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6.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呢?

  有关于各自人生的辩论最后还是打了GG,因为由比滨生气了诶,明明是她来委托的,被晾了半天还尽说些人家听不懂的好不好!
  于是雪之下正式受理了由比滨的委托,从老师那借用了家政教室后,几人准备好所有原材料,就准备开工了。
  家政教室里很干净,拉开窗帘后阳光打在桌面上都隐隐跳动,纤尘不染。
  “是要亲手做曲奇给某人对吧?”比企谷站在靠门的地方,看着站在一起的由比滨跟雪之下两人。
  “因为由比滨同学没有自信,所以希望我们帮她。”雪之下端着一个平碗过来了。
  听到雪之下的话,由比滨有些扭捏地在地上转脚尖。
  “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去找朋友之类的啊?”比企谷仍旧一脸好奇。
  王一却用隐晦的目光从由比滨微红的脸颊挪到比企谷身上,开口了:“大概是有不方便让人知道的地方吧。就像我,如果要送情书什么的,可不会告诉所谓的‘朋友’然后被狠狠嘲笑的吧?”
  “不,他们想的问题应该是哪个女孩子这么倒霉被你盯上才对吧?或者是什么新的猥琐方式呢?”雪之下放下碗,扭头撩了撩鬓发。
  “叮咚,受到毒舌制裁,获得毒舌技能差1%的抽成。”
  王一的眼角跳动了一下,微红的眼眸轻轻眯起,直视着雪之下的目光里透出深思,“雪之下同学不妨说一句我很丑怎么样?”
  听到王一的要求,雪之下微顿,眨了眨眼,“如果是变态王先生的某种抖SM的变态癖好的话,请恕我拒绝!”
  “……谁能封了这个女人的嘴?”王一眉心隐隐做黑。
  “你——很丑?”倏尔,由比滨点着唇发出呆呆的声音,饱含有一丝不确定的腔调。
  “叮咚,受到外貌蔑视,获得外貌差1%的抽成!”
  “果然……”王一微微勾起嘴角,“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帅逼的成长之——不!这好变态……”
  心情喜忧参半吧,一方面这是一条成长的捷径,一方面好像有逐渐变为抖SM的可能。
  “果然是特殊的受虐性癖吧!”雪之下抱胸后退两步,一脸警惕地看着王一翘起的嘴角上。
  “好……好变态!”由比滨居然也做了同样的动作,连比企谷都下意识地挪了半步。
  笑容僵住,一点点消散,王一无奈叹气,却又无法解释,只好托腮装出思索的样子,“我刚刚在研究一个论‘人在分别受到性格歧视和外貌歧视时的情绪变化’的课题,嗯,就是这样!”
  三人露出一副“你相信吗”的表情,王一彻底瘪嘴了,“好吧,我承认,我变态行了吧!”
  “唉!”雪之下头疼了,伸手扶额,好一会才转头看向由比滨,“好了,变态王先生跟比企谷菌两个人就负责试吃吧,然后是由比滨你,试做一遍怎么样?”
  “菌?是说的菌吧?”比企谷残念深重。
  “好,好的!”由比滨充满了干劲,像加了1000日元的油,然而……
  20分钟后,新鲜出炉的成品饼干被摆到了桌上,你看那色泽鲜艳……的桌子上的盘子上的状若焦炭的——饼干?
  “唉!”雪之下无力叹气了,“为什么会犯那么多错误啊?”
  比企谷也抓起一块饼干放到眼前,“这是杂货店卖的焦炭吧?这是试毒吧?”
  听到比企谷的评价,由比滨是真的生气了,一把从他手里夺过饼干,放到眼前仔细端详,有心想辩解两句,最后还是放弃了,“果然有……有毒吧?”
  “可能只是色泽方面……”不忍心继续打击由比滨的王一本来打算说句好话的,可话还没说完呢,手一抖,指间的饼干就被抖落下一层焦灰样的东西……“呃……我是想说,可能不只是色泽方面,这是真的有毒了……”
  哭笑不得!
  “妻夫木同学真可恶!”由比滨红着脸吼出声。
  “啊,会死人的吧?”雪之下添上必杀一击,由比滨卒!
  好吧,结果虽然不尽人意,但毕竟只是由比滨的第一次尝试,没有什么是努力解决不了的吧?雪之下如此想道,并开始了她的教学。
  25分钟后,大焦炭!
  下一个25分钟,中焦炭!
  下下个25分钟,小焦炭!
  进步?NO!
  雪之下直接趴倒在了桌子上,“啊,究竟要怎么样才能连续翻这么多次错误啊?”
  站在身后的由比滨一脸难过,“果然我不擅长做菜啊,又没有什么才能……”
  “解决方法只有努力而已!”不知什么时候雪之下又站了起来,一边倒面粉,一边擦了擦满是汗水的额头,“由比滨同学,你刚刚说自己没有才能吧?”
  “嗯,嗯……”
  “把你这种观念改过来,连最低限度的努力都没有做到的人,是没有资格去羡慕有才能的人。无法成功的人正是因为想不到成功的人花费了多少心血,才无法成功的啊!”
  王一站在窗边,静静地看着那个由比滨都已经产生自我否定,却还在肯定她的雪之下,因为擦汗而导致粘了面粉在脸上的她这时候居然如此耀眼!比任何时候都让王一悸动。
  由比滨却只是尴尬地笑着,“但……但是啊……大家最近都说不做菜的,而且做菜……跟大家不搭啦!”
  雪之下忽然停下手里的活,转身冷冷地只是由比滨:
  “你能不能改一下这种迎合周围人的习惯,真的让人非常不舒服!把自己的笨拙、愚蠢、不堪的原因归结到他人身上,不觉得害羞吗?”
  语气似乎有些重了,由比滨低头将脸埋在阴影里,直到一声“好……好帅!”惊住了雪之下和比企谷。
  “完全不说什么表面话,怎么说呢……这种,好帅啊!”
  雪之下一脸冷汗,不解地倒退了两步,“你有听清楚我说什么吗?我自己都觉得说得挺过了……”
  由比滨将手放到胸前贴着心脏,“说的确实很过分,但感觉是真心话呢!因为我总是迎合别人……抱歉,接下来我会好好做的!”
  由比滨下了决心!
  “呼,我会再给你示范一次的,认真看吧!”雪之下回神,看着由比滨的表情,应了一声。
  王一托腮,看着眼前的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孩子,嘟哝起来:
  “都拥有别样的人格魅力呢!令人忍不住就被吸引了……结果,都是某个人的青春了吗?”
  扭头看着某位竖着呆毛的死鱼眼男士,王一撇了撇嘴,却扭头看向窗外。
  “话说,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