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2.本大爷要质疑这样的世界

  所以说,生活好像并没有什么改变,该下厨还是得下厨,该上学也还是得上学。
  王一将书包一甩扛在肩上,朝着屋内挥了挥手,便向着学校出发。
  没错,最后还是没去成商场,哭了一场的笠井珺似乎很疲惫,王一只是随便哼了两句她就睡了过去。而现在王一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了——无故逃课!
  慢慢来到学校,似乎刚好打铃,王一深吸口气灌满胸腔,毅然迈步推开教室门走了进去。
  “啪!”数学老师手中的粉笔头忽然断裂,掉在了地上,他慢悠悠地转过头,目光落在王一身上,面无表情地往上碰了碰眼镜,“干什么去了?”
  “抱歉老师,家里出了点事,我会写检讨的。”王一低头。
  “不用了,进去吧。”数学老师又转回头去,重新写着什么。
  “噢!”王一应了一声,他知道自己不讨老师的喜欢,也没有在意,直接走回了自己的位子。
  而这时候,全班的目光都落在了王一的身上,有厌恶的,有讥讽的,但都带上了幸灾乐祸。
  王一走回教室角落,站在原地轻轻眯起眼睛,因为他的桌椅全都不见了。
  “又开始了吗……”轻吐口气,王一皱起眉头,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对他这样一个懦弱的变态来说,受到大家的厌恶而耍些什么手段的再正常不过了。
  昨晚是鞋子,今天是课桌,或许明天就要堵着自己打一顿了吧?
  沉着脸,王一弯腰把书包放到旁边,拿出书本就这样站着听了起来。
  而讲台上的数学老师装作没有看见,只是认真地讲着他的课。
  他不受待见这样的事情,大抵就是如此了。
  “叮铃铃!”很快就下课了。
  “嘿,明天就是周末了,有什么安排吗?”
  “我想去海边逛一下。”
  ……
  三三两两的人聚集在一起交谈,笑着说着自己的打算。
  王一合起书,低头塞进书包里,想着下一节课好像是平冢老师的,如果让她看见自己的处境的话,大概又要气愤地大闹一场吧?
  不,给别人添麻烦什么的,除了说明自己的懦弱,什么都不能改变。想着,王一提起书包,决定去一趟操场,自己的桌椅很可能就在那。
  “哈哈哈!”一出教室,王一就能听见里面不约而同发出的嘲笑声。
  下了楼,王一走到操场,一览无余,很明显的看到一张课桌摆在正中央,椅子翻了过来架在桌子上,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挂在凳腿上。
  “看看看,变态王下来了。”
  “哈哈哈!”
  周围忽然涌过来一群学生,看着他指指点点。
  王一冷下脸,在嘲笑声中走了过去。直到走近,才发现椅子上挂着的是一张白条,上面用红色的颜料笔写了几个字:
  “变态王之位,人尽可唾!”
  桌子上是一团又一团恶心粘稠的唾沫,甚至沿着桌角滴落下去。
  “呵,呵呵!”王一勾起嘴角笑了,“呵呵呵!”
  “我靠,变态王不会被气傻了吧,怎么还笑起来了?”
  “总感觉毛骨悚然的。”
  周围的人不约而同咽下一口唾沫,看着站在桌子前突然笑起来的王一,心里有点发抖。
  “是不是感觉这样侮辱我很爽呢?那些想从我身上找到正义感的人?”王一扭头,视线从所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呵呵,不,你们错了,我他妈是个变态,你们越是这样只能助长我变态的快感。换句话说,你们这样做不是在拯救一个变态,而是在催生一个变态。如果有一天我坐牢了,或者精神扭曲了,我只想说一句——你,你们,都是你们给了我力量,是你们创造出我的!”
  王一冷冽的声音像寒冬一样席卷在众人身上,让他们不寒而栗。
  “太……太变态了,我想……想走了!”
  “我也觉得太恶心了这种人,谁会满足这样的变态啊。”
  有恶心的,有害怕的,总而言之,大家在王一的身上再也找不到那种道义上的快感了。谁会愿意去满足一个变态,或者说如果变态的形成打上了他们的标签的话,想想都让人觉得恶心。
  于是,围在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很快就散了。
  王一冷着脸,没有再看这些人,他转过身子注视着那张被唾沫淹没的桌子,一瞬间有种酸涩想哭的感觉,自作自受大体就是这样了吧。他曾用自己的变态伤害过别人,现在只不过反过来了而已,没什么可说的。
  别人不会容纳你的缺陷,或者说大多数人不会容纳,可是谁不会犯错呢?所以这个世界是奇怪的,明明存在着那么多的错误,却一直正确地运行着。
  “我,本大爷,妻夫木王一,要质疑这样的世界!”王一呐喊出声,攥着书包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
  “我觉得还是先质疑你自己吧,变态王先生。”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王一吓得连忙转身,刚好看见雪之下平静的脸。
  “什么事吗?”王一轻轻皱眉,有些不解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雪之下。
  “只是想通知你一声别忘了下午的社团活动,顺便追究一下昨晚不辞而别的事情。”雪之下冷着声音,“如果变态王先生是抱着这样的态度的话,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呢!”
  “谢谢!”王一的表情缓和了不少。
  “还有,冒冒失失丢下雨伞什么的,下次可不会有人帮你捡了!”微微偏头,雪之下从背后伸出手,将手里的一卷青色雨伞递了出来。
  王一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这不就是他的那把吗?难道说早上自己的状态被她看到了?
  “谢……谢谢!”王一接过,心里有点感动,大概雪之下也在用着她的方式关心部员吧。
  “不用!”雪之下收回手,就此转过身去,临走前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
  “只要努力的话,总能够改变现状吧?”
  话落,雪之下迈步走远了。王一静静看着她的背影,蠕动了下嘴唇:
  “正如比企谷所说的,努力不会背叛自己,却会背叛理想呢,或者说大多数人都无法实现理想。但我觉得理想不过是所有有利条件交互的结果,这样的前提本身就是错误的。人要实现的不是理想啊,只是要往前走一步而已。所以,只要努力的话,就能走出路来吧?正是如此相信着,才会拥有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