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14章 咱们王妃并非常人

  王府里最重要的那就是王爷,王爷一倒下,整个府里乱作一团。
  大夫、仆人、管家、侍卫围了一屋子,宫中的庆妃娘娘知道儿子病倒了,直接派了御医来诊脉。
  陆桑桑被挤在最外圈伸长了脖子张望,奈何人头攒动,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大人,我家王爷如何?”周伯犹如一个老父亲,一张脸上满是紧张和担忧。
  “无大碍,”御医诊完脉,一边写方子一边道,“王爷身上的皮肉伤还未痊愈有些许感染导致发热,加上你们说的一宿没合眼,休息不够罢了。”
  闻言,一向话少的韩章难得出声:“可是在战场上,王爷带伤几天几夜不合眼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怎会突然晕过去?”
  御医默了默方道:“王爷晕倒主要是因为气滞郁结,通俗点儿来说,就是……被气晕的。”
  “……”除了一无所知的大夫们,其余王府中知晓内情的人俱是将目光投向了身后的陆桑桑。
  别的没听清,这句陆桑桑听的一清二楚,气晕的?
  再抬头看大家,罢了,这情况她如何解释都没用了。
  送走了大夫,安排厨房煮药膳,周管家几乎忙的脚不沾地,眼见那“罪魁祸首”就要偷摸着离开了,忙把人叫住:“王妃请留步。”
  陆桑桑:“周伯有事?”
  周管家组织了一下语言,委婉道:“方才御医的话您也听到了,以后……”
  陆桑桑静静等着他下文。
  “您可莫要再惹王爷生气了。”周伯苦口婆心。
  陆桑桑满腹委屈,却也无处可说,只能点头:“我知道了。”
  “呃……王妃接下来可有事?”周伯见她又转脚想走,再次道。
  陆桑桑满脸疑惑:“不曾有事安排,周伯有话不妨直说。”
  周伯索性将人拉到一边,小声道:“这个节骨眼儿上,老奴认为王妃还是留下亲自照顾王爷的好。”
  “……”陆桑桑双目微瞠,“可是,我怕他见我生气呀,万一再被气晕过去,我岂不是万死难辞其咎?”
  “王妃!”周伯觉得脑仁儿有点儿疼,这一个两个怎么都是木头,“您想啊,您惹王爷不快,完了还躲起来,王爷心中如何想?老奴以前不是说过吗,咱家王爷最是好哄,什么都别管,只要脸皮厚。”
  陆桑桑嘴角一抽,摸摸自己的脸不作声。
  “到时候王爷一醒看见王妃您不假人手、衣不解带在床边伺候着,再大的气性都没有了。”周伯道。
  “当、当真?”陆桑桑半信半疑。
  周伯啧了一声:“王爷是老奴从小看着长大的,您信我。到时候王爷心情好了,与您之间的这点儿小摩擦也就没了,还能缓和您与王爷之间僵持的关系,这生意稳赚不赔的嘛!”
  陆桑桑在心里默默给他比了个大拇指:“您不去经商,真是屈才了!”
  “谁说不是呢!”周管家顺道夸了自己一嘴,而后又觉失态,“王妃莫见怪,老奴说错话了!”
  “我什么都没听见,”陆桑桑装糊涂,而后指了指厨房的方向,“那……我先去厨房看着他们熬药,一会儿亲自给王爷送来。”
  周管家点头,哎,这年轻的小夫妻就是得他们这些过来人多指点迷津啊!
  “周伯,看什么呢?”韩章被庆妃娘娘的人叫出去问了话,刚要去看看王爷的情况,便见管家周伯瞧着远去的王妃露出欣慰的笑容。
  “咱们这王妃可不是普通人啊!”
  韩章暗自赞同,的确不是普通人,要不能把王爷到嘴的太子之位给作没了么?
  “韩护卫你想想啊,这王妃与王爷虽说成婚已有五年之久,可真正在一起相处的日子有几天?”周管家有些感叹问道。
  韩章想了想:“一个巴掌能数清。”
  “是啊!”周管家说,“这才处了几天,就把咱们王爷气晕了两回,哪里是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啊!”
  韩章:“……”
  他深深记得这个叫做陆桑桑的女人第一次气晕他们的王爷,还是在两人未曾见面的情况下。
  那天,陛下的赐婚诏书来的太过突然,王爷本就着了风寒,但为了去林太傅家提亲,还是天没亮就开始准备了。
  聘礼都清点完毕,就差临门一脚的时候,结果却让陆桑桑这小女子截了胡。
  于是他们王爷在接到要娶陆桑桑这个消息的时候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周伯,这亲还提不提了?”事发太过突然,宋黎一时间没了主意。
  “还提什么亲,陛下金口玉言赐的王妃,能做小?”当时的周伯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指着院中数不清的聘礼,“来人,把这些东西都搬回库房。”
  林家小姐林云初出身世家,太傅之女,还是王爷心尖尖上的人,若是进了王府必然不可能做小。陛下赐的王妃,那也是万万不能随意对待的。
  至于该怎么做,周伯牙一咬,吩咐道:“马上布置王府,三天后,咱们主子要迎娶陆家大小姐。”
  于是他们的王爷眼一睁,在什么还没弄明白的情况下,便糊里糊涂多了个王妃。
  不过,按周伯的说法,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们王妃还确实挺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