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8.她们的争执

  夕阳即将坠落,只留下最后一点光辉点亮着另外半边天。休息棚的灯在嗤嗤声中趋于稳定,将一行义工的视野照亮。
  “我说啊,那孩子挺可爱的,跟其他孩子混在一起不就好了。”无精打采的三浦优美子将半边脸塌在手心上,随口说着,“试着去搭搭话,就会交好了吧?不是很容易吗?”
  “是啊!”户部翔连忙认同似地伸出手,“优美子好聪明啊!”
  “哼,是这样吧!”优美子有些骄傲地扬了扬头。
  王一眯着眼,镜片在灯光下微微泛白,他选择漠视这样自以为是的言论。
  “那是只有优美子才做得到的吧。”由比滨扭过头来,脸色有些沉凝。
  “从立足点出发,优美子说的话很对啊!”叶山却笑着赞同,然而他的话锋一转,连带着表情也严肃下来,“但是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让她去搭话本身就很困难了。”
  “嗨!”突然,一直保持沉默的海老名姬菜举起了手。
  “姬菜,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叶山立即转头,看向表情认真的姬菜。
  “让她沉浸到自己的兴趣里,就会参加活动了吧?这样的话就会有很多交流和互动,我觉得她一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的,会发现学校并不是她的一切。”
  王一抽了抽眼角,如果光看这里连他都觉得海老名是个很有魅力的女生,当然,如果可以忽略她后面的话的话:
  “我通过BL交到了很多朋友。”海老名激动地直接站起身子,脸上透出不正常的红晕,“没有女生会讨厌同性恋,所以雪之下同学也跟我……”
  话没说完,叶山就忍不住打断了她:
  “三浦,跟姬菜一起泡壶茶来吧?”
  “OK!”连忙应了一声,三浦一脸无奈地拉着不情不愿的海老名就往外面走去。
  “呼!”叶山舒口气,这才重新说道:“果然应该想一个大家都能够和睦相处的方法才能解决呢!”
  “哼,‘大家’啊!”比企谷发出嘲讽。
  “那不可能!”雪之下绷着脸,“没有半分可能性!”
  刚要离开的优美子听到了这样不留面子的话,顿时有些恼火了:“喂!雪之下同学你什么意思?”
  “你指什么?”雪之下扭头。
  “明明大家只要和睦相处,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啊?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可也因为旅行忍下来了。”
  “好了好了,优美子!”由比滨连忙出来打和了,这样吵下去可不行。但雪之下显然没有打算这么不了了之,她环住双臂,面带轻笑:
  “啊啦,印象还这么好啊!我倒是挺讨厌你。”
  “阿雪你也忍住啊!”由比滨这下是左右为难了。幸好小町开口转移了话题:
  “但是留美妹妹个性挺尖刻的,感觉很难融入团体啊。”
  “的确,有点冷淡或者说有点冷冰冰的吧!”叶山十分赞同。
  “说什么冷冰冰,不如说是看不起人吧?”显然想到某人的三浦一脸不爽,“就因为她一直看低周围的人,所以才会被排挤吧?就跟某人一样。”
  “那是你们的被害妄想。”雪之下凝着脸,“正因为察觉到自己劣于别人,才会有错觉被人看不起吧?”
  “我说啊,正因为你这样说话……”优美子有些生气地想反驳,却被叶山严厉的眼神止住了:
  “优美子,别说了。”
  “哼!”优美子才不想站在这里受气,转身就想离开,却被一道声音叫住了:
  “是叫三浦优美子吧?”
  三浦转身,见到说话对象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顿时表情更差了,“你谁啊?”
  “妻夫木王一,臭名昭著的变态王你应该认识吧?”伸手取下眼镜,王一眯着淡红的眼睛轻笑起来。
  “哼,什么事?”脸上浮现出一丝厌恶,三浦抱臂站在那,没好气地开口。
  “我只是想说一句,你看我长得怎么样?也算是挺优秀的一枚帅哥了吧?”
  “……”众人眼角抽搐。
  “真是恶心,有够自恋的。”三浦嫌弃地退后两步。
  “也是。”王一沉吟一下,又扭头看向叶山,“叶山同学觉得呢?”
  “咳咳,我觉得妻夫木同学确实挺好的。”叶山稍微掩饰了一下尴尬,就笑着认同了。
  “噢!”王一又重新戴上眼镜,扭头直视着三浦,镜片在灯光下泛白,完全遮住了他的眼神。
  “那么三浦同学,你说我恶心,叶山又说我挺好,你不觉得挺矛盾吗?”
  “隼人只是人好,不想让你难堪而已。”三浦撇嘴。
  “很好,那么结论来了,你是如何通过别人冷冰冰的外表察觉出被看不起这样的事情呢?就好像我,我从你的脸上看到的是我很丑,但叶山明明笑得这么温和,绝对是赞同我的吧?”
  叶山尴尬地笑着,也不好说什么。
  “切!”三浦的脸色有点难看,“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啊?”
  王一站起身,直视着三浦,脸色冷漠,“如果不了解一个人的话,就不应该妄下结论吧?要不然我还以为自己真他妈长得有多帅呢!”
  “你是在帮那个女人说话吗?”虽然知道自己有错,但优美子怎么会承认,而且她很不爽。
  “不,我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而已。”王一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相机摆到桌上,“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永远无法靠自己看到别人眼中的哈姆雷特!”
  话落,王一打开相机,翻到了自己所拍的那张鹤见留美的图片,递到了三浦的眼前。
  冷着脸接过,照片的内容却让三浦的瞳孔骤缩起来,没错,正是平冢静翻到的那一张。
  “嘁!”颤抖着眼眸,三浦还是一脸不服输,却还是将相机轻轻放到了桌上。
  “我去泡茶!”话落,她加快步子走远了,背影稍显狼狈。
  王一并不是有意为难她的,只是说话什么的,至少应该要负责一点吧?这个世界的过错并不是只要落在少数人身上的,就像比企谷,这对他们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这是妻夫木哥哥爬山的时候拍的吗?”小町伸手拿起相机,凑近看了一会,便眨着眼睛问道。
  “嗯!”王一恢复了沉闷,只是坐回到座位上发出一个鼻音。
  “这家伙……”比企谷斜眼过来,情绪起伏。雪之下抿了抿嘴,没有出声。
  “能给我看看其它的照片吗?妻夫木哥哥~”小町眨动着眼睛,一脸好奇。
  “哥哥……”王一的眸光闪动一下,突然开口笑了,“再叫一声哥哥,连相机都可以送你哦!”
  “喂,你这家伙!”比企谷一脸激动地站了起来,脸色不善。
  “变态王同学好像暴露了什么特殊癖好,看来有必要报警了。”雪之下也凝起眼睛,目光不善。
  “……”王一抽了抽嘴角,有必要又是一套夫妻组合双打吗?
  “哥哥!”小町放下相机,一脸不满地看着比企谷。
  对面的叶山无奈一笑,却犹豫着把那部相机拿到眼前,然后他的瞳孔也骤缩起来。
  没错,那一幕,正是他很自然地把鹤见留美拉进另一个女生团体里的时候,却没想到一转眼就成了相机里的一幕……
  “呵,我果然做不到吧……”叶山露出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