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27章 有理有据

  得了庆妃的许可,陆桑桑跟着那传话的人离开。
  “王爷叫我去干嘛?”陆桑桑边走边小声地问身边的瑞珠。
  瑞珠摇头:“奴婢不知。”
  陆桑桑:“别以为我没看见,宋护卫来找你了,他走了没一会儿王爷便要见我,你会不知道?”
  瑞珠茫然:“奴婢真不知道。”
  “算了。”陆桑桑摆摆手,这丫头有点儿缺心眼儿是真的,“你身上怎么有股烤鸡的味道?”
  她皱皱鼻子在瑞珠身上嗅了嗅。
  “啊?这么大味儿啊?”瑞珠揪起自己的袖子闻了闻,可惜自己闻不出来,“刚才宋护卫给了奴婢一个鸡腿。”
  陆桑桑仿佛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啧啧两声:“这宋护卫为什么给你送鸡腿啊?”
  瑞珠皱着眉思索:“他、他吃不下了?”
  陆桑桑:“……”
  看来宋护卫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容潜远远便看见陆桑桑走过来,转眼看着自己面前吃的不亦乐乎的容景:“吃饱没?”
  “饱了。”容景说着饱了,手却还在夹菜。
  “饱了就滚,撑不死你。”宁王无情道。
  “……”容景瞠大眼睛,嘴巴还鼓着,“三哥,我就……”
  “臣妾见过王爷,九殿下。”
  容景听见陆桑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急急扭头去看,差点儿没扭到脖子:“你、你怎么来了?”
  陆桑桑一脸淡定:“王爷叫我来的。”
  “你还不走?”容潜再一次赶人。
  容景忿忿地起身瞪了陆桑桑一眼,走的时候还不忘顺走几颗荔枝。
  瑞珠和宋黎自觉地退到了远处。
  瑞珠:“你刚刚是不是跟王爷说了什么啊?”
  她虽有点儿缺心眼儿,但也是个爱思考的人,王妃那么问她,肯定是有原因的。
  宋黎一脸得意地朝她挑挑眉:“也没说什么,只是说王妃跟庆妃、庄妃在一起连口菜都吃不上,王爷一听,不就让人传话去了么!”
  瑞珠闻言觉得宋黎在她心中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宋大哥,你真是个好人。”
  “好说好说。”宋黎摆摆手,被人当面表扬怪不好意思的。
  另一边。
  “王爷叫臣妾来,是有何事?”陆桑桑问。
  “坐下。”
  陆桑桑刚坐下,旁边侍候的人便送了一副新的碗筷上来。
  “本王说过每日午膳许你同食,便会遵守承诺。”容潜说着话却没看她一眼。
  陆桑桑脸上一抽,这倒也不必吧!
  不过跟庆妃她们比起来,她还是宁愿跟容潜待在一起。
  “那我就不客气了。”陆桑桑拿起筷子风卷残云起来,毕竟刚才真的没吃到什么东西。
  正此时,一个绿衣小太监捧着水灵灵的青皮脆梨和珍珠似的马奶葡萄走了过来,说是陛下赏赐的。
  容潜知道这是番邦进贡的贡品,数量并不算多。
  “都有哪些人得了赏赐?”他问。
  小太监摇头:“这个奴才就不清楚了。”
  容潜将那盘马奶葡萄留下:“劳烦公公将酥梨给庆妃娘娘送去。”
  他将陆桑桑叫走,替她解了围,母妃自然不会高兴。
  母妃最喜欢的水果便是这番邦的酥梨,不知母妃那边有没有得赏赐,将这个送去总错不了的。
  葡萄放在容潜面前,也不见这人吃,陆桑桑一边吃饭一边用余光扫视那串晶莹剔透的葡萄,特别想问一句:您吃不吃?您不吃,我能吃吗?
  就在她犹豫着问不问的时候,一个小丫鬟手执托盘前后左右地张望,最后锁定了她走了过来。
  “奴婢拜见王爷、王妃。”小丫鬟手里的托盘盛着一串马奶葡萄,“这是少卿大人嘱咐,要奴婢送给王妃的。”
  小丫鬟将葡萄呈放在陆桑桑面前。
  陆桑桑没来得及说话,宁王听到“少卿”两个字仿佛触到什么机关似的,脸色蓦地一变:“少卿大人?谢予安?”
  “正是。”丫鬟回道。
  “他送这个给本王的王妃,是什么意思?”
  容潜语气平平,却听得陆桑桑更加胆战心惊,忙想着遮掩:“王爷别误会,谢少卿他……”
  “闭嘴。”容潜继续盯着那丫鬟,“你说。”
  “少卿大人得了陛下的赏赐,便说王妃最喜欢吃葡萄,让、让奴婢给王妃送来。”小丫头战战兢兢,她听说宁王妃跟庆妃她们在一起的,找了过去却没见着人,谁知道是跟宁王在一起。
  小丫鬟后悔莫及,她不该冒冒失失上前的。
  陆桑桑捂了捂脸,心中哀叹,她自认没有半分对不住谢予安,这人是存心来给她找不痛快的么?
