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1.他和她的生活重新开始

  终究还是下起了雨,淅淅沥沥打在头顶的雨伞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像在嘲笑自己那迷茫又丑陋的内心。
  王一攥紧伞柄,目光穿过雨幕落在总武高的大门上,那里来来往往穿梭着人影,像开了一朵又一朵色彩鲜艳的蘑菇。脑海里还在回荡着笠井珺的那没有感情的声音,浮现着她那诡异又令人怜惜的表情。
  每个人都在艰难地活着,我们也只能看到别人光彩的外表而已……
  “我被另一个自己拯救了,就在两天前!我大概还是在想,我为什么会这么幸运?就像上帝送给我的一个吻。”王一颤抖着,雨伞不知不觉从他的手里滑落了,轻柔地砸在地上,“我和她的梦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醒来,这不公平吧?”
  胸腔中莫名涌起一股愤怒,王一仰头,任由雨水打在脸上沿着眼角滑落。
  “我终于想明白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并不是要让对方缅怀过去才成为彼此的虚妄,而是要让对方活在自己心中深藏着的最后一丝净土之上,活成彼此眼中最干净的存在啊!”
  懦弱的我突然下了一个勇敢的决定:
  “既然上帝忘记了她,那我就做她的上帝!”
  王一转身跑了,用尽全身的力量往回跑,他要跑回那个已经扭曲的家里。
  雪之下就静静驻足在不远处,从头到尾看清了王一的举动,她无法理解。
  ……
  “和我结婚吧!笠井珺——”
  回到家推开门连气都没喘的王一直接吼出了声,像要驱散自己的懦弱,像是一个虔诚无比的祷告。但他却弯腰低头不敢往里看,周围所有的声音都像消失了,只有自己砰砰直响的心跳。他在等着一个回复!
  半晌,屋里依旧悄无声息。王一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想看看那个女人的反应,然而眼前的一幕,让他浑身冰冷地僵在原地。
  “我的心脏在那时候仿佛窒息了,因为我心中的最后一片净土离我而去……”
  这是多年以后王一在老死前念叨的最后一句话!
  ……
  “不——”已经快要回到家的王一痛叫一声,赶紧驱散了脑中的胡思乱想,他真的有点怕,他后悔为什么早上看到了那样的她后还要来上学,他真的好怕……
  “嘭!”门被直接撞开,泪水顺着脸颊滴落,王一紧缩着瞳孔,吼出声来:
  “和我……”
  某个女人正抱着薯片,两腿蜷缩在沙发上,咔擦咔擦地咬着,可能是被门口的动静惊了一下,手中的薯片唰地就滑到了地上,于是她一脸杀气地扭头看了过来。
  “和我……”王一又蠕动了两下嘴唇,对上那双冷漠的丹凤眼,他下意识撇头,瘪了下嘴,“和我……去商场吧,家里没存粮了好像……”
  笠井珺紧了紧眉头,视线在浑身湿漉漉,脸上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的王一身上停留良久,才抿了抿嘴,“知道了!”
  应着,笠井珺悄无声息地用脚趾勾住腿下的匕首往屁股底下送了送。
  “我居然会担心她?真是脑子秀逗了吧!”王一露出苦笑,很无奈地弄了弄湿漉漉的衣服,好丧气啊,真的!他在外面淋雨,这个女人却舒适地吃着薯片,看着娱乐节目,不公平啊——
  耷拉着一双眼睛,王一把鞋脱下来,走去了洗澡间。
  笠井珺这才将绷紧的腿放松,抿着唇瓣将屁股底下的匕首摸出来,伸到眼前。她能够从匕首明亮的刀刃上看到自己那张冷漠的表情,然后她突然发现,匕首里的那个女人有轻轻勾动了嘴角,那是一种她大概永远无法露出的笑容吧。
  王一洗完澡回屋换了一身衣服,又数了几张钞票塞到钱包里,这才来到客厅看向笠井珺,“要换身衣服吗?穿短裙的话可能会有点冷。”
  “知道了。”笠井珺从沙发上下来,顿时一种身高上的压迫感传来。大概……不,是比王一要矮一点点,嗯,就是这样。
  家里还有两把备用的雨伞,王一将其中一把粉色的给了换好牛仔裤的笠井珺。
  “今天不是周五吗?”笠井珺接过雨伞在门外撑开,然后迈进了雨幕里。
  王一嘴角抽搐了一下,怪谁啊喂,一边是“爱的铁拳”,一边是“杀了你啊”,他能怎么办?
  心情越发不好了,就像那还缠缠绵绵的雨……然后它停了……
  “我靠!假的吧喂!”王一看着突然就小下来然后直接就停了的雨,眼角疯狂跳动,“不,上帝不是吻了我,是特么咬了我一口!”
  “停了?”笠井珺也眨了下眼睛,放下雨伞看着已经变薄了的天空,仿佛有光要透下来似的。
  “走吧。”王一收起雨伞,往前两步和笠井珺并肩。
  “嗯!”笠井珺面无表情地回应。
  就这样,两人沉默着迈开步子,走出了庭院。直到出了宅子,王一才微微抬眸,直视着前方开口道:
  “以后我叫你笠井,你叫我妻夫木吧!”
  笠井珺没有回话。王一却颤抖着嘴唇:
  “我想认识笠井珺,一个真正的笠井珺。所以,我们重新开始吧?”
  “那你妹妹呢?”笠井珺偏过头去,用手环着双臂。
  “她的话,大概会生活得很好很好吧……”王一抿嘴笑了,眼泪从眼眶里流出,“这是哥哥送给妹妹的祝福哦!”
  笠井珺的眼眸颤抖,她缓缓扭过头来看着王一的侧脸,忽然有点窒息,互相依靠的两人终于要宣布破裂了吗?没有彼此的眷恋,他们能活下去吗?
  “我……”笠井珺攥紧的手指渐渐发白,她张了张嘴,忽然蹲在原地无声抽泣起来。
  “我不知道,不知道……”
  王一垂着头静静站在笠井珺的旁边,看着她从未出现过的柔弱样子,忽然温柔笑了:
  “让我们都活成彼此的美好吧,别再禁锢着对方了。我,妻夫木王一,希望笠井珺能够自由,能够温柔,能够露出笑容,能够拥抱这个世界!那么你的回应呢,笠井?”
  “呜——”笠井珺哭得越发响亮了,仿佛要宣泄完过去的一切。
  云层终于扩开了,一束金黄的光从缝隙里逃逸出来,照射在大地上,这只是个开始,越来越多的光冲破云层,洗涤着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