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14.他,开始耀眼!

  文化祭的准备工作,因为比企谷的一场闹剧,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赶上,只不过,我们的实行委员长相模南,似乎渐渐被人遗忘了……
  终于,到了开幕式这一天。
  王一站在台幕后面,确认了一遍出演人员和步骤,这才点着耳麦,开口道:
  “这里是变态王,人员确认完毕,人员确认完毕!”
  “收到,比企谷!”雪之下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
  “开演还有三分钟,开演还有三分钟。”比企谷看着手表,报着时间。
  “我是雪之下,开演照常进行,若有问题请及时上报。”
  “照明,没问题。”
  “这里是音响,没问题。”
  “演员休息室,演员还要点准备时间,但应该可以赶上演出。”
  “明白,那在给信号前各自待命。”雪之下从台幕后面探出半个脑袋,看着坐满的席位,表情严肃。
  “还有十秒,7、6、5、4、3、2、1!”
  “啪!”舞台的灯光骤亮,早就站在舞台中央的城廽巡握着话筒,高呼:
  “喂你们,有在享受文化祭吗?”
  “哦——”观众热情高呼。
  “千叶的名产——跳舞跟……”
  “庆典——”
  “如痴如醉——”
  “singasong!”
  彩灯开始闪烁,活跃气氛的城廽巡退到幕后,表演依次开始了。
  有女性啦啦操、男性街舞和魔术等外地志愿团体的表演,等气氛彻底燃爆之后,将是相模南的致辞。
  “这里是音响,曲子即将播放完毕。”
  “了解,相模委员长,请准备!”雪之下转身,看向舞台。
  “啪!”灯光缓和,城廽巡重新走回舞台,握着话筒:
  “那么接下来,由文化祭实行委员长致辞!”
  相模南这才走上台,脸色有些慌张,她握着话筒,深吸口气,忽然开口:
  “各——”
  接着话筒传出一阵刺啦声,她因为紧张没有控制好气息。
  “哈哈哈!”底下一阵哄笑。
  这下城廽巡也有些慌了,她连忙走上台,缓解气氛:
  “让我们舒一口气,实行委员长,请!”
  “啊!”相模南回神,准备重新开口,却忽然发现忘词了,这下她更慌了,想要掏出备用的纸条,却因为手足无措而落在了地上,她连忙蹲下去拿,却发现自己已经手脚发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就是能力不足导致的力不从心,但这并不是坏事,算作对自我认知的过程吧……”台后的王一抱臂静静看着,没有采取任何缓解措施。
  “没有什么时间了。”台下的比企谷看了看手表,有些无奈,朝着台上比着手势,但已经慌了神的相模南怎么会看到呢。
  “比企谷君,做手势让她快点!”雪之下的声音从耳麦里响起。
  “我从刚才就一直在做,不过她好像没有看到。”
  “是吗?是我选错人了吗?”
  “你是在讽刺我存在感太低吗?”
  “啊啦,我可没说。不过话说回来,你在哪里啊?观众席?”
  “你不是在超级讽刺吗?话说,你看得到吧!”
  听着比企谷的抱怨,雪之下渐渐露出笑意,然而,下一刻,耳麦里传来的叶山的声音:
  “那个……副委员长,大家都听到了!”
  雪之下脸色一红,连忙摆正态度,做着指令:
  “将之后的进程提上来,请各位做好准备。”
  终于,经过长时间的天人交战之后,相模南还是草草地念完了致辞,接下来就是由本校各班出演的节目了。
  首先出场的是由F班表演的话剧,一部狗血的“同性之爱”,由彩加饰演柔性角色,叶山饰演刚性角色。
  便见,彩加依偎在叶山的怀里,眼眸颤动:
  “我不该被语言欺骗的,他好好闻,一直都在闪闪发光……”
  叶山忽然揽住了彩加的肩膀,笑着:“没办法,你还年轻,不知道他爱的方式……”
  彩加脸红了!
  “噗——”后台的王一正喝水缓解之前的狗粮呢,一下就喷了出来。
  倒是观众们的反应尤为的热烈,她们目光熠熠地盯着台上。
  “今晚你不该来的。”彩加推开叶山。
  “你说什么呢!”叶山咬牙吼着,“不是说了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吗?”
