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7.莫名其妙的早晨

  “昨晚好像哪里失火了。”王一咬下一块面包,起身给笠井珺添了半杯牛奶。
  “嗯,天染红了。”冷冷地回应着,笠井拿起倒好的牛奶抿了一口。
  “对了!”王一坐回座位上,忽然抬头,朝着笠井露出一缕笑容,“整天在家也不好,有没有想做一点事情呢?”
  是啊,无论是昨天傍晚的火烧云,还是夜里的那场大火,都使在黑暗中渐渐开始扭曲的我,心中那丝变质的光重新焕发起来……你们有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呢——因为一件自然景观而获得升华的可能,我忽然有一个计划,一个想要周游世界的旅行计划。
  “做事?”笠井抬起眼眸,眨巴了一下。
  “咳咳!”王一喝了一口牛奶润了润嗓子,这才说出自己的计划,“你看啊,我不是也算一位小有名气的内衣设计师吗?眼光方面绝对独到,我负责进货,然后由你进行售卖,我们就开一个小小的女性内衣店怎么样?”
  “然后你就每天都可以正当地欣赏内裤了?”笠井珺斜眼,撇了撇嘴。
  “……”王一瞪大眼睛,眼角微微抽搐,“不是,你怎么能这么误解我呢?”
  “你不喜欢内裤?”笠井挑眉。
  “我……我是喜欢内裤,但这是作为一个著名内衣设计师的必要素养啊!你不能通过……”
  “卟——”
  “你刚刚有发出鄙视的鼻音吧?绝对有吧?”
  “没有!”
  王一看着笠井面无表情的脸,忽然有些颓丧了,他沉默地咀嚼着嘴里的面包,只能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
  快速吃完早餐,王一擦了擦嘴,“那你想到要做什么的时候就跟我说一声吧!”
  话落,王一直接穿上外衣,拿着书包就出了门。
  笠井珺坐在座位上,轻轻抿了一口牛奶,才用低不可闻地声音说着:
  “只要有你就够了……”
  ……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拒绝呢?”走在大街上的王一皱起眉头,有些惆怅了,“你对我,究竟抱有怎样的态度呢……”
  “嗡——嗡——”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王一的思考。
  他伸手掏出手机,发现是枣式的电话,便接通了:
  “摩西摩西!”
  “是本大姐,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哦!”
  “哦?什么好消息?”
  “医生说我的状况很好,可以出院了呢,所以,准备迎接本大姐的降临吧!”
  “噢!”
  “可恶,妻夫木你这什么反应嘛!”
  “不,我很高兴。”
  “哼!对了,我出来想找点什么事情做一下,不然你上学的话我也很无聊啊!”
  王一沉默,抿了抿嘴,他抬头看着穿梭在街道上的车辆,渐渐有了决定:
  “你知道我是内衣设计师吧,所以我想开一间内衣店,你来帮我售卖怎么样?”
  “呵呵,呵呵呵呵!”
  “喂喂喂,我说你,有什么好笑的啊!”
  “你是想堂堂正正地欣赏内裤吧,呵呵呵!”
  “……”王一咂吧两下嘴,突然不知道怎么反对了,为什么都这么想他呢?
  “不过,你干什么我都陪你哦!”那边笑罢,传来了这样温柔的声音。
  王一的瞳孔微微放大,他紧了紧握着手机的手指,“谢谢!”
  “噗,明明是本大姐让你帮我找事情的,怎么现在反倒感谢起我了呢?”
  “也是……”王一低头,嘴角微微倾起,“那就——晚上见了!”
  “拜拜~”
  “嘟嘟——”
  垂下手,王一忽然有些迷茫了,他就这样呆呆地站在路口良久,才渐渐回神。他将手机塞进兜里,垂下眼睑踏上了斑马线。
  “我多希望那个人是你啊,笠井……”
  早晨的空气透着点湿气,沁润着鼻翼,风轻轻卷着,将树叶拂动。
  王一来到教室门口,抬眼就看到三个身影站在那,正是侍奉部三人组。
  “雪之下?”王一发出疑惑。
  “早上好啊,妻夫木同学!”雪之下身边的由比滨歪头一笑,热情地打着招呼。
  “噢,是有什么问题吗?”王一直接开口。
  “真是糟糕的问候啊,变态王先生。”雪之下拢了拢长发,与另一边的比企谷互相对视一眼,产生了一阵眼神交流。
  “我们在做一个特殊的调查报告,不介意成为我们第一个调查对象吧?”比企谷走上来,展开手臂,两手一手拎着一个布偶。
  王一视线扫过三人各不相同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什么,只好皱了皱眉:“可以。”
  “很好!”雪之下伸出手,一手点在比企谷左手的布娃娃身上,“假设这个是妹妹,另一个是你女朋友,请问:变态王先生最喜欢看到谁穿着婚纱呢?”
  “……”王一的嘴角抽搐起来,一大早找上自己,就是为了做这种无聊的调查报告吗?
  “呼——”王一吐了口气,却还是落在两个布娃娃上,他的眼睛渐渐露出温柔,“大概是妹妹吧!”
  “妻夫木同学果然……唔唔——”想要说什么的由比滨忽然被雪之下捂住嘴,等由比滨稳定住了,她才转过身来对着王一:
  “谢谢变态王同学的回答,这是本次调查的奖品。”话落,雪之下从包里掏出一包小巧的饼干递了过来。
  “噢——”王一愣愣地接过。
  “那就打扰了!”轻轻点了下头,雪之下给了由比滨和比企谷两人一个撤离的眼神。
  于是三人就这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什么情况?”王一低头看着手里小巧的饼干袋,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难道是由比滨练习厨艺的失败品以这种另类的方式赠送出去,然后达到不浪费食材的目的吗?可怕!”
  王一犹豫着,滚动一下喉咙,还是打开袋子拿出一块饼干,看色泽饱满亮丽,难道是“包装战术”?
  想着,他还是将饼干丢进了嘴里,在咔擦咔擦声中吃下了它。
  “这种味道……由比滨?不,应该是雪之下才能做出的美味。难道真的只是一个调查报告?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