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3章 宫宴

  容潜起身展开双臂,陆桑桑上前,熟练地替他解开腰扣,褪下一身带着血的胄甲。
  胄甲分量不轻,陆桑桑的动作却行云流水。
  男人不自觉挑了眉,曾经听说这个恶名昭著的女人跟陆光远在边关的时候,那个老父亲完全是把她当副将在用,双方交战还派她领过兵,如今看来倒像是真的。
  陆桑桑将那厚重的盔甲挂好,一转身却被吓了一跳。
  谁能想到,方才面色如常,找她茬的时候中气十足的人,竟然身带如此重的伤呢!
  血已经将包扎在腹部上的绷带尽数染红,可以想象那绷带下面的伤口得是什么样的惨状。
  “这……”陆桑桑瞠大眼睛盯着男人的腹部,“得请个大夫吧!”
  在陆桑桑看来,容潜伤的挺重的,右臂、小腹俱是血肉模糊,这伤若是搁自己身上,她铁定得卧床至少一个月,这人倒好,胳膊吊了起来也要参加皇帝设的接风宴。
  说到接风宴,陆桑桑内心十分抗拒,她不想进宫。
  “王爷,臣妾今日出门似乎受了风寒,能不能……”陆桑桑企图能跟男人打个商量。
  “不能。”容潜一身藏蓝色绣蟒锦袍坐在榻边看着她,俊朗英挺,跟方才那个风尘仆仆的样子判若两人,甚至依稀还能看到他少年时的影子。
  陆桑桑不死心,还想再说什么,容潜却不给她机会:“虽然本王并不乐意,但终究还是娶了你,既然如此,本王希望你能做一个称职的宁王妃,懂吗?”
  “是。”陆桑桑心中哀叹,这一趟看来是非去不可了。
  待到了泰华殿,已是夜幕降临,宫中灯火璀璨,好不热闹。
  容潜此一役退克锡族有功,元帝甚是高兴,赐与太子平坐。
  陆桑桑心惊,本以为容潜会拒绝,却不想那人竟推脱都不曾,直接大摇大摆坐了过去。
  她百般不愿又能如何,只得跟在男人身后也坐下。
  元帝说了不少溢美之词,容潜十分自若地全数接了下来,并为此次跟随他进京的部下讨了不少封赏。
  整个过程陆桑桑都没有掀过眼皮,只自顾自地吃着面前的菜肴。
  御膳房的厨艺一如既往没得挑,就是量有点儿小,没一会儿面前的碟子便被自己扫荡一空。眼珠一错,瞄到容潜面前的菜肴,竟是分毫未动。
  上菜的速度赶不上自己吃的速度,陆桑桑只好望着面前的空碟发呆,对四面八方射过来的愤恨目光视而不见。
  她是叛王之女,在陆家被株连九族之时,她却贪生怕死、为保住性命即便是沦为笑柄也要厚着脸皮嫁给容潜。
  要知道当时的容潜可是太子之位风头正劲的候选人之一,她嫁了他,无疑是断了他的太子之路。
  那些极力支持容潜的人怎能不记恨她这个天煞孤星,每次进宫总是要被这些人的眼刀子刮个皮开肉绽,这也是她为什么不愿进宫的原因。
  酒过三巡,眼前甩着水袖的舞姬们看得陆桑桑眼花缭乱,直把她的瞌睡虫给勾了出来。
  容潜感觉到旁边的人坐着打晃,忍不住皱着眉瞪她,然而后者似根本没有所觉。
  “坐好。”男人终于还是低声提醒。
  陆桑桑闻言立马正襟危坐,使劲儿瞠大了眼睛强忍着困意。
  “听说三嫂身手不错,深入敌阵亦能全身而退,想必这剑也该是舞得极好的吧!”正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蹿入陆桑桑的耳朵,“我看这些舞姬舞剑个个软绵无力,今天三哥凯旋,三嫂可否也为三哥舞上一曲,好让大家开开眼呢?”
  她怔了片刻,见大家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这才反应过来这人口中的“三嫂”可不就是自己么。
  容景便是那说书人口中曾被她一鞭抽落下马的当朝九皇子,他是元帝最小的儿子,如今也不过才十八,元帝老来得子对其甚是溺爱,于是便养成了他现在飞扬跋扈的性子。
  那是她第二次随父亲入京,容景仗着身份贵重在闹市策马扬鞭,撞翻了街上做生意的小摊不说,还伤了不少人,其中一个少女险些丧命于他马下。
  陆桑桑见状哪里能忍,别说她没认出这人是皇子,就算是认出了,这鞭子也照抽不误。
  从小被众人捧在手心儿的九皇子当街被抽的哭爹喊娘,旁边的人拉都拉不住。
  容景的脸面算是丢了个彻底,跟陆桑桑的梁子也就此结下。
  容景打小就黏容潜,几个哥哥中跟容潜关系最好,他自己的母妃出身一般,母族无势,对于太子之位,他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
  可是这陆桑桑害得三哥无缘太子之位,这就很让人气愤了。
  新仇旧恨,导致这位九殿下每每看到这个女人便气得牙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