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23章 中秋佳节

  太子容煦先是在她身陷囹圄的时候送她密信帮其脱险,借她堵了容潜争储的资格,自己顺利当上太子。
  如今她回查当初的事件,太子怕暴露杀人灭口,好像也都顺理成章。
  种种迹象看来,幕后操纵之人是容煦没错了。
  “如果说太子要杀这个人,肯定有个理由,”容潜收回狼头牌,双目沉沉看着她,“这个理由本王不知,可你肯定知道。”
  “我……”陆桑桑吞吞吐吐,她还没想好理由。
  “你跟这个狱卒究竟有什么渊源?太子与这件事又有什么联系?还有,你跟裴凤……”男人手指在桌上点了点,“很多事本王不追本溯源,不代表本王一无所知。”
  陆桑桑下意识地吞了下口水,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没那么好对付。
  当初被丢到西北五年,陈氏一族被剪除得所剩无几,种种不公他俱是忍耐下来,这般人物哪里是她几句话就能糊弄的。
  不过,自己对他痴情一片这个胡话,他似乎深信不疑。
  “好吧!”陆桑桑妥协了,虽然她不愿让他搅进这滩浑水,但目前来看,这滩浑水很大可能都是围着他搅起来的。
  看着眼前摇曳的烛火,她将五年前改变他们命运那夜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我与裴凤确实要好,但见面却不只为了联络感情。”陆桑桑道,“下狱之前,我都生活在西南,盛京虽来过几次,不过每次逗留的时间都很短暂,对京城一点都不了解。想要有一个完整的消息网,难如登天。”
  “也就是说裴凤不只帮你收留了陆封,还帮你排了情报网?”容潜似乎有些惊讶。
  陆桑桑点头。
  “你们倒是情比金坚,当真令人感动。”男人阴阳怪气。
  “好说好说。”陆桑桑不好意思地笑道。
  容潜白了她一眼,继续问:“那你们姐妹情深的消息网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
  “多数都没什么用,”她将寻回侯府旧部的事情跳过,“不过那次在凤凰楼倒是来了一个消息。”
  容潜嘴角勾了勾,他就知道那次青楼之行不简单。
  周管家在门外搓手等了快一柱香的时间,眼见着天越来越黑,终于不顾瑞珠的阻拦,敲响了厢房的门。
  瑞珠气得直跺脚,好不容易王爷王妃有单独相处培养感情的机会,这糟老头就会坏人好事。
  “王爷,中秋佳节几位夫人备了酒菜,邀您赏月呢!”周管家也不愿在这时候坏王爷王妃的好事,毕竟在他心中正室才是最重要的,要是其他夫人小妾得了独宠,后院儿准得起火,安稳日子算是过不了喽!
  但是几位夫人央求他半天,而且王爷对庆妃娘娘送来的人确实过于怠慢,他觉得有些不妥,这才硬着头皮来了。
  听到周伯的话,里面陆桑桑的说话声戛然而止,默了默才道:“就这些,也没别的了。”
  将字条和那个太监的事说完,也确实没什么好说了。
  “王爷快去吧!别让几位夫人等急了。”她道。
  自从容潜回来之后她整个人几乎都是紧绷的,日子也过的糊里糊涂,竟忘了今天是中秋节。
  当初在西南时,她最喜欢的就是各种节日,人多又热闹。
  父亲的部下大都是看着她长大的,她从小享受着独一份儿的宠爱,她都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连那看似高高在上实则强颜欢笑的皇帝都比不上的。
  后来嫁进宁王府,中秋佳节团圆夜,她也只能跟瑞珠两个人悄悄在房里吃了月饼,靠在窗前看看月亮当过节了。
  毕竟王府的下人们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吃饼赏月她也不好意思强行加入,免得别人拘谨尴尬。
  说没有失落,那是不可能的。
  容潜走了,走之前还说了一句什么她走神没听清,想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安排瑞珠去厨房准备月饼和茶,陆桑桑便将窗户打开,挪了两个凳子放在临窗的桌边,打量半天以后又移来一盏灯,这才满意。
  瑞珠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盘品相一般的月饼,边走边用袖子擦着眼角,却不想进后院儿的时候一头撞上换了一身衣服的容潜。
  “怎么回事,走路冒冒失失的。”宋黎眼疾手快替自家主子挡了一下,出言训斥。
  瑞珠吓了一跳,抬眼一看,王爷怎么去而复返了呢?
