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52.他给出的选择和结果

  “混蛋!”吉村握着拳头,面部狰狞。忽然,他紧拧着肌肉冲上前,一把揪住了王一的衣领,然后挥动右拳,凝实的拳头重重砸在了王一的侧脸上。
  “呵,呵呵!”王一侧着脸,任凭脸颊上的疼痛蔓延开,他笑了,如同看到了什么极其有趣的事情,嘴角渐渐勾起:
  “试问,我只不过是和你一样在否定你的母亲而已,为什么会感到气愤呢?”
  话落,王一转过头来,淡红的眼睛已经充血了,变得猩红无比。
  吉村愣住了,在触及王一那充血的眼睛的时候,他那远比王一魁梧的身体感受到了寒意。
  “嘶!”吉村放开王一的衣领,后退开来,他的眼眸在颤动。
  “呸!”王一吐出一口血水,低垂下眼眸,将白纸和笔装回了绿色手提袋里,然后丢在了吉村的脚边。
  “你的想法呢?选择原谅她吗?”王一嘴唇一紧咧开,用戏谑的目光盯了一眼吉村后,双手插进裤兜转过身子,迈步沿着长平道走远了。
  早晨的阳光从东边洒落,将王一的影子拖得老长。
  吉村颤动的眸子终于安静下来,他收回了落在王一背后的视线,转而盯着自己的脚边。
  他的眼眸一点点放大,终于,他狰狞着嘴角,一脚踩在了地上的绿色袋子上,狠狠拧着脚尖。
  “没意思!”阳乃撇了撇嘴,忽然失去了所有兴致。
  青木枣式仍旧用不解的目光看着王一消失的道路尽头,眉头深深皱起:
  “为什么……”
  ……
  “呼!”已经走到长平道中段的吉村家门前,王一忽然驻足,他抬头扫视了一圈清幽的宅邸,面无表情地转身走了。淡红的眼睛轻轻眯起:
  “人在否定别人的时候,都会有相应的区别对待,我暂且从血亲这面来简要阐述——人们会毫不自觉地否定着亲人的作为,往往恶意大过善意,这点我甚至不需要多做例子说明。但是很可笑的是,当别人否定亲人的时候,人们却又会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善意保护。
  这样极其矛盾的地方正是让我不解的地方。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人有这样的本性呢——我的亲人只有我可以欺辱!关于这一点我甚至引申出了更深层次的含义:人们只允许自欺欺人,而不能容忍被欺骗。
  可笑,如果你们将其看作一种护犊意识的话,那还真是悲哀呢。我们不妨换个思路,作为你的亲人,她们是被外人否定来得难受呢,还是被自己的亲人否定来得难受?别人蒙上你的眼睛还有可能产生正确的自我意识,但当你自己蒙上自己的眼睛的时候,你永远也不可能找到方向。
  综上,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人是一种存在缺陷的动物,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一种本质的东西——自傲!”
  王一沿着长平道渐渐要走到头了,他停驻下身子,双手插兜扭过头,轻轻起唇:
  “你会怎样选呢?吉村树熊……”
  话落,他扭回头,彻底迈出了这一条长平道。
  ……
  时间来到了下午,正闷头埋在被窝里的吉村总有些心绪不宁,无论是早上眼睛充血的妻夫木王一还是对他像变了一个人、显得冷漠的青木枣式。甚至一旁兴致缺缺的雪之下阳乃,他感觉一切的关系都变了……
  “混蛋!”有些气愤地砸了一下床头,吉村烦躁地下了床,推开房门走到院子,却忽然听见了从客厅里传来的声音:
  “那个……请问你是?”这是父亲吉村应斋的声音。
  “哦?这里应该是吉村夫人的家吧?”陌生的声音。
  “是的,我是他丈夫吉村应斋,你是?”
  “噢!吉村先生好,我是山崎佐佐辉,这是我的名片。”
  “珑目……制药公司经理?”
  “是的,夫人没有跟你提起过我吗?”
  “这个……她还没有跟我说过呢。”
  “噢!也对,毕竟今天的造访有些突然,那我就详细说一下。我是吉村夫人弟弟村上云的好朋友,与吉村夫人也有过几面之缘。因为内人身体抱恙,一直没有孩子,现在也快40岁了,所以一年前就打算领养一个孩子,却一直没下定决心。这事吉村夫人也是知道的。可是很不幸,我听说了村上夫妇的死讯,只留下一个半岁大的孩子。我和内人就决定与其收养一个不知名的孩子,倒不如将村上的孩子接过来。
  这事吉村夫人也打电话来跟我说过,他说她家里的条件有限,就算把孩子领养过去也不能保证她有一个完整的生活。所以她就托付我照顾一下,我也欣然同意。只是一直没决定下来,也没有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刚好今天有时间,我就特意过来一趟,也想表示一下我的诚意,一定会好好对这个孩子,当作亲生。不知道吉村先生的意下如何?”
  “这……”
  “啊,是山崎先生吗?”突然,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从房内响了起来,不难听出是母亲吉村玲子的。
  ……
  院子里的吉村树熊愣愣地站在原地,他只感到天旋地转,胸腔里仿佛积郁着一股什么……
  就这样,他又回了自己的房间。
  山崎佐佐辉的到访很突然,也很迅速,主宾皆欢。
  晚间,吉村一家的气氛变得越发诡异,吉村树熊坐在客厅一角,怔怔地看着父母双方。
  “那个……这种事情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下呢!”吉村应斋抽着烟,有些尴尬地看着对面冷着脸的玲子。
  “说什么?”吉村玲子起身走回房间,拿出一个拖箱,几步迈出了房间,“等你什么时候改掉你那大包大揽的性格再说吧!”
  临走前,玲子冷冷地看了一眼应斋,同时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缩在角落的树熊。
  “我回娘家了。”没错,玲子的性格就是这样强势。
  应斋盘膝坐着,嘴唇蠕动,吞吐着白烟。他低垂着眉头,不禁响起了几天前的那个夜晚。
  在村上夫妇死后,他和几个兄弟一起商量过领养问题,因为喝了一杯小酒,他大包大揽了这件事。
  酒后,得知自己犯糊涂的他挂不住面子,虽然考虑到家庭问题,但一想只是一张嘴的话也不难,只要让这个孩子不读书的话,也能勉强负担住。所以,他放下了豪言。
  也因此,与妻子之间产生了多次争吵。原因就是他们家根本无法让这个孩子正常上学,过上丰富的生活。但是,已经放下豪言的他根本丢不下面子反悔了。
  “唉!”应斋叹口气,情绪有些低落,他看着桌子上的那沓日币,越发惆怅,这是山崎佐佐辉留下的。
  缩在角落的树熊看着母亲的离去,心里越发不安,终于,他掏出手机,翻到青木枣式那一行,发送了一封邮件……
  他,需要一份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