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7.好阔怕

  “嗒,嗒嗒嗒嗒!”粉笔头打在黑板上发出响动,整个二年C组的人都静静地望着班主任平冢老师的动作,直到最后一笔落下。
  “哈!”平冢静将粉笔头一扔,兴奋得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接下来就是整个校园的盛大活动——文——化——祭!”
  “……”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兴奋的平冢老师,王一眉头跳动起来,有些无奈,“又不是大型相亲活动……”
  “哦——”然而,接下来全班的欢呼声啪啪啪打在了王一的脸上。
  “……好吧,是我格格不入了。”
  “那接下来就要选出实行委员了,男女各一名,有没有毛遂自荐的啊!”平冢静拍了拍手上的粉尘,视线落在了无精打采的王一身上,忽然吼道:
  “啊——差点忘记了,昨天下午妻夫木同学单独找过我,说他非常想担当本次文化祭的实行委员,用行动来贯彻他浪子回头的决心!大家觉得怎么样?”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每个人都扭过头来好奇地看着王一,说实话,他们都快忘了班里还有这么一个人了。
  接着,便传来了一些窃窃私语之声:
  “什么嘛……就算交给他也会办砸吧?”
  “就是嘛,说不定借此职务的便利,还会干些什么变态的事情……”
  ……
  正看着书的王一,目光却渐渐凝了起来,他抬起头,看着平冢静恨恨的目光,又低下头去,心里翻涌着:
  “这是平冢老师的善意,我大可说一句‘我没说过这种话’便能将自己摘除这趟漩涡,但是,这会伤了她的心。她有说过这个世界还有人关心我,我很自然的,便想到是她。那么,就让我——妻夫木王一来回馈一些东西吧……”
  王一抬起头,看着面露不满的同学,轻轻眯起眼睛,勾唇笑了:
  “你们不觉得我很合适这个职务吗?要知道,现在这么多男生,却只能抢这一个职务,就算谁最后获胜了,那么结果只有一个——你居然从你们亲爱的朋友手里抢了他想要的东西!嘶——太阔怕了这件事情,身为朋友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当然,因为你们都是正义友善的人,这种事情绝对做不出来,所以到最后肯定是谦让来谦让去也决定不了。刚好,我这样没有朋友的人可以解决这个难题。你们觉得怎么样?”
  话落,王一还露出了一个欠揍的笑容。
  众人沉默,虽然心里忍不住打死这个人,却也只能露出笑容:
  “啊哈哈,我觉得妻夫木同学确实挺合适的。”
  “嗯嗯!”
  ……
  “咔嚓!”平冢静捏紧拳头,满头黑线,最后却也只能叹口气,在黑板上写下:
  “男生:妻夫木王一!”
  “那接下来有没有女生愿意当实行委员呢?”落下笔,平冢静又转身扫视着全班。
  细细簌簌,教室里的女生面面相觑,却迟迟不见有人毛遂自荐,这下平冢静更是糟心了,恨恨地盯了一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王一,头痛地扶额。
  “那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我会指定一名女生担当实行委员,下课!”
  整理了一下名单,平冢静转身出了教室,不过临走前瞥了王一一眼,有温柔、有埋怨、有愤恨,不一而足。
  王一这才抬起头,看着已经空落落的讲台,还有周围越发充斥的恶意怒视,王一自顾自看起了书。
  “你们也许会觉得我的行为充斥着不解,但我想说,正是因为这样的行为,才能将平冢老师摘除这趟漩涡。如果我仅仅说出‘我想当实行委员’这样的话,同样我猜测这也是平冢老师想要我说出的话,那么接下来,平冢老师就可以强烈的拍板,说出譬如‘既然妻夫木同学这么有决心,不如让他试一试’的话,但是,这样照顾一个被人厌恶的同学,对于她本身来说,会产生学生们的怨念,这是我不能容忍的。
  当然,关于给她造成了女生实行委员抉择不出来的问题,我是不予理会的,也算作我的恶趣味里吧……”
  抬头,王一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容。
  ……
  中午,天台。
  “王八蛋你也当实行委员了?”折笠挨着王一身边,一边眨眼,一边盯着低头吃着便当的王一。
  “嗯!”王一顿了一下,吞咽下嘴里的食物。
  “太好了,现在B班我是实行委员,C班你是,然后A班是桔安酱……哇,完美的助攻三角形诶!”
  “噗,咳咳!注意措辞,三角形不是这么用的。”
  “嘿嘿,三角形,最稳定,我一定会成功的,咯咯!”
  仿佛预见了自己和桔安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折笠扑腾在王一腿上,滚过来滚过去,扰得他都没法正常吃饭了。
  “呼!”无奈放下便当,王一抬头看着天空,薄薄的云朵浮在空中,渐渐的,它们堆积成了一个三角形……
  “总感觉三角形这种说法有点危险啊……”王一凝眸,扯了扯嘴角。
  “呼!”一阵风吹来,将三角形的云朵打散,变成了笑脸。
  (谢谢谁知道什么名字、雫卍、文明绝you、阿飞(道)、殇昌的打赏!来电了,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