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6.被遗忘的声音

  晚间,月亮残缺,仿佛只有浅浅的一弯,暗沉的天空上也仅仅挂着一颗北极星,时不时眨一下眼睛。
  静谧的夜里,终于说服雪之下同意委托的麻生护却沉闷地坐在客厅里,因为家里已经空了,诺大的别墅里原本就只有自己跟哥哥两个人,现在却是她孤单一人了。
  “哥哥你为什么要出国呢……”沮丧地垂着脑袋,麻生护又重新展开手里的信纸:
  “亲爱的弟弟,我去英国深造音乐了,这样不辞而别的举动也是怕你又撒泼呢!一个人在家要学会照顾自己,钱也都在那张卡里哦!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妻夫木君,他是个和你哥哥一样温柔的人呢!那就——再见了,我亲爱的弟弟!”
  ……
  千叶一处略显偏僻的小宅院里,麻生太将最后一滴汽油倒尽,将油桶一把抛到了院子里,然后走进了房间。
  “吱——”门被推开,电灯打亮,房间一览无余,却足以使人震撼。
  全是照片,有家居服,有和服,有裙子,有泳衣,而它们的主人公,全是一个女人!如果光看外貌的话,她简直就是另一个笠井珺。但因为年龄和身材上的差异,说明——她不是笠井珺。
  “呵呵呵呵!”麻生太笑着,他喜欢这个女人,暗恋这个女人,甚至已经达到了扭曲的地步,说起来,这种扭曲,他在笠井珺跟王一身上都见过了,跟他们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麻生陷入了回忆……
  五年前,一个名叫笠井由祢的女人和他父亲结婚了,她漂亮、优雅、性感,她会成为他的母亲。
  很不幸,他爱上了她……
  然而,她和父亲于两年前坠了机……
  “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麻生大笑着在房间里转圈,脸上的疯狂令人心悸。
  “我以为,我可以用笠井珺替代你的存在,可是我突然发现,原来也有人替代了我……妻夫木,妻夫木,妻夫木!”
  “那我麻生太,就于火中跟你永生——”
  “噗!”一簇火苗窜起,将地上的汽油引爆,麻生太站在火中,面色平静,然后,他露出了笑容:
  “请带走我的罪恶吧,神!”
  “嘭!呼——”
  火焰席卷,爆炸声于这夜间响起,它的光窜上了天空,想要吞噬掉这暗沉的黑夜般,不断窜高、窜高、窜高……
  麻生太,就这样在自我意识的灭亡中,陪着那些照片的灰烬,散在了风中。
  “呜呜呜——”今夜,警笛鸣响,一桩纵火案被立察。
  今夜,无数人看到了那道窜天的火光,但是没有一个人记住麻生太……
  妻夫木宅邸,正处于写作灵感枯竭的王一,也无意间从窗子窥见了远处的那簇窜天的火苗,那如同白天火烧云般的火苗,它仿佛也将天空烧红了。
  王一的眼眸颤动着,忽然,他提笔写下了几段随笔的朦胧诗:
  一则:
  孤独的瞭望下
  人群却在拥挤
  深海的天空浮着云
  泡沫敲碎了倒影
  假山的真实骗过眼睛
  却骗不过温度的心灵
  下雨了
  温柔用伞遮住低鸣
  倔强却嘶吼着峰顶
  冰冷透骨铭心
  选择了雨还是云
  我的肚子里有回声
  那是饥饿的冷凝
  我不相信
  我会迷失在梦里
  二则:
  层叠的白色
  光卷着云
  仰望碧空的海
  拍打浪的声音
  激荡
  穿梭着鱼
  柔线的力量
  冲开迷蒙的雾
  是被忽略的场景
  堆叠的黑色
  火卷着云
  掩住喷发的山口
  掐灭跳动的脉搏
  窜高
  四溅的星火
  爆炸的力量
  掀开遮掩的幕
  是被遗弃的阅历
  笔落,被掩映的通红的天空,也将红色投影在了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