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爷被迫成婚以后 > 第13章 王爷谬赞

  容潜朝侍立在旁的二人摆了摆手:“你们两个先下去吧!”
  二人互看一眼,见韩章点了头,周伯这才犹豫着转身离去。
  出了门,周管家止不住好奇:“韩护卫,你说王爷坐这儿等什么呢?”
  韩章摇头:“不知。”
  “那王爷为何生气啊?不是说去喝花酒了么?”
  “王爷在凤凰楼碰上了王妃。”韩章道。
  “……”
  王爷去喝花酒碰上了王妃逛窑子,这可真是千古奇闻。
  “王妃还顺带替王爷结了外渡费。”韩章又道。
  “……”周伯已经无话可说。
  早上,陆桑桑起床后瑞珠特意跟她交代,今日莫要惹王爷不痛快。
  “听前院儿打扫的人说,他们天没亮去前厅洒扫的时候就看见王爷石像一般坐在那儿,脸色青黑,可吓人了。”瑞珠一边给她家王妃梳着头发一边分享八卦。
  “天没亮就坐那儿了?那王爷回来还挺早。”陆桑桑讷讷道。
  瑞珠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奴婢还听说,王爷昨晚就回了,然后就跟厅上坐着了,也不知道在等什么,照这么说,王爷该是在前厅坐了一宿。”
  陆桑桑惊讶:“昨晚就回了?”
  “听说的,奴婢也不确定。”
  昨晚回来就在厅上坐着等什么,等什么?等她去认错请罪啊!
  陆桑桑腾地站了起来,提着裙摆朝前厅而去,一路上思绪翻飞,待到厅前猛然止住脚步,调整了一下呼吸。
  但见送汤的婢女,忙将其手中的莲子羹截下,又朝人摆摆手,那婢女也是懂事的,静静退了开去。
  陆桑桑端着汤抬脚踏入前厅。
  “王爷,王妃来了。”侍立在旁边的韩章道。
  他也是今早上才明白过来王爷要等的人就是王妃。
  厅上的男人掀动眼皮看见来人,妆发整齐、面色红润,于是王爷的银牙咬的愈发紧了。
  陆桑桑尚未走近便先被对方的眼刀子刮了个皮开肉绽。
  “还以为午时才能见到王爷,没想到王爷一大早便回了。”陆桑桑硬着头皮走到容潜身边,将莲子汤放在他手边。
  容潜一张青黑的脸,平日里便不怎么让人觉得亲近,此刻突然冷笑一下便愈发骇人。
  只听他嘶哑着声音道:“本王昨晚就回了。”
  “啊?”陆桑桑故作震惊,“昨晚就回了?可、可是宋护卫明明告诉臣妾,王爷要夜宿凤凰楼的啊!”
  一旁的韩章抬头看了看房梁,感叹,宋黎又要完!
  “宋黎?”难怪自己回府也不见这女人自觉来负荆请罪。
  怕是自己在这儿等她的时候,人家正在同周公下棋呢!
  想到此,容潜只觉得心头被气的卡了一口血,这一个两个的都是天生要来气死他的。
  “本王等了你一宿。”容潜盯着眼前女人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陆桑桑干脆利落垂首认错:“臣妾只是慕红玉姑娘的琴艺而去,并未有不端之举,且隐瞒了身份,无人知晓臣妾是宁王府的人。再者,昨晚碰见王爷以后,臣妾深觉作为一个妇道人家实不该去那些烟花柳巷,以后不管是谁邀约,臣妾保证不再出入那些地方。”
  瞧瞧,这一番恳切、却又将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的反省言辞,差点儿都把他说服了呢!
  可惜他容潜已经不吃她这套了。
  “那你的外渡费又是什么意思?是在羞辱本王?”
  “臣妾不敢,”陆桑桑仿佛被这顶“帽子”惊吓到,忙解释,“在凤凰楼见到王爷以后,臣妾便知道自己错了,可是又不知如何表心意,只能以此明态。”
  “呵,本王倒是三生有幸,娶了你这么个大度的王妃!”容潜有些阴阳怪气道。
  陆桑桑陪着笑:“王爷谬赞!”
  “本王不是在夸你。”男人一拍桌子,差点儿没把莲子羹震洒了。
  说完使劲儿闭了闭眼,一副深深被气到的样子,这人怎么好赖话都听不出来了。
  “是。”陆桑桑抿了抿嘴乖巧地站在一旁,伸手将莲子羹往前推了推,“这阴差阳错的,让王爷在此等了臣妾一晚上,臣妾实在过意不去,这莲子羹王爷多少用一些,好去补个觉。”
  陆桑桑知道这件事儿到此,基本就翻篇了。
  可谁也没想到,就在她暗自庆幸的时候,容潜却忽然倒了下去。
  “王爷!”韩章眼疾手快,一把将人扶住,“王爷,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王爷?”陆桑桑也着实被吓了一跳,下一刻忙大声唤道,“快来人,请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