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0.他的温柔

  夜晚,皎洁明亮,澄澈的月光洒在安寂的大地上,如流水轻纱般柔软,又如雨露轻雾般滋润,就这样悄悄地、悄悄地抚慰着夜。
  而一盏仍旧亮着的灯,发出的光正从窗户里探出头来。穿过窗和帘,可以清晰地看到,王一正在写着什么,忽然,他的笔勾勒下最后一句:
  “当他那饱满的嘴唇轻吻女人时,会上下蠕动着,吮吸掉女人的唇膏。正是这样温润别致的动作,像咖啡一样侵入女人的内心,才使他深陷的眼眶更具柔情。但到底,他只是像品尝一块粘糕似的,在胃里消化干净只需等着下一块罢了……”
  “啪!”王一合起笔记本,露着表皮的那《豪言雾间》的大字,轻轻揉起了太阳穴。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本啊!”
  话落,他抽开抽屉将笔记本放进去,又拿起了自己那本日记本,翻到夹层,露着那张笠井曾留下地让自己身陷黑暗的纸条。
  “麻生……”
  嘴唇蠕动着吐出两个字,王一淡红色的眼眸隐隐颤动。许久,他才合起笔记本,关上抽屉,起身躺倒在了床上。
  “啪!”灯一关,房间陷入了黑暗,只有王一还睁着眼睛透着眸光。
  “过去接受着彼此扭曲的我们,在想要忘掉过去的愿望里,能重新开始吗?我不知道,我仅仅抱有着希望,希望过去不再成为纷扰,即便扭曲着活下去,我的心底里有着这样黑暗的声音……”
  终于,那双淡红色的眼睛缓慢闭上了。
  翌日,给笠井珺做好早餐后,王一便直接出门上学去了,还顺手做了两个便当。
  来到教室,王一刚坐下来,就感受到许多带有恶意的眼神。
  “嗯?”皱眉,王一放好书包,微露不解,正时,有人毫不避讳地讨论起来:
  “听说了吗?文化祭致辞的获奖名单被延迟公布就是那个变态造成的呢!”
  “要我说,做不到还逞能什么的,最让人讨厌了。”
  ……
  王一斜眼,看着对自己露出恶笑的几个男生,又低下眸去,“为什么会带有这样明显的恶意?如果仅凭文化祭的事故,我是坚决不相信的……”
  “呼!”吐口气,王一拿出书本,正要看的时候,一个短发女生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直到走到王一桌前才停下。
  “嗯?”王一抬头,面露疑惑。
  “你混蛋!”女生忽然张开手,啪的一声扇在了王一脸上。
  “哦——”班里几个男生顿时兴奋地吼出了声。
  “你才是婊子呢!”女生气愤地吼了一句,将另一只手里揉皱的纸条丢在了王一桌上,便转身离开了。
  脸上的疼痛致使王一抽搐了几下嘴角,他缓缓扭过头来,还有些处于呆愣状态。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但当他的视线落在桌上的纸条后,眉头皱了起来,他伸手轻轻展开:
  “想要成为我女朋友?可以啊,像你这样的婊子只要给我睡一晚上就行——妻夫木王一!”
  “我明白了……”王一偏头,看向窗外,眼眸渐渐低迷,“这是嫉妒,与对雪之下优秀的嫉妒存在巨大的差别,这是被比自己低劣的人超越的羞耻而爆发的嫉妒……”
  没错,在文化祭上光芒万丈的妻夫木王一,得到了很多人的改观,甚至是爱慕,但正因为此,也催生了许多恶意。
  世界就是这样不公平呢!会以一贯的印象去判断别人……例子芸芸,一个杀人犯出狱了,他的善意也会被人曲解,正是这样的成分,催生了多少黑暗。
  在得不到谅解的世界里,怀揣着罪恶的人们,如何能被救赎呢?
  答案——我仍旧在寻找啊!
  收回目光,王一将纸条折起放在抽屉里,这才缓缓抬起头,看着周围朝他露出恶意的人们,轻轻弯起嘴角:
  “麻烦下一次这样做的时候还请换一种方式,这会给女孩子造成阴影的,如果可以的话!”
  话落,王一翻开自己的书本,静静看了起来。
  而周围的人,在呆愣片刻后,咬牙扭回头去了,嘴里不忿着:“装什么好人……”
  教室里安静下来,一个早晨的课也随之流逝。
  直到午餐时间,王一才拿着准备好的两个便当去了二年B班。
  教室里,折笠稻衣正一脸颓丧地趴在桌子上,从昨天文化祭与王一决裂之后,她还收到了玉井的一句:
  “我很讨厌你!”
  稻衣差点崩溃,她昨晚回王一家里收拾完东西,很想就这样跑回东京了。然而在犹豫之中,她还是困倦地住在了旅店,一晚上的她辗转难眠,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她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
  为了明明不可能的爱情,伤害了对自己最好的朋友,她真的好蠢,真的好蠢。她现在只想对王八蛋说一声对不起……
  忽然,一道阴影遮拦在她的脸上,她缓缓抬起头,然后,愣住了。
  是王八蛋,他就站在自己面前,他来找自己干什么?
  “给你做的便当!”王一拎了拎左手里的便当,表情有些冷。
  “王……王八蛋——呜呜~”稻衣的眼睛颤动着,颤动着,渐渐地,泪水涌了出来,她忽然伸出手拽住了王一的上衣,嚎啕大哭: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和好吧,王八蛋,我们和好吧,呜呜~”
  王一看着被泪水湿润脸颊的稻衣,轻轻笑了:
  “好!”
  “呵,呵呵,呜呜~”又哭又笑的稻衣揪着王一的衣服下摆,狠狠将头埋了下去。
  “呼!”王一抬眸,就这样静静看着她埋头痛哭,眼里波纹起伏。
  你们也许会觉得我很懦弱,我没有尊严,但因为我本身的例子,让我对于怀有罪恶的人,多了一份宽容,即便是伤害过我的那些部分。否则,比起周围的他们来说,我又有什么区别呢?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是妻夫木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