  “王、王爷,奴婢该死,请王爷恕罪。”瑞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方才在厨房受的委屈似乎在这一刻终于忍不住爆发,眼泪不要钱似的顺着脸往下淌。
  “哎哎哎,你、你这……”宋黎被她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想要去扶她,一边又为难地看向自家主子,“王爷,您可看见了,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起来说话。”容潜瞪宋黎一眼,后者忙将地上的人扶起来。
  瑞珠抽泣半天,总算稳住了情绪,打着嗝道:“奴婢失、失礼了……”
  宋黎嘴比自家主子都快:“平日里跟个斗鸡似的,今儿怎么像个霜打茄子,谁欺负你了?”
  瑞珠几乎是半分都没犹豫,虽说王妃一直教导自己遇事要沉着冷静,多看少言,可今天她实在是忍不了了。
  “王爷,那周夫人的丫鬟简直是欺人太甚,奴婢不过是去厨房给王妃取一些月饼茶点,却遭她好一顿奚落,说王妃不过是个万人嫌的扫把星。”
  瑞珠一双眼睛红的像兔子:“她还说、说王爷都不愿……都不愿跟王妃同房,这样的在后宫里那就是被打入冷宫了,连个丫头都比不上,有什么资格吃苏子月饼。”
  苏子月饼是京城最出名的点心铺中秋节的限量特供月饼,当天只售五十份,一人限购一份,可以说是供不应求。
  “周伯今日安排了三人去排队买月饼,奴婢只要拿一份,却被那臭丫头强行夺走,说是……要给几位夫人送去。”瑞珠越说越委屈,眼泪竟又开始喷涌。
  “你这丫头,说话就说话,怎么又哭起来了。”宋黎手足无措,瞧见她要上别的帕子,一把捞起来在人脸上胡抹一通,“你别、别哭了,一会儿别人都来看你笑话了,宁王府第一虎的名号你还要不要了?”
  “……”瑞珠呆呆看着他,似没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
  容潜的眉毛越拧越紧:“王妃让你拿月饼做什么?”
  “今天是中秋节啊!”瑞珠吸着鼻子道。
  “王爷都说了让王妃换好衣服一道去湖心亭赏月,王妃这还想着吃独食呢?”宋黎双手抱胸道。
  瑞珠:“……”
  小丫头脸上挂着泪,嘴巴却咧开了,像那三岁稚童上一刻哭得天地变色,下一刻便春光明媚,好不快活。
  “奴婢现在就去告诉王妃。”瑞珠说完把手中的食盘推进宋黎怀中,提着裙摆小蜜蜂似地快乐地飞进了院子。
  “这……”宋黎看着手中的月饼实在无语。
  陆桑桑再次出现在容潜面前的时候,衣服也没来得及换,瑞珠拉着她便往外跑,深怕让外面人的久等惹他不高兴。
  “怎么穿成这样?”容潜将眼前的女人从头到脚打量一遍。
  陆桑桑看了一下自己,什么叫“穿成这样”?
  不是她自恋,当初谢予安可是夸过她穿什么都好看的。
  “罢了,走吧!”容潜说着拉过她的手,十指相扣朝湖心亭走去。
  陆桑桑被他这个吃错药的行为吓了一跳,拿眼偷偷瞥他。
  “看什么?”男人抓住她偷看自己,挑了挑眉,“身为王府主母,连自己的人护不住,当初当街抽容景的气势哪儿去了?”
  瑞珠刚刚拉她出门的时候,她也从她口中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所以……王爷这是要替臣妾撑腰?”陆桑桑眨着眼睛问。
  容潜心头一震,瞬间被她这句话点拨,同时又为自己冲动的行为感到焦躁。
  “哼!”
  陆桑桑脸上不自觉地带了笑意,得了便宜还卖乖:“多谢王爷!”
  “不必。”男人声音十分冷硬。
  越是这样陆桑桑越觉得好笑,掌心传来的温度让她无意识地蜷起了手指回握住他的。
  容潜这个人真的太容易让人生出好感了,难怪周伯对他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宋护卫天天挨骂也依旧忠心耿耿。
  甚至府里的下人们经常谈论自家主子的八卦也不避着人……
  要说,都是这个一家之主惯出来的。
  三位夫人如何也没想到她们为王爷设宴,王爷竟然将那个形同虚设的王妃一并带来了,还是牵着来的。
  三人遥遥看见那一对璧人相携而来,远远便起身相迎。
  最先没忍住的是赵萱,为了今晚在王爷面前好好表现,她可是精心准备了一番,而此刻那一双风情万种的眸子里却生出些许不安:“晴姐姐,你该不会还邀请了王妃吧?”
  周晴的震惊和烦躁不亚于她,咬着牙道:“我疯了不成?”
  “那他们这……”
  叶锦一双大眼睛乱转,小声道:“我看传言一点儿都不可信,王爷拉着王妃的手呢,哪里感情不好了?”
  说完又偏过头看周晴:“晴姐姐,你那个心腹,不靠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