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9.大家的叶山

  稀松的星星点缀在黑色的幕布上,时不时眨动一下,像是在回应仰望星空的人们。
  “叶山,我先出去一下。”整理好床铺的王一扶了扶眼睛,看着坐在帐篷口发呆的叶山。
  “噢!”叶山回神,让开路,朝着王一笑道,“妻夫木君是有什么事吗?”
  “嗯——反正这时候也不怎么睡得着,想出去溜达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情侣狗啥的。”王一摩挲着下巴,做出一副认真的表情。
  “哈哈!”叶山尴尬一笑,知道妻夫木是不想跟自己分享而已,但心胸开阔的他并没有生气,只是扭过头看着从帐篷口没有闭严的缝隙透进来的那条亮光,声音低沉:“我是不是很没用,过去也是,现在也是……”
  王一停下脚步,坐到了帐篷口,伸手撩起帘子,让月光整个透进来,打在叶山无助的面容上。
  “挺帅气的一小伙子,怎么这么庸人自扰。”带着调侃的语气,王一却并没有笑。
  叶山垂下头,躲开直射进眼睛的月光,“妻夫木君想不想听听我的过去呢?”
  “这是对朋友才有的问话方式吧?”王一扭过头来,“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天。”
  叶山攥紧拳头,沉默着。
  “呼!”王一吐口气,调整了一下坐姿,“如果乐意的话,我还是很喜欢听别人自曝黑历史的。”
  叶山还是沉默。见此,王一眨了眨眼,装出认真思索的样子:
  “憋这么久,是在酝酿一个大的吗?我一般放屁也喜欢这样,用力憋着再嘭的一声炸出来,贼爽!关键是还不臭!”
  “噗!”叶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整个瘪了下去,一脸哭笑不得地看着对面的妻夫木,他突然发现这个人的性格好像跟外表完全不搭边,“妻夫木君真是个有趣的人,那我就从头说起了。”
  “嗯!”王一恢复正经,点了点头。
  “我一直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其实我和雪之下算是青梅竹马,我父亲在她家的公司当法律顾问,后来我们还上了一所小学。只是情况并不好,因为感谢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作为回礼雪之下给我送了巧克力,然而这一幕却被其他同学看到了。我们的流言蜚语顿时在学校里传开,雪之下因为性格的原因遭到了排挤,虽然我有很努力地去解释,甚至拉着雪之下融入我们的圈子,但情况并没有任何改变,最后她还是出国留学了。我不明白,明明有很努力地在做了,为什么情况还是会变成那样?”
  静静看着叶山悔恨的表情,听着他痛苦的声音,大概这样的叶山是在阳光下见不到的吧。
  “你想知道比企谷会怎么做吗?”王一忽然开口,镜片反出白光。
  叶山抬头,看着王一诡异的表情。
  “你一定很想知道比企谷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吧?束手无策的你,希望看到一个能够拯救雪之下的人吗?”
  叶山沉默,良久,他才抬头笑了起来,“如果有人能做到的话,我会由衷高兴的,这也算是弥补了我的过去吧。”
  多么温和的笑容啊,这就是叶山,大家眼中温柔的叶山。
  “其实,你比比企谷并不差呢!”王一起身拍了拍裤子,转身走出门口,忽然,他朝帐篷内露出一口白牙,“只是叶山是大家的叶山,比企谷是少数人的比企谷。如果你能自私一点的话,也许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哦!”
  话落,王一转身走远了。
  没错,人们都是自私的,他们希望得到别人的全部,而不只是一部分。叶山因为顾忌每一个人的感受,而丧失了那份独特的视野呢。无论是深交朋友还是作为情侣,谁会选择一个在他们眼里不是独特存在的人呢?没人会!
  帐篷的帘子耷拉下来,遮住了外面的月光,叶山的表情沉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
  “我是大家的叶山吗……我也只是大家的叶山。”
  叶山并不想破坏周围的关系,他只是想遵从家里的选择然后就这么持续下去而已。
  走到外面的王一吐了口气,仰头看着夜空,丝丝的凉意逐渐渗透进皮肤,他逐渐露出了苦笑:
  “搞得我好像很成熟似的,我也很苦恼啊,我的性格存在很懦弱的成分。连喜欢的东西都能一一转让的人……大概也没人喜欢吧!”
  “呵!”自嘲一笑,王一迈步往小溪的方向走去,他记得原著鹤见留美今晚会出来吧?还有比企谷夫妇的谈心。
  “Twinkle,twinkle,littlestar,HowIwonderwhatyouare.Upabovetheworldsohigh,Likeadiamondinthesky.Twinkle,twinkle,littlestar,HowIwonderwhatyouare!”
  不知不觉王一哼出了这首经典的摇篮曲,记得妹妹会唱这首歌还是自己教的呢!那时候颇有种自豪感,感觉自己就是妹妹的天一样。
  想着,王一不自觉露出笑容,连带着声音也柔和起来。
  “原来是变态王先生在夜里扰人安宁呢,现在应该是长眠的时间吧?”突然,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王一柔和的笑容一下僵住,渐渐崩坏,“真是不会看气氛的女人……”
  “很抱歉,可能是变态王先生的微弱的存在感让我疏忽了你的心情,十分抱歉!”
  “你这是道歉还是嘲讽啊?”王一撇了撇嘴,有些纳闷,雪之下不应该和比企谷在一起的吗?
  “不是道歉吗?”雪之下眨了眨眼睛,做出沉思状。
  “……”王一偏过头靠在树干上,有些无奈,“不去睡觉吗?”
  “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不过被某人的歌声警醒了。”
  “警醒?!”王一瞪着眼睛,“我的声音是有多罪恶啊?”
  “可能是本人没有意识到吧。”雪之下沉吟。
  王一眯起眼睛,“那多谢雪之下同学提醒了。”
  “谢谢就不必了。”
  “……果然没法成为朋友呢!”
  “我没有说我们要成为朋友吧?”
  “……”王一蠕动两下嘴唇,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她今晚是吃了枪子了吗?怎么攻击如此犀利?我王某实在顶不住了……
  “噗!”一阵轻笑传来,让还郁闷的王一愣住了,他缓缓抬头,看到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刚刚是谁笑的?
  “变态王同学这样盯着我是有什么企图吗?”雪之下环着手臂往后缩了缩,一脸警惕。
  “错觉,一定是错觉!”王一的眼角抽搐了一下。
  “我可忘不了在侍奉部门前被某个女人打个半死……”
  “是吗?看来是我多虑了,忘了变态王同学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
  “……”王一青筋暴起,奶奶的,要不是打不过你……
  “晚安!”王一郁闷地抬腿,直接往帐篷走去,连原本计划跟鹤见留美交谈一下的打算都没有了。
  “晚……晚安。”雪之下悄悄挥了挥手,抿起嘴唇,“谢谢!”
  也不知道是在谢谁,谢什么。
  月明星稀,不过如此。
  (今明两天还是一更,学渣临时抱佛脚,说多了都是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