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43.潘多拉

  “看什么?”王一凝眸,身子微微前倾,凑到阳乃耳边,冷着的脸透着深沉,声音仿佛裹上了寒霜一般冷彻,“八面玲珑的人,能让人看到应该看到的吧?你说对吗,雪之下小姐!”
  阳乃勾起的嘴角渐渐僵硬,在遮阳帽的阴影下隐去,她顿了好一会才后退半步,脸庞从阴影下抬起,裸露在阳光下——是温柔又灿烂的笑容。
  “啊啦啊啦,妻夫木君生气了呢!”
  王一沉凝着,镜片反射出白光,他缓缓直起身子,轻轻抿了一下嘴唇:
  “我可以接受巧合和利用,只是因为恰逢其会。我可以不在乎你们这个团体的关系,只是因为擦肩而过。重要的是,我讨厌你这样戏耍我,雪之下!”
  “呵,呵呵呵!”阳乃泛动着眸子,突然笑了起来,她抖动着肩膀,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有趣的东西。
  “……”王一的脸色一下就僵住了,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听懂他的话啊,他,妻夫木王一,很生气啊!
  “可恶!”暗恼着,王一瘪嘴就要转身,却不料阳乃又凑了上来,一边擦着眼角笑出的眼泪,一边喘气道:
  “呼,妻夫木君实在是太可爱了!那么请问——为什么你会认为我这样的美少女会特别关注你呢,妻夫木君?”
  王一愣了一下,紧皱着眉头,视线落在眼前落落大方的八方美人身上,她那淡红色的眸子敞开着,盈满了笑意。为什么呢?他低下头沉思着,眉头越搅越紧。
  终于,他经过多番思考,得出了一个结论。
  抬眸,眸光微闪,王一欲言又止。
  “呵呵!”阳乃双手背在身后,微微偏头,笑容越发灿烂,仿佛在期待一个答案。
  王一偏过头,用侧脸对着阳乃,起唇了:
  “你……喜欢我?”
  “呼!”风吹拂起阳乃的短发,划过她逐渐呆滞住的脸庞。
  “噗,啊哈,啊哈哈哈,笨蛋,这里有个笨蛋!”短暂的发愣后,阳乃笑喷了,捂着肚子弯下腰,眼泪盈满后从眼角话落下来。
  “草——”王一攥住拳头,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边对自己居然冒出这样的猜测而感到羞耻,一边又为阳乃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戏耍感到愤慨。
  这一瞬间,我有种吃了屎的感觉……如果非要描述清楚味道的话……大概就像“无可描述的味道”吧!
  王一黑着脸转身,叹口气,仿佛要将体内淤积的最后一份愚蠢和单纯吐出体外。
  “呵呵!”这时,阳乃笑着上前,拽了拽王一的衣袖。
  “滚蛋!”
  “噗!妻夫木君好可爱啊!”
  “……”王一已经浑身都在颤抖了,他咬牙切齿,“雪之下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唰!”阳乃忽然窜上来,带起一阵风,“告诉你一个消息吧,妻夫木君!”
  王一抬眸,眼眸颤动起来,他看到了一张不同以往的失去笑意,仿佛深沉的海般的面容,那种透着本真的表情,让王一不自觉提起了心跳。
  “噗,还是算了吧,明天见!”阳乃忽然抿嘴一笑,挥了挥手转身跑走了。
  “……”王一在风中凌乱了。
  太阳已经斜过半边天了,像倚着身子沉思的人儿,陷入了宁静当中。
  王一垂下眉头,心绪却有些不宁,阳乃的神情让他很在意,那未说出口的话越发充满了诱惑。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王一下了结论,自己的情绪从头到脚,都像被一位木偶师操控着提线,在案板上跳跃!
  “躲远点吧,完全不是对手的话……”低喃着,王一双手放进上衣兜里,迈步往家的方向走去,头顶的遮阳帽轻轻摇摆着,仿佛在雀跃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抹倩影落入了王一的眼中,那橘色的清凉短裙有些熟悉。
  王一定住脚步,微微凝眸,视线穿越街道落在了转角处的一家宠物店前,穿着橘色短裙的少女正抱着一只家猫等在十字路口,她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黄澄澄的眼睛。
  “青木枣式?”王一皱了皱眉,看着转角那个气质截然不同的冷漠少女身上。
  “想看看吗?事物的另一个面哦!”阳乃那充满诱惑的声音忽然浮现在了脑海中,让王一的头皮微微发麻。
  这时,绿灯亮了,车子停住,行人开始通过。王一驻足良久,终于还是忍不住悄悄跟了上去,他,有点在意了。
  穿过好几条街道,直到一处破旧的公园处,枣式才停下身子,她迈步走了进去。
  王一皱眉,轻轻走上前,站立在了公园门口,微微偏出半个脑袋,就看见了公园里的情况。
  枣式将家猫放到地上,拿出了一根绳子将它套住,另一端栓到了孤立的铁柱上。然后,她手腕一转,掏出一把小刀。
  “喵啊!”猫的叫声,有些凄厉。
  王一屏住呼吸,连忙扭回头将身子整个靠在了墙面上。他的瞳孔缩成了针状,胸膛起伏着,背部传来刺骨的冰凉。脑海中不断闪过枣式那甜美柔和的笑容:
  “我叫青木枣式,跟晶子和阳乃是好朋友呢。我喜欢吃红枣,喜欢看剧,还喜欢晒太阳。不喜欢的话……嗯——不喜欢被人骂,不喜欢折磨小动物的人……差不多就这样了!”
  “呵,呵呵!”王一突然笑了,笑容有些惊悚,他仰起头看着西边的太阳,发现已经不再如同之前那般刺目了。
  “我们无法看清人性,甚至无法洞察真假,那么我们——到底是在跟谁说话呢?”
  眼睛渐渐眯起,仿佛只有眼皮内侧的湿润才能给疲惫的眸子带来缓解。
  “喵啊!”声音渐渐微弱,戛然而止。
  突然,一只手伸到眼前,摘下了王一的帽子,他被暴露在了阳光下。
  “你看到了?”冷漠的声音。
  “嗯!”
  “呵呵,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吧?”枣式抿嘴笑了起来,长长的睫毛抖动着,“青木枣式,没有喜欢的东西,讨厌所有的人和事呢!”
  王一转过头,直视着枣式那极具魅力的眼睛,他张开了嘴唇:
  “你要死了吧?”
  枣式的笑容突然僵住,一点点溃散,她埋下头,紧握在手里的刀尖淌下一滴鲜红。
  “啪!啪!啪!”枣式突然抬起腿,疯狂踩踏着门口的一株蒲公英,面容狰狞。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感谢黎明破晓、与我受苦还有好名字都被狗取了的打赏,头好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