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6章 欲擒故纵

  待容潜沐浴完毕,在书房处理完公务,却听宋黎来报告,东厢已经熄了灯落了锁。
  宋黎有些为自家主子委屈:“王爷,您说这王妃胆子真是够大的,今日在街上没认出您不说,现在还不让您进屋睡觉。要不要属下现在去东厢吩咐一声。”
  “你再提一次街上的事,本王便让韩章给你一剂哑药。”容潜面露不善。
  宋黎吓得忙捂了捂嘴。
  “东厢什么时候熄的灯?”容潜问。
  “也就是方才。”宋黎道。
  闻言,容潜勾了勾嘴角:“欲擒故纵罢了!”
  若真不等他,何须到子时才熄灯落锁?
  一个姑娘家,十二岁时便当着那么些人的面儿大胆示爱,十九岁时又不顾脸面哭着喊着非要嫁他,在容潜的心里,他这个看不上眼的王妃对自己那是情根深种,痴情一片。
  “欲擒故纵?”宋黎不解。
  “等本王等到了子时,也不见本王的影子,怕是要伤心落泪的。”容潜心情莫名有些好,“熄灯落锁,耍耍小性子,呵,还真是女人惯用的小伎俩!”
  “……”宋黎满头疑惑,但也不敢多问。
  王妃熄灯落锁,王爷怎么就解读出这么多意思了?
  “那您今晚……”
  “找人把书房旁边的卧房打扫出来便可!”
  “是。”
  “不过在那之前,本王还是去东厢看看吧!”容潜起身。
  宋黎跟在他身后:“您不是说那是王妃的小伎俩吗?”
  怎么还要上钩呢?
  容潜瞥他一眼:“今夜本王若不出现,她怕是得默默垂泪一晚上。”
  宋黎憋了半天憋出一句:“王爷仁慈。”
  男人似乎还挺受用,勾了勾嘴角负手朝东厢走去:“不过想让本王在她那儿留宿,那是不可能的。”
  “王爷英明。”宋黎一拍脑袋又憋出一句,完了还觉得自己挺有文化。
  满室的黑暗让陆桑桑觉得无比的安全,她可以肆无忌惮回忆过去那段张扬的时光,可以毫无顾忌去跟十九岁前的自己相见,可以伤心难过,甚至流泪,也没有人会看见。
  下一刻,猛然亮起的光亮,让陆桑桑一惊,还没来得及起身,帷帘便被人挑开。
  穿着慵懒常服,半系着长发的男人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陆桑桑一时都不知道该做何种表情,大概是太过沉浸在悲恸的情绪中,一个大活人进了房间她都没有感觉到。
  “王、王爷!”见容潜在床边坐下,陆桑桑这才回神似的忙起身,又悄悄拢了拢松散的衣襟。
  容潜面容依旧有些冷然,凑近了她打量,陆桑桑被他的动作惊了一惊,但强行稳住了,没有退开。
  两人距离极尽,彼此的呼吸都能清楚感觉到,不管是谁再往前一点点,鼻尖便要碰到对方了。
  时间仿佛静止,两人谁也没有动一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的拇指忽然抚上了女人的眼角。
  容潜终于退开了些距离,拇指轻轻在她眼角擦了擦,云淡风轻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什……么?”陆桑桑也退了退,避开他的手,这才想起自己方才未来得及擦的眼泪,三两下自己擦了干净。
  “你既已经是宁王妃,那便安安分分做好宁王府的女主人,其他不该想的便不要想。”容潜道,“我们之间除了名义上的夫妻之外,什么都不会有,你明白吗?”
  “明白。”陆桑桑将他的话反复琢磨,意思是明白了,但她不明白他为何大半夜要跑来跟她说这些。
  “做人不能贪得无厌,否则伤害和折磨的都是你自己。”容潜起身,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便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离去。
  陆桑桑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怀疑自己方才是不是出现了错觉,如果不是错觉,那就是容潜有夜游症,这没头没脑的,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第二天陆桑桑醒来便看见瑞珠耷拉着一张忧伤的脸守在床边,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怎么了呢!
  “怎么了这是?”陆桑桑慢腾腾地坐起身。
  “王妃,您不能这么消极怠工啊!”瑞珠道,“五年了,王爷好不容易回了王府,在王府过夜,您怎么能……怎么能还让人走了啊?”
  “你是说,王爷昨晚真的来过?”陆桑桑问。
  瑞珠点头:“这仗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又打起来了,王爷说离开就又离开了,您不使点儿手段就罢了,怎么还把人往外推呢?再不济,趁着这几天若是能……”
  瑞珠抬眼悄悄看她,继续大着胆子道,“若是能怀上小世子……”
  陆桑桑恍然,瑞珠这丫头年纪不大,想的事却挺多,她想让她趁容潜在府中好好把人拴住。
  “停。”见她越说越没谱,陆桑桑赶忙打断,“准备洗脸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