  “胡说,本王妃才不喜欢吃葡萄,本王妃从来不吃葡萄。”陆桑桑正色道。
  似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她更是将那盘葡萄塞回到小丫鬟手中:“给你家大人端回去。”
  小丫鬟走后,陆桑桑更不敢去看容潜了,只一个劲儿吃菜,也不管自己饱没饱。
  容潜打量她片刻,将面前的葡萄往前推了推,只说了一个字:“吃。”
  陆桑桑早就馋得不行了,听他这么说,马上就要上手。
  可就在她指尖要碰到葡萄的那一刻,她忽然停住了,而后端庄地坐好,不再去看那无时无刻不在勾引她的水果。
  容潜此人忒阴险,这是在考验她啊!
  “咳……臣妾不喜欢吃葡萄。”
  “不喜欢也得吃。”容潜说。
  他知道她这是想做戏做全套。
  可惜她这戏从头到尾都是漏洞,还是补了这块儿漏那块儿的那种。
  “既然是王爷的命令,臣妾自然不敢不从。”陆桑桑声音未落地,魔爪已经伸了过去。
  嘴上说的勉强,吃起来可是一点儿都不勉强呢!
  葡萄还没吃几颗,去送梨的小太监又端着梨折回来了。
  “怎么,庆妃娘娘没收?”容潜问。
  小太监年纪不大,看起来也懵懵的,没有惯会为人处事的精明:“奴才去的时候,正巧看见秦公公给庆妃娘娘和庄妃娘娘送了酥梨过去,就、就回来了。”
  容潜没说什么,也没有要责怪他的意思,只让他把东西放着吧!
  “等等。”陆桑桑连手上的葡萄都忘了吃,将那小公公叫住。
  “王妃还有何吩咐?”
  陆桑桑:“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方才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闪过,可是太快了,她没能抓住。
  小太监懵了一会儿才慢慢道:“奴才说,奴才去的时候,见庆妃娘娘已经有了酥梨,便……折回了。”
  “王妃,是奴才哪儿说错了吗?”小太监惴惴不安地问道。
  陆桑桑摇摇头:“下去吧!”
  小太监走后,陆桑桑环视一圈,而后起身走到容潜那边与他并排跪坐下来。
  男人蹙眉:“你做什么?”
  青天白日的就要勾引他不成?
  陆桑桑完全没注意到男人的情绪,低声道:“王爷还记得臣妾说过五年前我将被行刑的前一晚……”
  容潜没作声,正了神色看她。
  “那个小太监去了大理寺天牢,却什么都没做,只是在听到我喊着要见圣上,要嫁、嫁你的时候就走了。”陆桑桑说到这儿还颇有点儿不好意思,“我之前跟裴凤讨论过这个小太监究竟去天牢是要做什么,却最终没个定论。”
  “方才,送梨的那小太监说的话让臣妾豁然开朗……”
  容潜双唇紧抿,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小太监之所以去了天牢却什么都没做,就是因为眼前事情的发展已经达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那么他自然不必再做什么。
  也就是说那人去天牢,就是要提醒陆桑桑,要她用嫁他这事儿来保命。
  陆桑桑嫁他导致的结果是什么?
  他直接没了争储的资格。
  陈氏因不满这桩婚急昏了头,上了一堆请陛下收回成命的折子,天子权威被挑衅,剪除了不少陈氏在朝堂上羽翼。
  小太监受命于秦公公,秦公公受命于天子。
  说到底,不想让他跟容煦争太子之位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父皇!
  呵!多么讽刺!
  陆桑桑光顾的跟他说自己的发现,却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一点,无论她嫁他这件事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结局却是让皇上乐见其成的。
  这跟你告诉一个小孩儿“你看你爹就是不喜欢你,只喜欢你哥哥”有什么区别?
  这是不在人心窝子上捅刀么!
  “呃……这、这就是我瞎猜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啊!”陆桑桑细细打量着男人的侧脸,就怕他想不开。
  容潜侧头回视她:“你不是瞎猜,有理有据,非常让人信服。”
  “……”
  一下午陆桑桑都在烦恼,都怪自己这张嘴,容潜心里怕是很不好受吧!
  陆桑桑开始反思,她自认不是个冲动的人,却在解开这个谜题的时候想都不想倒豆子一般说给容潜听。
  是自己对他过于信任了吗?
  如果在她面前的是谢予安或是其他什么人,她还会这么不假思索地说出来吗?
  答案是,不会。
  如果今天面前的人不是容潜,她想她一定不会就那么不过大脑地把自己的这些猜测说出来。
  陆桑桑闭了闭眼,对一个相处时间如此短暂的人没有一点防备,这可不是个好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