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8.实行委员会的闹剧

  诺大的会议室里,满满当当的人围坐在U字形会议桌边。
  王一抬眸扫了一眼,发现斜对面的折笠在对自己“抛媚眼”,这个忽略,移到正面,是雪之下陌生疑惑的目光,再往右移,是一个板板正正的少女。
  雪白的长发扎成一束,搭配着黑色的马甲,白色的手套,颇为干练,一张瓜子脸透着冰冷,只是仿佛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发怔,意欲不明。
  “玉井桔安?”王一从那双白色的手套上暗自猜测着,却听学生会长城廽巡站起来说了开场词:
  “那么,文化祭实行委员会——现在开始。”
  由学生会成员起身将会议内容表发放给各个实行委员,城廽巡才开始做简单的自我介绍:
  “你们好,我是学生会长城廽巡,今天这场会议的目的是要选出实行委员长哦。那么,有人愿意毛遂自荐的吗?”
  露出微笑,城廽巡看着下边的成员。
  沉默,死气沉沉,毫无生气……
  王一垂眸,静静看着,虽然觉得城廽会长有些尴尬,但他不打算说什么,反而将目光落在低着头的雪之下身上,又移到事不关己的比企谷身上。
  “她们的关系,出现裂纹了……”
  露出了然,王一打算收回目光,却忽然发现斜对面的那个白发女孩用凌厉的目光盯着自己,又透着一种跃跃欲试。
  王一皱了皱眉,低下头,心里莫名。
  城廽巡无奈,环视了一圈后突然看到了年纪偏差值第一的雪之下雪乃,眼睛一亮,连忙开口道:
  “那个……是雪之下同学吧?”
  雪之下一愣,抬头,“是的。”
  “果然,是阳姐的妹妹呢!”城廽巡面露回忆,“阳姐以前也是实行委员长,那次在总武高的历史上也是出了名的文化祭了呢!”
  回过神,城廽巡满含期待地看着雪之下,问道:
  “怎么样,既然是阳姐的妹妹……”
  “我会努力做好实行委员。”雪之下忽然出声,打断了城廽巡的话。
  这让城廽巡面露难色,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个……”这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顶着红棕色短发的女生举着手,似乎有些害羞:
  “那个……大家都不愿意当的话,我当也行!”
  “真的吗?”城廽巡高兴地合十双手,便见这个女生站起身来,全没了之前的害羞,而是大大方方地道:
  “大家好,我是二年F班的相模南,虽然不太喜欢在人前发言,但是也有些兴趣。所以,我想通过这次文化祭让自己成长起来。”
  “很棒哦,相模同学。”给予了鼓励,城廽巡才转头看向其他人,“那没有其他人毛遂自荐的话,就选相模同学吧?”
  众人准备鼓掌以示同意,却忽然见一个小个头的紫眸女生高举着双手,嘴里兴奋着:
  “我,我我我!”
  “哦!”城廽巡扭头看着她,笑道:“你也想当实行委员长吗?”
  “不是不是,我是推荐人的。”折笠眯着狐狸眼,突然扭头看向王一,伸出了手,“我推荐他,王八……妻夫木王一!”
  “……”王一懵了,紧接着眉头跳动,看着折笠的目光充满了不解。
  折笠只好双手偷偷合十做了一个拜托的姿势。
  “呼!”王一本想不予理会,但一想到这样之后那头痛的日子,只好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抵了抵鼻梁上的眼镜,开口道:
  “你们好,我叫妻夫木王一,我的出名程度不需要多说,即便是年级偏差值第一的雪之下同学也稍逊半筹,我觉得,光凭借我的名气就可以打败在座的人,你们觉得如何?”
  呕,你看看这糟糕的发言……不过这正是王一想要的,这样的话,应该与实行委员长失之交臂了吧?
  然而,正当众人因为王一的大胆发言而愣住的时候,对面的白发女孩忽然拍案而起:
  “你们好,我叫玉井桔安,昨天刚转学过来。我也想竞争实行委员长的位子。”
  话落,玉井朝着王一露出一个战意澎湃的目光,这才继续说道:
  “也许你们会质疑我的能力,但我可以很自豪的说,我可是与妻夫木这个家伙平分秋色的存在!”
  “哇——”会议室里的人一下就沸腾了,这样的美少女居然是和王一一样的变态,天哪,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
  浑然不知的玉井露出了笑意,她觉得周围的“喝彩”一定是送给她的敬佩,而她,在时隔四年之后,终于又一次得偿所愿,与他开始竞争了。
  “……”王一看着玉井,忽然有些头疼了,他轻轻扶额,长叹出气,“唉——”
  “哼哼!作战完美!”折笠满脸笑意,她知道,只要把妻夫木拉起来的话,桔安就一定会跟上,而在两者对碰当中,她觉得一定会是桔安获胜。
  只要桔安当了实行委员长,她就可以以各种理由与桔安产生接触,然后日久生情,嘿嘿!
  “那个……”揉着太阳穴的王一忽然抬头,苦笑:
  “能容我重新做一个自我介绍吗?刚刚我做得不够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