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7.论加毒抗的重要性

  事实证明,真的有人可以这么笨……
  雪之下、比企谷、妻夫木三人围在桌前,看着截然不同的两盘曲奇饼干,一盘依旧状若焦炭,一盘色彩黄润,明明是跟着步骤一步一步来的……
  “完全不一样——”由比滨沮丧地蹲坐下来,满面愁容。
  雪之下无力扶额,彻底说不出话来了。比企谷倒是小心地拿起一块焦炭咬了一口,开口道:
  “我说啊,你们为什么想做好吃的饼干呢?”
  “啊?你想说什么啊?”由比滨满脸不高兴。
  比企谷将整块焦炭艰难地吞下去,拍了拍手,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10分钟后再来这里,我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手工曲奇!”
  王一眨了眨眼,端起一盘失败的焦炭曲奇出了家政教室,雪之下和由比滨虽然疑惑比企谷的说法,但也同意地点点头出去了。
  虽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王一还是选择静静配合,比起那个,他比较关心另一件事情。
  低头看着盘子里的焦炭,王一拿起一块,艰难地咽了口唾液,最终还是决定——吃下它!
  “昂!咔擦咔擦,咕噜!”一口咬掉,疯狂咀嚼,猛地下咽,一块饼干就被吃了下去。
  “叮咚!受到毒素攻击,存在抗毒差距,产生0.1%的毒抗差!”
  “……居然真的有毒?”王一的眼角无意识跳动两下,所以说焦了的东西不能吃喽?好吧,这个不谈,王一对自己的能力似乎又有了新的理解:
  如果受到“攻击”的是别人的技巧或者说某种好的东西的话,我会得到这种东西的0.1%,如果是某种坏的东西,我就会产生0.1%的抗性?
  “那岂不是说……”王一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整盘焦炭,目光纠结,最后终于还是下了决心。
  “昂,昂昂!”疯狂抓起焦炭就往嘴里塞,总感觉有种要修炼成仙的快感,不信你听:
  “叮咚,叮咚,叮咚……”
  “呕——”终于,实在受不了嗓子里那股干燥难以下咽的味道,王一扶着墙干呕了起来。
  “阿雪,妻……妻夫木同学在……在干嘛啊?”刚出了家政教室就见到某人自虐行为的由比滨惊呆了,甚至有些害怕,于是她往雪之下那边缩了缩。
  “……应该是某种通过自虐而获得快感的行为——吧?”雪之下皱眉,难以理解了。
  还在干呕的王一察觉到身后的动静,一扭头就对上了两双仿佛充斥着怜悯、惊讶、恶心……种种情绪的眼睛,于是他激动了:
  “咳咳咳!”
  卡在嗓子里的饼干碎屑居然从鼻腔里冲了出来……
  “啊!妻夫木同学,你……你没事吧?”由比滨满脸不忍地看着狼狈的王一,连忙掏出纸巾跑过来递到王一的手里。
  王一接过,快速整理了下仪容,略有些尴尬地站到一边,捧着空了的盘子暗自神伤。
  他突然发现自己好蠢,吃下了100%的毒素就为了产生0.1%的毒抗,会不会在百毒不侵之前就挂掉啊……
  “咳咳!”越想越不对劲,王一整张脸都臊红了。所以说,修炼成仙什么的,万万不可信啊!
  “好了!”终于,比企谷的声音响起,解救了王一尴尬的处境,总感觉身后有两道视线不断扫视着自己,难受!
  ……
  回到家政教室,雪之下三人看到比企谷端着一盘曲奇放到了桌上,那黑漆漆的外观一看就没有食欲,但想到他夸下“真正的手工曲奇”这样的海口,雪之下和由比滨还是各自拿起一块饼干尝了尝。
  “这就是真正的手工曲奇?”雪之下的味觉受到了冲击。
  “不太——好吃呢!”由比滨略显委婉。
  见状,比企谷绷着脸上前,准备拿走那盘曲奇,“既然这样,那我扔掉好了,抱歉!”
  “啊啊啊!”这下由比滨急了,连忙挥了挥手,“等等,也不是那么难吃啦!”话落,她将手里的饼干一把丢进了嘴里,露出一个稍显难看却温柔的笑容。
  “好吧,这就是你的曲奇!”比企谷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两人道。
  “诶?”由比滨脑子宕机了。雪之下抬头:
  “什么意思?”
  比企谷微微仰头,这才解释起来:
  “这是我朋友的朋友的事情,某天似乎有个有什么事情跑来找他的女孩,他产生了‘绝对是喜欢我’这样的想法,于是他下决心问了出来:‘告……告诉我你喜欢的人吧!首字母就好。’
  ‘诶,是……H……’女孩这样说了。
  ‘H……莫非是我?’
  ‘呃……好恶心!别说了成吗?’
  大概就是这样……”
  “等等!”雪之下忽然出言打断了比企谷的话,“从你的经验谈里……”
  “喂,你这笨蛋,是朋友的朋友!”比企谷急了。
  由比滨和雪之下同时露出无奈的表情,只好偏过头去。
  “所以说,要从这件事里引出什么道理?”
  “也就是那个……男人是很单纯的,被女生搭话就会误会,只要是手工曲奇就会开心,所以不好吃也没关系。”
  “不好吃?”由比滨听到这个评价,还是有点羞恼,从旁边拽了些纸团什么的就朝着比企谷扔了过去,“八嘎,烦死了!”
  比企谷不慌不忙,“总之,只要让他明白你努力过了,就能触动男人的心吧?”
  “蹲家也会吗?”由比滨忽然停下,低头认真而小心地问了一句。
  比企谷微笑,“超级会啊,还有,不要叫我蹲家!”
  由比滨偷偷弯起嘴角,心情多云转晴。
  雪之下这时转过头来看着由比滨,开口道:“那由比滨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嗯——我打算用我自己的办法试试,谢谢你呢,雪之下同学!”
  团子露出了团子式的微笑,刚好夕阳的一抹余晖照射进来,打在她的侧脸上,无限美好……
  “呼!”王一叹口气,将手里的盘子轻轻放到桌上,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走到外面,王一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6点半了啊,那家伙不会杀了我吧?”
  这样想着,王一加快步子,回侍奉部拿了书包,又留下一张“抱歉,有事先走了”字样的纸条,就去鞋柜换鞋了。然而当他打开鞋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鞋不见了,只留下一只死老鼠。
  “又开始了吗……”
  王一轻轻关上柜门,阴影重新笼罩在那只死去的老鼠身上。
  “所以说啊,我的青春主题,还是得回到生存上!另外,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被遗忘了呢?”
  拿着书包走进夕阳垂落的光辉里,王一有些郁闷地挠了挠头。
  “是有什么东西给忘了吧?”
  没错,从雪之下包里搜出的那枚金属追踪器正舒适地躺在他的兜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