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15章 知无不言

  直到天黑,陆桑桑都一直守在容潜床前。
  照周伯的说法那就是王爷昏迷的时候谁侍候他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爷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人是谁!
  是以,她不敢有丝毫懈怠,可惜容潜却一直没醒。
  昨日裴凤给她的消息让她萌生了一个想法,想要知道是谁在拿她作棋子对付容潜,或许还是要从她当初被关押的大理寺入手查起。
  大理寺天牢防守向来严密,能神不知鬼不觉不留任何线索给她送信,除非是这天牢里有内应。
  只是要查大理寺的人,怕是要费些周折。
  有个人也许能帮她,虽然她不太想开这个口。
  “水……”
  正神游天外间,床上的人终于有了点儿动静,陆桑桑马上将耳朵凑了过去,想要听清男人在说什么。
  容潜一双凤目刚睁开一条缝,便对上了陆桑桑的半张大脸。
  又是她,简直是噩梦。
  本来还不甚清醒的意识瞬间条理分明起来,男人伸出滚烫的食指一把抵住女人的耳根处,将其推开。
  沙哑着声音道:“你做什么?”
  陆桑桑被这一推,尴尬地坐回床前的矮塌上:“我就……听听你刚说什么!”
  “倒水。”容潜虽看见她就不高兴,但放眼屋内,也没有其他人可使唤了。
  陆桑桑忙起身倒了温水过来。
  容潜已经自己坐起靠在软枕上,一张大病未愈的脸映照在昏黄的烛灯下颇有几分可怜的凄美,让陆桑桑看着就有些不落忍。
  “慢点喝,你一天都未进食了,饿吗?厨房温了粥我去给你端来。”陆桑桑站在边上问。
  “不忙,本王有话问你。”容潜将水杯放到床边的小桌上。
  “王爷请问,臣妾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话张口就来,陆桑桑心中却是忐忑。
  照理说青楼的事儿应该翻篇儿了,那他到底想问什么呢?
  容潜仰着脑袋有点儿不耐烦:“你坐下,本王脖子疼。”
  陆桑桑忙坐回原地,两只纤细的胳膊交叠老实地搁在腿上。
  “你与裴凤很要好?”容潜问。
  “点头之交。”陆桑桑没想到他居然会问这个。
  “点头之交相约逛青楼?”容潜挑眉,“你与皇室女眷都不曾亲近,缘何与她交好?”
  陆桑桑一双大眼睛滴溜乱转,而后道:“王爷知道,臣妾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从前的性子……有那么点儿张扬跋扈。”
  她伸手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男人见状嘴角一抽,你从前的性子张扬跋扈的可不止一点点。
  “说重点。”
  “咳,就是我在街上打了九殿下那回,其他人知道挨打的是皇亲,都不敢吱声。当时裴三小姐也在围观看热闹,就数她拍手叫好的声音最大……”
  陆桑桑有点儿不太愿意提及往昔,却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道,“当时我就觉着这姑娘对我脾气,便主动与她结识。再后来随父亲入宫,宫中女眷我亦不熟,想找个说话的都找不到,那些日子便一直与裴小姐交往,因此才相熟。”
  “本王姑且信你,昨晚楼梯口的那少年,是你弟弟陆封?”
  “是。”
  “他直呼本王名讳。”
  “……”陆桑桑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他的重点是这个?
  “臣、臣妾替他道歉。”
  “你为何执意嫁给本王?”
  这问题跨度实在太大,陆桑桑觉得脑子都有些乱了!
  “你在犹豫什么?回答我。”容潜一只手钳住女人的下巴,迫其无法逃避自己的目光。
  此刻的容潜在陆桑桑眼中是那么陌生,幽深的目光仿佛能直击人心灵最深处的秘密。
  这个男人原来一直都怀疑自己吗?
  面前女人的脸色从震惊到茫然而后变为羞涩,把容潜看得直皱眉头。
  “当、当然是因为心悦王爷,”陆桑桑微微垂下眼皮,一副不好意思与他对视的样子,磕磕巴巴道,“十二年前,臣妾对王爷……一、一见钟情,从那时起便念念不忘。”
  “荒谬!”容潜略带嫌弃地松开手,嘴上呵斥着荒谬,脸上却难掩得意,清了下嗓子正色道,“本王自知风姿不俗,可你若真对本王念念不忘,为何在临刑前才改变主意?”
  陆桑桑有些心虚,这人居然这般不好糊弄:“臣妾有诸多顾虑。”
  “哦?说来听听。”
  陆桑桑深吸一口气,方才的扭捏作态收的一干二净。
  “我是叛臣之女,人人得而诛之。可你不一样,你是京城最富盛名的皇子。我若嫁你,便是害了你。我既心悦你,自然不会想看见你因我毁了大好前程。”
  容潜沉默,他不曾预料到她竟会说出这番话来。
  “我犹豫了许久,”陆桑桑看了他一眼,继续道,“可还是做了最自私的决定,既能嫁给自己仰慕的人,又能自救一命,何乐而不为呢?”
  谎言最容易被拆穿,真假参半才是迷惑他人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