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0.各自扭曲的方式

  翌日,微弱的光从窗外透进来,打在客厅的玻璃桌上,一株塑料花点缀着桌角,轻轻泛动。
  王一睡得很舒服,感觉被包围在一团云雾里,他抖动了一下眼皮,十分慵懒地睁开眼睛。
  一个带着弧度的下巴,一只手托腮,一个圆润的鼻头,一双耷拉着的眼睛。等等,似乎……
  “唰!”也在这时,一双疲惫的丹凤眼对上了王一的视线,然后眉头轻轻皱起,“差不多可以起来了吧?”
  “抱歉!”王一连忙翻身,糟糕,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咳!”掩饰了一下尴尬,王一从沙发上下来,隐晦地看了一下只是面色疲惫没有任何异常的笠井珺,视线在她的黑眼圈上转悠了一下。
  “你……一晚没睡?”
  笠井珺想动一下腿,却被一阵酥麻给止住了,于是她只好僵着上半身,轻轻挑起眼皮,“没有《珺》!”
  听到这个回答的王一沉默了,很简单又很心酸的回答,究竟是怎样的回忆才会让她难以入眠到这种程度,大概有点想知道她的过去。最终却只是化成了一句道歉:
  “抱歉!”
  “不用。”笠井珺扭过头去,只给王一留下一个侧脸,“就……当作把厨房搞砸了的惩罚吧!”
  昨晚……王一又回想到了昨晚,思绪比起以往更活络了,昨晚是有什么不一样吧?如果是平常的话,那个女人应该会直接就给自己打电话,然后说出冷冰冰的一句:
  “我饿了!”
  或者以邮件的形式发过来一句:“我饿了,欧尼酱!”
  那么为什么决定下厨呢?王一微微凝眸,抓了抓脑袋就开口了:
  “昨晚怎么突然有了折磨厨房的想法啊?”
  “……”笠井珺迅速黑了脸,折磨?她转过头来,恢复了冷漠的表情,“大概是某个变态前天晚上太痛苦,我不忍心再摧残他吧!”
  王一愣住了,是——这个原因?担心我?不不不,这个女人不杀了我就不错了。
  “这叫可持续利用计划!”笠井珺又加了一句。
  “……你听听,可持续利用?!”王一突然瘪嘴,差点就把她想成一个好人了。
  “呼!我去做早饭吧!”王一耷拉着脸,垂着头出了客厅。
  直到王一的背影消失后,笠井珺这才把视线放在自己的腿上,一点点挪动来缓解僵硬。
  直到王一做好早餐,笠井珺才感觉自己的腿恢复了正常。两人就这样坐在一条沙发上,拉开两个人的间距,开始食用。
  “你上次说因为遇到了喜欢的女孩,所以才突然产生了这么大的改变吗?”笠井珺突然开口了,正夹着菜的王一手抖了一下。
  “察觉到了吗?”王一脑中快速运转,冷静地回复:“有什么不一样了吗?我怎么没觉得?”
  “看我的眼神!”笠井珺抿了一口饭,“之前的你看我只有畏惧和厌恶,还有一种仿佛透过我看到另一道身影的恶心。”
  “恶心什么的……”王一抽了抽嘴角,想好了措辞,“我只是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而已——所谓的扭曲的爱,只是失而不得所激发出来的眷念,有的人会在扭曲当中追寻着过去。听过中二病吗?就是邪王真眼之类啊啥的,我们把那种寄托扭曲成了另一种表现形式。可能我是比较变态了点——吧?”
  说着,王一不自觉有点脸红。确实,能因此把思念化成爱恋,把爱恋化成内裤确实是有点变态了。
  这时,对面的笠井珺忽然僵住了手,身上散发出一种极其冰冷的气息,仿佛还裹挟了一种血腥味!
  “想知道我的扭曲形式吗?”她忽然抬起头来,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那种仿佛摧毁了美丽的黑暗。
  “咕噜!”王一暗吞一口唾液,有些被吓到了,那是怎样的表情啊?
  忽然,一段被自己刻意封存的记忆又被重新剥开:
  永远记得我和笠井珺相遇的那一幕……阴天,飞着毛毛雨,街道旁的树都秃了,一条土狗耷拉在一家书店门口。我走过那条萧瑟的街,因为看到一家没有任何标牌的店开着门,所以好奇地走了进去。永远永远也无法忘怀那时候看到的东西:
  一堆乱七八糟的安眠药瓶子随地滚着,一个长得细高的女人穿着风衣,用匕首划开了自己的手腕,然后将血滴到了一个杯子里。
  她缓缓抬起头来,散乱的头发下是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和干枯的面容,以及那刻骨铭心的诡异表情。
  那是我们相遇的开端,她认识了我的声音……
  “想知道吗?”笠井珺又重复了一句,甚至带上了诡异的笑容。
  王一只觉得头皮发麻,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抬起头凝视了一圈天花板,王一蠕动了嘴唇:
  “想!不管是什么,你过去接受了我的变态,那我理当用未来接受你的扭曲。我们不就是在用谎言不断欺骗着对方的关系吗?”
  听到王一的话,笠井珺僵住了表情,那令人不寒而栗的诡异表情一点点溃散开,丹凤眼轻轻眯起,她开口了:
  “也是呢,容纳对方的缺陷而成为彼此的虚妄……那么我就告诉你吧!”
  “我从小就没母亲,是爸爸把我养大的。他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然后他死了!我那时候17岁,但是我从小到大没有出过庄园,没有见过外面的游乐园、没有见过高楼大厦……他死了我很孤独,却只能看到他的尸体。庄园里没有人,他的尸体开始腐烂发臭。我吃着庄园里仅剩下的东西,每天都陪着他的尸体。直到第六天,我无意中在他的房间发现了一本日记。”
  “妻子死了,女儿长得很像她,我觉得这是妻子的再生,我要保护好她。我辞退了庄园里的所有员工,辞退了所有工作,让她幸福的活在这里。我囚禁了她!我要复制那个女人!只能依赖我的女人!”
  说到这,笠井珺忽然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别扭的笑容,“你知道一种培养方式吗?只要敲碗狗就知道吃饭的方式?”
  王一感觉很压抑,那个所谓的温柔的男人,似乎有点不正常。
  “他睡觉前必须让我听着《珺》,其他任何时候入睡都会被叫醒,十几年的时间。我必须吃他做的东西,必须听到他的声音……他死后我才发现,没有《珺》我根本就睡不着,必须到撑不住的时候才行,我只能靠他的录音和安眠药过活!后来我找到了他的妻子,她并没有死。而我,也只是他从孤儿院里领养的婴儿。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谎言!
  而我,只能通过自残这副他所眷念的身体来扭曲着那段记忆!”
  听完,王一面无血色……
  外面天空的云层逐渐堆积,越来越重,似乎要下雨了。
  (还是忍不住把这章写了,算是一个贯穿吧,稍稍有点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