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3.告别吧,王医!

  “热烈祝贺,妻夫木君的漫画要被改编成动画了哦!怎么样,有没有很高兴啊?”
  “噢,谢谢!”
  “真是冷淡的反应啊,这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给你争取最大的利润,你有没有什么要求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用自己的主题曲。”
  “是妻夫木君创作的吗?”
  “不,别人的。”
  “这个你得给我成品,然后询问编导呢,我没有权力的。”
  “谢谢你,铃木姐。”
  “哇,这称呼才对嘛,看你嘴这么甜,要不要姐姐给你介绍个对象啊,超级美少女哦!”
  “对方已经将你拉黑……”
  “……妻夫木君你活该单身,哼!记得替我向小静问好哦,回见!”
  “回见!”
  王一无奈关起手机,但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掩不住,他抬起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再也没有孤独感了。
  “当我们被世界抛弃的时候,并不是坏事,因为,你在被新的世界接纳……”
  起身,合起书桌上的那张自己谱的曲子,王一将它塞进书包,然后一把拉开窗帘,让温暖的阳光透进来,饱满了整个房间。
  他将书包甩到肩上,转身,迈步!
  “就让我们,与整个世界为敌吧!”
  ……
  这几天过得蛮闲的,文化祭的工作只要推给雪之下就行,别的什么都不用考虑。
  噢,对了,听说两天前雪之下因为过度操劳而生病了,由比滨和比企谷一起去看望了一下,昨天才重新接手工作。
  而这些,正是王一所希望的,她们的关系,由她们自己解开便好,平冢静的委托,也就到此为止了。
  来到学校会议室,刚好人到齐,王一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放下书包,看着桌上备好的报告纸,这才抬头。
  “雪之下?”见人到齐,主位上的相模南端正了一下坐姿,扭头看向有些心不在焉的雪之下,“雪之下?”
  “噢!”雪之下回神,这才宣布道:
  “现在开始委员会议。本日的议题,就如城廽会长通告的那样,是关于文化祭标语的问题。”
  这时,旁边的助手走到黑板前,写下“友情、努力、胜利”的标语,结果被众人驳回。
  然后是“有趣,太有趣了,能听到海风的声音,总武高文化祭”,依旧驳回。
  “一心一意”,驳回。
  “超炫行动,文化祭的呐喊”,驳回。
  “OneforAll”,场面产生变化。
  “这个不错呢,为了集体,我还挺喜欢这个的。”叶山笑了起来,似乎很满意。
  “哼!”比企谷却嘲笑出声,用手撑着下巴,“那种事,太简单了吧?让某人受伤,然后排挤他,这个人为了集体牺牲自己,常有的事吧?”
  “比企谷……你啊!”叶山有些无奈,周围的人也都露出了嫌弃的目光。
  “那最后,我们还有一个提议。”而这时,一直保持安静的相模南突然起身,笑着走到黑板前,缓缓写下:
  “羁绊,互帮互助的文化祭!”
  写完,她转过身来,脸上骄傲,王一只用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个主题是相模南自己提出来的。
  “切!”玉井有些不屑地扭过头,她对这个女人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倒是比企谷出乎意料地大胆,直接嘲讽出声:
  “啊~”
  声音洪亮,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相模南脸色一僵,只好强笑着:“怎么了,有哪里奇怪吗?”
  “不,没什么!”比企谷斜眼。
  “你不是有什么要说的吗?”相模南加重了语气。
  “不,没有啊!”
  “是吗?不喜欢的话再想个别的好了。”
  “是吗?”比企谷低头,拿笔快速写下了一个大大的“人”,然后抬起纸,面向众人:
  “仔细看看,这是一部分人轻松的文化祭,如何?”
  众人沉默,有些尴尬,气氛陷入了凝固。
  倒是玉井抬眸,看着比企谷一脸欣赏,她有兴趣认识一下这个人了。
  “啊哈,啊哈哈哈,八嘎,这里有个八嘎!太棒了,哈哈,肚子都笑疼了。”突然,一阵爆笑响起,打破了教室里的宁静。
  只见坐在最后排的阳乃笑得匍匐在桌子上,肩膀抖动。旁边的平冢静有些头疼地碰了碰她的手,无奈道:
  “阳乃,你笑过头了!”
  “我倒觉得挺有趣呢,有趣就OK啦!”阳乃调皮地眨了下眼,朝着比企谷竖了竖大拇指。
  “比企谷,请你说明。”平冢静只好开口。
  比企谷用手比划了一下,眯着死鱼眼:
  “啊,常说人这个字,是指人与人之间互相扶持。但是不是有一边搭在另外一边吗?我觉得,人的概念就是容忍一部分牺牲,所以我觉得适合这个文化祭,以及文化祭实行委员会。”
  “你说的牺牲指的是什么?”平冢静问道。
  “比如我,超牺牲的。”比企谷指着自己,声音阴阳怪气,“像白痴一样被安排了一大堆工作,不如说是被别人塞过来的。还是说,这就是实行委员长所说的互帮互助呢?没有互帮互助过过我是不太懂呢!”
  相模一脸的汗,一时间愣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然后,一个突兀的憋笑声又在教室里响了起来:
  “呵,呵呵,呵呵呵!”
  众人扭头,只见雪之下用白纸遮着脸,肩膀上下耸动。
  然后,她放下了纸,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这才扭头看向比企谷,露出了笑脸:“比企谷君,驳回!”
  “嘁!”比企谷咬了咬牙,转过头去。
  “呼!”雪之下吐口气,看向相模南,“相模同学,今天就解散吧?反正不会有好提案的样子了。”
  “但是……”相模还有些犹豫,却被雪之下打断了:
  “因此耗费一天是愚蠢的选择哦!让实行委员各自想想,明天再决定吧!以后的工作只要所有人按时参加,落后的部分就能赶回来,对吧?”
  雪之下的声音明显恢复了活力,像被注射了一剂鸡血。
  “是……是呢!”相模只好强笑着看向下面,宣布道:“那各位,明天起就麻烦了!幸苦了!”
  会议解散,人群开始陆陆续续离开,但针对比企谷的恶意却悄无声息散开了:
  “那算什么,归根到底还是想让自己轻松点吧!”
  ……
  王一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他收好东西,起身出了教室,刚好,碰到了站在门外等人的雪之下。
  然后,她冷冷地看了自己一眼,那是怎样的目光,仿佛自己刚开始与她见面时的那种陌生的目光,不会再打招呼叫一句“变态王先生”。
  王一扭头,攥紧背包绳带,离开了。
  下了楼,王一又碰到了平冢老师,她笑着朝自己挥了挥手,嘴唇微启:
  “虽然小鬼你没答应,但也行动了嘛!谢谢了!”
  “哈~”王一吐口气,转身离开了,他看着铺满楼道的阳光,轻轻眯起了眼睛:
  “我的另一半喜欢雪之下,但今天,我亲手葬送了这份曾经。平冢老师你没有想到,你的委托对于我来说代表着怎样的意义……但是,我,妻夫木王一,憧憬的是现在,是未来,是拥有着的爱!
  向另一个世界,告别吧!王医!”
  (周五就要上架了,激动!到时候尝试爆个四更吧,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