大概是觉得说了这人也听不懂,索性摆了摆手将人打发休息去了。
  
  陆桑桑一觉醒来,已经到晚饭时间了,陆封端着馒头和菜汤进来。
  
  两人对坐,一边聊天一边吃饭。
  
  “他没有为难你吧?”陆封问。
  
  “没有,你放心吧!”陆桑桑先喝了碗只有一根青菜飘在碗里的菜汤,在心里跟早上喝的容潜的鲜笋汤做了个对比,咂了下嘴。
  
  “当真没有?”陆封不太相信。
  
  陆桑桑好奇:“当真没有,你怎么这么敏感啊?”
  
  “不是我敏感,”陆桑咬了一口馒头,“今天有人在历程打听你。”
  
  “谁?”她有些惊讶,“难不成又是之前那拿画像找我的不明仇家?”
  
  “不是,那人打听的是陈飞,还去了你们住的那间院子里。”
  
  陆桑桑一下就慌了,岳颜和陆曦还在那儿。
  
  “你别紧张,昨日容潜跟你照面以后,我便派人去历城给岳姐姐送信了,让她带阿曦离开历城去了卫城,那里有人接应他们。”陆封说。
  
  “那就好,那就好。”陆桑桑惊魂未定,这才反应过来陆封这话意有所指,“你怀疑是……他在打听我?”
  
  陆封冷笑一声:“除了他还有谁?打听陈飞的人正是他的护卫宋黎。”
  
  “他已经怀疑我了?”陆桑桑有些不敢相信。
  
  “所以我才问你,他有没有为难你。”
  
  陆桑桑捏着下巴,不行,她得想个办法试探试探。
  
  这些天一直相安无事,除了容潜还会说认床,让她必须在外间值夜之外,他也很少跟她说话,最多就是端茶倒水。
  
  天气越来越热,陆桑桑顶着大日头守在帐外,甲衣里的衣服已湿濡一片,即便是吹来的风,也是夹杂着热气和湿意。
  
  “陈飞!”里头人唤她。
  
  “卑职在。”她一边擦着汗一边挑了帘进去,“殿下请吩咐。”
  
  “天气太热,给我摇摇扇!”容潜站在帐中的沙盘旁,手中的小旗插在了申城头上。
  
  陆桑桑扫视一圈,捡起桌上的折扇,唰地展开埋头在男人旁边任劳任怨地扇了起来。
  
  帐内很安静,她一边偷瞧着男人,一边纠结他到底是不是已经认出了自己?
  
  “殿下,天气炎热,不如卑职带您去泡个澡啊?”她忽然心生一计。
  
  飞天岭脚下有一处天然的山泉瀑布,随着夏天的脚步愈近,这个地儿就成了宝地。
  
  西南湿热,将士们恨不能一整天都泡在这瀑布里。
  
  听完她的建议,容潜没有立即答应,也没有拒绝。
  
  陆桑桑有些拿不准了,照她对容潜的了解,如果认出她,不管他对自己是否还有旧情,都不会答应跟她一起去泡澡的,毕竟那里全是一堆光溜溜的男人。
  
  “你跟我一起?”容潜忽然问。
  
  “嗯!”陆桑桑点头,“我经常跟大家一起去,这会儿去人还少一些,再晚一会儿怕是都没殿下的位置了。”
  
  “你,跟那些将士们,一起光着膀子泡澡?”容潜又问。
  
  “是啊!”陆桑桑毫不心虚。
  
  “行!”男人将手里的小旗往沙盘里一扔,“走!”
  
  “啊?”陆桑桑傻眼。
  
  “啊什么?不是你要带我去么?现在后悔了?”容潜眼中全是挑衅。
  
  “没有没有,那……走吧!”陆桑桑跟在男人身后出了营帐。
  
  啧,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么?不过也由此可见,这人该是没认出她来。
  
  “殿下,你们这是要去哪儿?”澹台明月刚想出来透透气,就看见这两人顶着大日头往外走。
  
  “泡澡!”容潜脚步不停。
  
  小郡主一听,眼睛都亮了,赶紧跟上:“去哪儿泡澡?”
  
  问完又看向陆桑桑:“是你那会跟我说的山泉瀑布么?”
  
  “是!”陆桑桑被太阳晒得眼睛都睁不开,心里又琢磨着一会儿该想个什么样的理由拒绝下水。
  
  “我跟你们一起去!”明月郡主很是兴奋。
  
  那两人脚步不约而同猛地停下,陆桑桑瞪大了眼睛:“您跟我们……两个男人,一起泡澡?”
  
  澹台明月仿佛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男女之别,登时脸上爆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回去啦,你们去吧!”
  
  说着便转身小跑回去了。
  
  陆桑桑此刻说不出的羡慕,她若是也能这般说走就走就好了。
  
  即便是磨磨叽叽,两人终于还是穿过一片半人高的矮丛,找到了这处人间天堂。
  
  好在他们到的时候,潭里一个人都没有。
  
  容潜还没走到瀑布边就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凉气,十分舒爽。
  
  这个瀑布不算大,瀑布下积水成,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浴场。
  
  “果真是个好地方。”容潜赞叹道。
  
  陆桑桑:“当、当然。”
  
  “那还愣着做什么?”容潜垂目觑她一眼,兀自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陆桑桑:“……”
  
  让她大大方方地看,她不好意思,可她若不看,那不是更得招人怀疑。
  
  容潜怕热,穿的衣服本就清爽单薄,眨眼的功夫,已经脱了个干净,踏入了池中。
  
  “陈副将,这潭水甚是凉爽,你不下来么?”容潜沉在水中,靠在一块巨石上,惬意地展着双臂搭在两旁,好整以暇看着她。
  
  陆桑桑看他一眼便飞快移走视线:“卑职,不、不敢跟殿下同浴。”
  
  容潜哼笑一声,也没打算真让她脱衣下水,既然她都找了个理由,虽说这理由狗屁不通,那他便大发慈悲,放过她这一回罢了。
  
  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时,来了一堆搅局的。
  
  陆桑桑没想到,容潜亦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