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4.再见了青春和女孩

  作为回家部的人来说,没有比更早回家还让人开心的事情了。然而似乎天公不作美,他高木小楠也有被不良堵住的一天!
  不经意地抬头,瞥了眼前一头油腻长发,满身灰扑扑校服的学生一眼,而且此人居然还用手帕遮住了鼻子以下的部位。他觉得自己现在非常危险,是什么事情用得着遮住面貌?难道是觊觎我的美色?啊,他抬起头了,眼睛是淡红的,那是杀意的散发吗?
  “咳咳!那个学生,诶,说的就是你。你认识高二的一个叫妻夫木王一的人吗?”
  “呼!还好还好,看来不是找我的。”高木小楠深吐口气,畏畏缩缩地回道:“我,我,我知道他。”
  “哦,他在哪个班?”
  “高……高二C组!”
  “好了,没你的事了,走吧!”
  “是……是——”高木粗红着脸大吼一声,匆匆忙忙跑了。
  “……”看着高木仓皇逃窜的身影,王一满脸无奈地拽下了脸上的手帕,“抱歉啊兄弟,我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的。”
  连忙朝着高木离开的方向合十双手道了个歉,王一总算是松口气了。
  “作战完美!”
  带着愉悦的心情,王一大踏步往高二的方向走去。却又仿佛想到什么似的,王一拿起手里的手帕放到鼻前嗅了嗅。
  “什么味这么香?”有些疑惑地又吸了两口,王一感到非常疑惑,这块手帕是之前下楼时从另一只衣兜里找到的,粉中带点蓝,很女系。难道原身还有什么比偷拍女性照片还要变态的癖好?
  “嘶——”忍不住就浑身颤抖,王一连忙顺手将手帕扔进了楼梯口的垃圾桶里,随后快速跑上了楼。
  很快他就找到了高二C组的位置,拉开门进去后发现空无一人,不过这样更好,他还真怕遇到熟人什么的,完全不知道怎么交流啊!
  “好,现在只要找到我的座位,说不定可以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怀着这样的想法,王一先是环视了一圈教室,发现还有七八个位置是放有书包的,目标瞬间缩小了有没有?
  “接下来是第二步,查看课本上的属名!”王一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窗外楼道,发现并没有人过来,于是放心地逐个翻找书包,终于有幸在第四个书包的时候发现了“妻夫木王一”的字样。
  “呼!”王一深吐口气,满满的成就感。
  “等等!”突然,他意识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于是他又将目光投在书本上,发现那些日本字体都认识,这么一想,他从穿越过来到现在不一直在说日语吗?
  “难道是前身的身体记忆?”怀着这样的想法,王一翻找起了自己的书包,一直兜底,终于让他发现了三样有用的东西:
  一个钱包、一部手机、一本笔记本。
  对此,王一果断先打开了钱包,发现居然有几千日元在里面,“还好!”钱钱有了,生活保障就有了。
  心神略微放松了些,王一这才打开手机,查看了一下邮件和通讯录之类的,发现只有三个联系人:
  第一个属名是:“那个男人”!
  王一有些崩溃,那个男人是哪个男人啊?呼,暂且看成他爸,不,是我爸。
  第二个属名是:“那个女人”!
  麻批哟!好吧,当作是我妈成了……
  第三个属名是:“那个变态”!
  ……王一有种直接把手机摔碎,然后跺几脚的冲动,全都是些什么备注名啊喂!深深的无力感笼罩在王一身上,他抿了抿嘴,实在是无力吐槽了。
  “算了,千万冷静,先来分析一下‘那个变态’的含义。变态是指有违背常理底线的事物,而能被王一那个偷拍女孩子裙底的变态还能称为变态的人——何等可怕!”王一突然有些慌了,莫名其妙就开始慌了,这种未知的事物最让人感到害怕。
  “不是还有一本笔记本吗?万一是日记啥的!”突然想起这个,王一连忙放下手机翻开了那本陈旧的笔记本。
  第一页是空白页,却也被原身写上了三个字:“恋爱史”!
  “……”王一急出了豆豆眼,“恋……恋恋恋恋爱史——????!!!!”
  “不可能,绝不可能,这种事我都没有好不好。”王一突然有些颓丧,将笔记本放到桌子上后撑起了下巴,“好吧,我是一个敢于接受现实的人,那么现在,我将要打开的是一个——全新的屎盖(世界)!”
  “哗啦!”笔记本翻篇,露出第二页:
  “今日,晴,有风,走出了门的我就想放弃,不太喜欢别人的注视,但家里没食材了,只好套了一件大衣,戴上帽子和口罩。
  到了超市门口的时候,突然刮起大风,街道对面的女孩被风吹起了裙子,我一抬眼就能看到她的**?是打底裤,好失败……
  这是我的第一次恋爱,以失败告终!”
  “草!草!草!”王一涨红着脸,直接将这一页给撕了下来。天,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蒙蔽了他的双眼?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突然被扭曲了无数倍,无数倍!
  “哈!”吐口气,王一尽力平缓情绪,用手颤抖着合上了眼前的这本“神圣的恋爱史”,他实在不敢往下看下去了,他怕自己接受不了这种爱情观。
  “妻夫木王一……”念叨着自己的名字,王一皱眉起身,将手机和钱包放进兜里,笔记本则塞进了书包底部。他发现他需要捋捋了,捋捋王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直接走出教室,王一就往学校外面而去,他不能停下脚步,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然而途中路过侍奉部的时候,王一还是停住了脚步,他有些激动又紧张,那是,他所喜欢的女孩子啊!现在就安静地坐在里面,和他的情敌一起!
  站在门外,王一犹豫了,攥着书包肩带的手指因为用力已经发白,最后,他还是咬了咬牙,挥手告别:
  “再见了,我的青春和我喜欢过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