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8章 王妃贤惠,识得大体

  林云初想说什么,却又觉得当着她夫君和小九的面不太合适,只道:“我与你们这些男人能有什么可说的?来到你这王府还不得找个说得上话的人,难不成还真要让我在这儿坐等着午膳吗?”
  “那我让周伯带你去找……”
  “你带我去。”林云初放下茶杯起身。
  “我……”容潜向来不会拒绝她,默了默还是答应了,“好吧!”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前厅,容景凑到齐王面前悄声道:“二哥,你说……他们俩……”
  从前容潜钟意林云初的事不是什么秘密,如今看到两人走在一起,容景难免要发挥一下想象力。
  齐王无奈摇摇头:“你嫂嫂有话要和阿潜说。”
  容景:“……”
  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齐王说的不错,林云初让容潜带她去后院并不是为了寻宁王妃。
  “阿潜,有些话本不该我多嘴,但你知道我一直都把你当亲弟弟看待……”
  “你现在都是我嫂嫂了,怎么还要往我心上捅刀呢?”林云初话还没说完,就被容潜打断,“我已经放下了,看你跟二哥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为你们高兴。”
  林云初轻笑:“阿潜长大了,那接下来的话我说了,你可不要怪我多管闲事。”
  “于公您是我嫂嫂,于私你是我姐姐,您要教导我,那我也就只有听着的份儿了!”容潜走上拱桥,不忘侧身提醒一句,“小心台阶。”
  林云初提着裙摆拾阶而上,缓缓道:“陆姑娘终究是你的王妃,不管你们是因何走到一起,哪怕只是出于责任,你也不该轻待了她,再说……”
  林云初顿了顿,继续道:“她父亲虽有罪,可错不在她,她也是无辜的。如今这世上她举目无亲,唯一与她有关系的人便是你了!”
  容潜眉心微拧,心生不悦,她父亲有罪确实不是她的错,可她哭着闹着要嫁他,可不就是她的错嘛!
  “你与她见过面了?她居然请得动你来当说客。”
  林云初摇头:“倒是见过几次,但没说上话。照理来说她都与你成婚五年了,我该与她比较亲近才是,但这五年来,宫中大小事宜她都很少露面,我也没机会与她说上什么话。”
  很少露面?皇室中人别的不多,就是婚丧嫁娶最多,今天哪个皇叔生辰,明日哪个贵妃诞下龙子,后天哪个世子成亲……又何来很少露面一说?
  “恐她深知嫁给你得罪了多少人,索性便不去碍别人眼了。”林云初在桥上站定,转身看向湖里的游鱼。
  “你若是也看轻她,那么其他人就会有样学样。昨晚宴席上小九为何会当众羞辱她?那是因为他知道你不喜欢她,更不会护着她,所以小九才不拿她当回事。若不是为了宁王府的颜面,恐怕你也不会为她解围吧!”
  容潜不说话就那么看着林云初的侧影,回忆着昨晚为那个女人解围时自己的心境,真的只是为了宁王府吗?
  “所以,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可以不喜欢她,甚至可以去爱别人,娶侧妃也好,纳妾也罢,但是该给她的尊重,却不能少。”
  ……
  “王妃,您看什么呢?”不远处,瑞珠瞧见自家王妃穿的犹如一个翩翩少年郎,却贼似得猫在树后面,忍不住上前问道。
  “嘘!”陆桑桑示意她小点儿声,“那个就是齐王妃。”
  瑞珠闻言朝桥上看了过去,可惜只能看见一个窈窕的背影,还被自家王爷挡了一半。
  “王妃,那林小姐都嫁给齐王了,咱们王爷就算以前再喜欢她,也没用了。您、您可不要放在心上啊!再说,再说奴婢看着他们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您也别胡思乱想。”瑞珠以为陆桑桑吃醋了,忙安慰道。
  陆桑桑回头看她:“你在说什么?”
  “您在这儿偷看他们……”
  “我就是刚巧遇上。”陆桑桑道,“这不是怕我直接走出来,他们见了会尴尬嘛!”
  桥上的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拱桥朝东厢走去,陆桑桑见他们走远了,这才甩了甩打皱的袖子昂首挺胸出了后院。
  容潜领着林云初找了一圈儿却被管家告知,王妃刚离开王府没一会儿。
  不知为何,当着林云初的面儿他竟觉得十分没有面子,质问道:“本王还在府中,她要出府为何没知会本王?”
  周伯摸了摸脑袋,苦着脸道:“王妃说您正招待客人,她不好去打扰,便只跟奴才交代了一声。”
  也不知王爷为何要生气,在他看来王妃这般也算贤惠识得大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