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18章 驭夫有术

  绝食?
  陆桑桑以为自己听错了,容潜绝食?
  “下人送的午膳,王爷一口没动退了回来。”周伯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这可怎么办啊?”
  “啊?”陆桑桑有些无语,一顿不吃而已,这跟绝食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吧!
  她觉得周管家未免有些小题大做,“可能王爷这会儿只是胃口不好而已。”
  周管家瞪大眼睛,明显不认同她的话:“王妃,你忘了咱们王爷还虚弱着呢,这就不吃不喝的,病可怎么能好呦!”
  陆桑桑算是看出来了,容潜在宁王府那就是个宝贝疙瘩一般的存在。
  也亏的他在前线的时候没把周伯带上,不然周伯这操心的“老父亲”得把他绑在营地不让他上战场。
  “那我也不能强行掰着他的嘴让他吃吧!”陆桑桑道。
  周管家叹口气,真是孺子不可教也:“王妃,老奴这儿有一本书。”
  “……”怎么又扯上书了?
  周管家神神秘秘从怀中掏出一本蓝皮儿带着毛边儿,一看就年代久远且经常被翻阅的“老古董”。
  陆桑桑接过一看,四个大字映入眼帘——“驭夫有术”。
  “这、这是?”她惊得都结巴了。
  一个中年奔向老年的管家,居然藏着一本“驭夫有术”,她是真的无从理解。
  “王妃不必太感动,”周伯一副我都懂的样子,“老奴也都是为了阖府的安宁,这本书肯定能帮到您的。”
  陆桑桑来不及说话,周伯一招手,几个小丫头站成一列端着食盘上前。
  周伯将第一个食盘交到陆桑桑手上,又悄声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听清他说的什么,陆桑桑有些半信半疑道:“一定要这样?”
  “听老奴的,准没错。”
  “好吧!”陆桑桑将那本“驭夫有术”塞进怀里,壮士断腕般端着食盘领着一溜丫鬟朝容潜的书房走去。
  容潜看着眼前出自自己手笔的和离书,这是他当初要与陆桑桑成亲的时候就写好的,本来是要写休书的,但奈何他是个心慈之人,最终写了一封和离书,也算给足了那个女人面子。
  上面自己的名字已经写好,也盖了印鉴,只要陆桑桑也签上自己的名字,这封和离书便生效了。
  当初他便做好打算,等到父皇驾鹤西去的那天,他便将此和离书给陆桑桑,两人好聚好散。
  而今看看那女人的行径,他只恨不能直接写了休书给她。
  亏他还担心她在庆安宫被母妃为难,大中午赶去宫中想着替她解围。
  哼,简直可恨!
  韩章见自家王妃远远走来,犹豫片刻,未通报直接开了门。
  陆桑桑朝他点点头,这才跨门而入。
  “王爷!”她站在珠帘外,先唤了一声,后又继续往里走去。
  容潜听见她的声音,只觉得头疼,有些不悦地将目光投向来人:“谁让你来的?”
  她招了招手,小丫头们鱼贯而入,几乎片刻便将外间的圆桌摆满了美食。
  待屋内只剩他们两人,她这才回忆着周伯的话开口:“臣妾听说王爷未曾用午膳,甚是担忧,您大病初愈,多多少少还是吃些吧!”
  “没事就出去,本王还有正事要办。”容潜将那封和离书放进木盒中,拆开旁边的信件看了起来。
  陆桑桑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眉目间尽是忧伤:“臣妾还想着能与王爷共进午膳,将来也好留个念想。”
  “……”容潜蹙着眉将视线从信上移到女人脸上,这话他听着怎么这么不吉利,好像自己马上要死了一样。
  “今日庆妃娘娘要臣妾给王爷选夫人充盈后院的时候,臣妾便心如刀割,想着……”陆桑桑看他一眼,继续道,“想着王爷本就不喜臣妾,再来几位温柔可人的夫人,以后王爷怕是都不会再多看臣妾一眼了!”
  容潜见她期期艾艾,一副闺中怨妇的模样,有点儿头大,这人又在作什么妖?
  “几位夫人才来没一个时辰,王爷便不愿与臣妾一起用膳了。”陆桑桑见他看自己,赶紧加把劲儿,作势就要离开,“哎~罢了,臣妾这就不打扰王爷了!”
  “站着!”容潜起身,将信件扔到桌上,负手从她身边走过,在桌边坐下。
  陆桑桑停住脚步看着他。
  “看什么,不是要同本王一起用膳?”容潜自顾自拿起筷子。
  陆桑桑不得不叹服周伯对容潜的了解程度,小心翼翼在他对面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