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16章 本王这是在护你

  正此时,房门被敲响。
  “王妃!”瑞珠在门外刻意压低了声音。
  陆桑桑看一眼容潜,这才从榻上起身,抚平衣袖:“进来。”
  瑞珠悄声进门,拨开琉璃珠帘方见他们王爷已经醒了过来,于是忙福身行礼:“王爷,庆妃娘娘的人来了,说是……召王妃入宫一叙。”
  “请人稍等片刻,我马上就来。”陆桑桑话中带着几分丧气。
  五年来从未主动与她说过话的婆婆突然召见她,所为何事,她心里已然知晓。
  “慢着!”
  瑞珠正要去回话,却被容潜叫住:“这么晚了,有什么话明日再说。”
  “这……”瑞珠有些不太确定看向自家王妃。
  陆桑桑没想到容潜会阻止她去见庆妃,虽然见庆妃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看她做什么?本王说的话难道还做不得数吗?”容潜不悦。
  瑞珠吓得忙垂下眼:“是,奴婢这就去回话。”
  小丫头说完便忙退了出去,仿佛后面有什么骇人的猛兽一般。
  “其实,现在也不算太晚。”陆桑桑审了审时间道。
  容潜看着她略带疲惫的一张脸早已没了早上时的红润,哼道:“看看你那青黑的眼圈,再入宫折腾一趟,回来得半夜了。”
  陆桑桑摸了摸自己眼睛的部位,她看不见自己现在什么样,但是从早上容潜晕倒开始,她的确再也没合过眼,照顾病人其实不是什么重活,可就是熬人。
  “你在这儿伺候了一天?”容潜忽然问。
  陆桑桑迟疑地点点头。
  “罢了,明日本王同你一道入宫。”男人向她伸出胳膊,陆桑桑心领神会,忙将人扶起走到桌边坐下,又取下外衣替他披在身上。
  “为、为何?”庆妃不是只召见她吗?
  “为何?”容潜似没想到她会反过来问他为何?
  “你难道不明白母妃为什么召你入宫吗?”
  陆桑桑勉强扯了扯嘴角:“自然是因为王爷您病倒的事!”
  “知道你还问‘为何’?”容潜木着一张脸道。
  陆桑桑深思半响,她自行入宫必然少不了被庆妃一顿教训和刁难,可若容潜同她一起,再能帮她说那么一两句好话,结果自然会是不同的。
  可是……
  容潜他没理由这么做啊!
  男人见她一会儿蹙眉一会儿看自己,一会儿转眼珠子,显然是思维跑了偏,有些耐烦地啧了一声:“这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
  陆桑桑想明白了,但她脸皮没达到周伯说的那种厚度,不敢理所当然地说出来。
  万一再被人嘲笑自作多情,岂不是丢尽了脸面?
  于是继续摇头。
  容潜闭眼捏了捏眉心,无奈道:“那本王便明明白白告诉你,本王这是在护着你。”
  “……”
  见她当场愣住,男人勾起一侧嘴角,继续道:“本王知道你很感动,但还是要提醒你,这只是看在你今日诚心悔过,尽心尽力照顾了本王一天的份儿上,明白了吗?”
  “明白了。”陆桑桑道。
  周伯诚不欺我,这容潜看似脾气怪戾不好说话,实则最是好哄的。
  第二日陆桑桑早早便洗漱完毕等在府门口,却被周伯告知,王爷去了国公府。
  于是她只能自行进宫。
  庆安宫内,庆妃与自己儿媳对面而坐,然而一个敛目盯着自己杯中的茶水,另一个斜瞟着眼吃着碟中的蜜饯。
  庆妃不说话,陆桑桑自然不会自讨没趣,只在对方茶水见底的时候,添上些许便罢。
  “听说昨日潜儿身体抱恙。”不知过了多久,庆妃终于开口。
  “……”她就知道逃不过这一劫,只能点头。
  “大夫怎么说?”
  怎么说的您能不知道?
  不过陆桑桑还是实话实说:“太医说,王爷重伤未愈、气滞郁结。”
  “因何而起?”
  “因……儿臣而起。”陆桑桑脑袋垂得更低了。
  庆妃娘娘冷哼一声:“他才回来两天,重伤未愈,你身为他的妻子不好好服侍伺候便罢,还活活把人给气倒了,你这王妃当得可真称职啊!”
  陆桑桑不语,静静听着庆妃训话。
  “实话跟你说吧,把潜儿交给你这样的妻子,我不放心。”庆妃将手中的茶杯重重一放。
  “娘娘说的是,还请娘娘指教。”陆桑桑诚心诚意讨教。
  庆妃见她顺着自己,气性平复不少:“潜儿年纪不小了,身边不能连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再说,你们成亲五年未添新丁,你这做主母的也该急一急了!”
  陆桑桑了然:“是,儿臣定会尽快安排起来,只是不知……”
  庆妃抬手打断她:“人嘛,我都相看好了,无论人品家世、才华样貌都不是一般寻常女子可比的。”
  这个“一般寻常女子”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陆桑桑却也不恼,只陪着笑道:“能入得了娘娘的眼,那自然是极为优秀的女子。”
  庆妃被一旁的云姑姑扶起身:“你能这般想,也省得我多费口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