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2.消失的妻夫木

  “噢,玉井!”王一走进来,突然开口,将会议室里凝固的气氛打破。
  “嗯?”原本露着锋芒的眼睛瞬间温和,玉井扭头看着王一,“怎么了吗,妻夫木?”
  “我记录的你们班的节目好像是你的个人表演吧?”王一掏出纸条,视线停留在开头一行A班的舞蹈表演。
  “没错。”玉井点了点头。
  “呵呵!”王一抬头,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他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个骄傲单纯的少年,“刚好,我这次也是代表班级的个人表演呢!”
  “哈——”玉井的眼眸颤动着,渐渐涌出雀跃,“真的吗?”
  “嗯!”王一点头。
  “那我,玉井桔安,准备好饼干。”
  “我,妻夫木王一,准备好蛋糕!”
  “呵呵呵!”玉井高兴地笑着,眼泪差点涌出来,她转身看着脸色难看的相模南以及面露兴趣的阳乃,开口道:
  “现在我没有异议了。”
  她,在乎的只有某个人而已……
  被打乱的会议恢复了正常,文化祭也如期准备着,但人们贯彻的却是享乐主义,相模南的那句“实行委员就该享受文化祭,自己不享受的话怎么能让别人享受呢”,彻底将进程拖慢。
  翌日。
  空旷的会议室里,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而各种被搁置的工作都堆积在了这几个人的身上。
  “桔安酱!”正紧挨着玉井的折笠忽然抱住她的手臂,用脸颊蹭了蹭,“你看啊,最后留下来陪你的人只有我呢!是不是感动得想以身相许了呢?”
  “你别捣乱就已经很帮助我了。”玉井有些头疼地扶了扶额,这才抬眸看向斜对面王一的座位,那里空荡荡的。
  “为什么?”玉井皱起眉头,就在刚才,明明应该妻夫木完成的工作,却被他全部推给了雪之下雪乃,只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
  “就拜托你了。”
  雪之下抿着嘴,手指颤抖着,没有回答,只是埋头处理着文件。
  玉井不解,她本来想要抗议整个实行委员会的,结果现在王一也在这一部分里面……
  “我会改变你的,我想要看到那个散发着万丈光芒的妻夫木!”
  玉井咬牙,眼神坚定。
  折笠有些颓丧的收回手,她发现玉井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小孩子,心思却一直在王八蛋的身上。
  “啊啊啊——”内心呐喊着,折笠只好把桌上的文件拿下来,埋头疯狂完成,以作出气。
  “果然,我能彻底拒绝相模同学的提议就好了……”这时,城廽巡走到比企谷旁边放下文件,看着忙碌的雪之下叹气,这才转头看着比企谷一脸抱歉:
  “对不起,现在在这儿的人不分担的话就赶不上了。”
  “打扰了!”门口传来声音,系着领带的叶山走了进来,在扫视了一圈空荡荡的会议室后疑惑地走到比企谷身边:
  “人手够吗?”
  比企谷一边用电脑处理记录着东西,一边回答:
  “我不清楚全体的事情,但就我个人而言,分担的职责就已经忙不过来了。”
  “分担的职务是?”
  “杂物记录。”
  “挺适合你嘛!”
  “你是想打架吗?”
  叶山扭过头,有些担忧地看着文件堆积如山的雪之下那,开口了:
  “不过我看起来,基本都是雪之下在做呢!”
  正打着字的雪之下停下动作,面无表情:
  “这样效率也高。”
  叶山皱眉,“快要维持不下去了吧?在那之前拜托下别人比较好哦!”
  雪之下凝眸,没有回答,想低下头继续工作,却听叶山又开口了:
  “我来帮你吧?就志愿团体的管理交给志愿团体的代表,怎么样?”
  “对啊!”城廽巡也转过身来看着雪之下,“雪之下同学,拜托别人也是很重要的哦!阳姐也会有这种时候……”
  众人都抬头,想看看雪之下的回答。
  而比企谷,却忽然仰头,内心汹涌着:
  “叶山与巡学姐说的都没有错,很高尚,很让人感动,真是美好的互帮互助意识。但是,那一个人做就是不好的吗?为什么一个人奋斗到现在的人要被否定呢?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
  这时,比企谷凝眸,在雪之下即将屈服于现实的时候,开口了:
  “麻烦别人的确很重要,但说起来,他们就是老麻烦别人的人呢!”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比企谷的身上,他有些受不了这种目光,只好别扭的解释着:
  “呃,具体说就是那个……唔……对,把工作全推给我的那群人,我没法轻松也是没办法的。但是,我不能原谅其他人比我闲!”
  “你可真是差劲呢!”城廽巡有些无奈地笑着,叶山也低下头看着他:
  “我们也会帮你的啦!”
  然而,作为决定权的雪之下,却凝固着表情,然后,做出了她的决定:
  “的确,杂物的任务有些繁重了,我会重新考虑分配的。还有麻烦别人的事情,既然有城廽学姐的提议,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落,她低垂着头,不知道在对谁小声说着:
  “对不起……”
  “好了,让我们加把劲吧!”城廽巡露出笑容。
  只有比企谷的脸色有些晦暗不明。
  “抱歉,我来迟了!”这时,一脸开心的相模南才从门口跑进来,然后看到了里面的叶山,“啊,叶山君原来在这里啊!”
  “辛苦了,相模同学在班里帮忙吗?”叶山笑着回应。
  “嗯嗯!”相模点头,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雪之下已经拿着待批改的文件走了过来。
  “相模同学,请在这里盖章,不全的地方我已经修改过了。”
  “是吗?”相模南笑了笑接过,在上面盖好章后又转过身来,将章印递交给雪之下,“麻烦雪之下同学了。不过,不如我直接把章给你,你自己盖吧!”
  雪之下愣了一下,便见相模笑着解释:
  “你想啊,就是所谓的委任啦!给——”
  话落,她将手里的章直接交给了雪之下。
  “那今后由我审批!”雪之下应了一声,面无表情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相模南笑着,轻松地伸了一个懒腰,“一天做开心的事情,时间可过的真快呢!”
  说着,她转身面向众人,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了:“那各位辛苦了!”
  叶山偏头,表情有些不太好看,却也没有说什么,他环视了一圈教室后,发现了奇怪的地方,这才转身问比企谷:
  “话说,妻夫木君怎么没在呢?”
  “这个我并不知道。”比企谷低头打着字,草草回复。
  “这样啊……”叶山低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谢春雨绵绵,微微冷风,阿飞(道)的打赏,二更兽——进化,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