  “呀——”观众沸腾了。
  “咚!”王一抽了抽嘴角,忍痛把它看完,却是一阵牙酸。
  终于,在接连两个班级的表演后,舞台陷入黑暗,王一也正襟危坐起来,接下来,就是玉井的个人表演了。
  “啪!”灯光打亮,聚拢在舞台中央,只见穿着白色高雅长裙的她,正手握小提琴,然后,缓缓拉动。
  一曲《流浪者之歌》被极尽演奏,里面包含的回肠荡气的伤感色彩与艰涩深奥的小提琴技巧共同交织出来的绚烂效果,让下面的学生听得心荡神驰不已。
  王一静静看着,内心涌动,小提琴是穿插他一生的东西:
  小时候,有妹妹明理拉过,大了,有笠井珺拉过,但这些声音,全都消失了,它们终究成为了回忆。
  “哗啦啦——”当小提琴的声音停止的那一刻,掌声雷动。
  “玉井同学我喜欢你——”甚至有人高声表白。
  然而,玉井只是轻轻放下小提琴鞠了一躬,便走到话筒前,开口了:
  “你的蛋糕,我吃定了。”
  话落,她转身,优雅的下场。
  “蛋糕?什么蛋糕?”下面的人发出疑惑,面面相觑。
  “呵——”王一无奈一笑,走去了换衣间。
  “接下来的表演是——由C班妻夫木同学带来的个人演唱‘unravel(acousticversion)’,大家欢迎!”
  下面的人愣住了,尤其是C班的,他们没想到妻夫木会自己一个人顶上。然后,是疯狂的质疑:
  “那个变态吗?他会唱什么啊?”
  “不会是找不到人然后死马当活马医吧,哈哈!”
  “真是丢我们班的脸哦!”
  ……
  也许全是质疑、不屑,但当灯光亮起的那一刻,身穿燕尾服的王一坐在了舞台中央,一束白色的光打在他的身上,照亮了他的手指,和他指下的钢琴。
  周围全是黑暗,亮起的,也唯有孤零零的他,和孤零零的钢琴。
  “呼~”王一抬起手,轻轻搭在了钢琴上,“钢琴抢走了你,那我就带走钢琴……”
  “嗒嗒嗒嗒!”手指开始跳动,敲击在琴键上,如同疾风骤雨般的声乐在大厅里响彻起来。然后,是王一低沉的声音,仿佛撕裂黑暗,想要冲破命运阻挠般,冲击在每个人的心灵当中:
  “教えて教えてよその仕組みを
  僕の中に誰がいるの
  壊れた壊れたよこの世界で
  君が笑う何も見えずに
  壊れた僕なんてさ息を止めて
  ほどけないもうほどけないよ
  真実さえfreeze
  壊せる壊せない
  狂える狂えない
  あなたを見つけて揺れた
  歪んだ世界にだんだん
  僕は透き通って見えなくなって
  見つけないで僕のことを
  見つめないで
  誰かが描いた世界の中で
  あなたを傷つけたくはないよ
  覚えていて僕のことを
  鮮やかなまま
  無限に広がる孤独が絡まる
  無邪気に笑った記憶が刺さって
  動けない動けない動けない
  動けない動けない動けない
  Unravellingtheworld
  変わってしまった
  変えられなかった
  2つが絡まる2人が滅びる
  壊せる壊せない
  狂える狂えない
  あなたを汚せないよ
  揺れた歪んだ世界にだんだん
  僕は透き通って見えなくなって
  見つけないで僕のことを
  見つめないで
  誰かが仕組んだ孤独な罠に
  未来がほどけてしまう前に
  思い出して僕のことを
  鮮やかなまま
  忘れないで忘れないで
  忘れないで忘れないで
  変わってしまったことにparalyze
  変えられないことだらけのparadise
  覚えていて僕のことを
  教えて教えて
  僕の中に誰がいるの”
  曲毕,灯光熄灭,但每个人都瞪大着眼睛,呆呆地看着舞台中央,仿佛想要看清那个已经埋葬在黑暗里的孤独身影,不可置信,甚至有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这一刻,王一他,光芒万丈!
  “这个小鬼……”站在二楼的平冢静取下想要点燃的烟头,看着王一的眼睛露出温柔,“就是这样,将光传递出去吧,妻夫木!”
  (这是最后一个免费章节了,就多说点话,哈哈。上一章有人看不懂哪里送走雪之下,这么说吧,因为阳乃,雪之下陷入彷徨和劳累当中,王一什么都没做,甚至把自己那部分工作也推给雪之下,只有比企谷依照自己的方式帮助她。好比患难见真情的道理。
  另外,有人觉得枣式的感情是突兀的,这是我的错,因为有关于整个暑假那份愿望清单我并没有详写,所以觉得突兀也很正常。如果详写的话会花费大量的篇章,造成主线被压制的情况,大家也见谅,以后可能番外会补一下。
  最后,就是说一下,无论什么问题大家都可以提,我都会看的,哪里不好我也会虚心接受。非常感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希望你们的生活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