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2.被渴望着的爱神的祝福

  吊灯悬在挂着艺术画的大厅上顶,华丽的青花瓷地板上仿佛镀着一层光。
  “当,当当~”悦耳的钢琴乐声仿佛雀跃着,上下跳动。
  穿着燕尾服的麻生太按下最后一个长音,顺了顺额前的长发,这才扭头看向坐在旁边喝着饮料的护,薄薄的嘴唇张开:
  “你说妻夫木有个妹妹叫笠井珺?”
  “嗯嗯,我今天找学长要曲谱的时候看到的,他妹妹发消息叫他今晚陪她去一个地方。”麻生护抬头,欢快地笑了起来:
  “呵呵,学长说明天把曲谱给我呢,到时候可以给哥哥看一下哦!”
  “不用了!”麻生太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狭长的眼睛轻轻眯起,“今晚哥哥要去约会。”
  “嗯?嗯嗯?”护捏了捏手里的饮料盒,一脸疑惑,“哥哥有女朋友吗?”
  “有啊,她叫笠井珺!”
  “噗!”护长大嘴巴,一脸吃惊,“学长的妹妹和哥哥是男女朋友?不对啊,哥哥不是说学长跟你是情敌关系吗?”
  “因为——那家伙是个变态!”话落,太身子前倾,凑到了护耳边,小声道:“别跟妻夫木说哦,他妹妹很讨厌他的。”
  护张着嘴唇,好一会才回神:“噢噢,我知道了。”
  “那我就走了!”太眯起眼睛,迈步出了大厅。而独坐在那里的护,却是纠结起来:
  “学长喜欢妹妹,但是妹妹和我哥哥又是男女朋友……天啊,这是什么复杂的关系!那现在怎么办?哥哥和学长妹妹瞒着学长约会,学长知道一定会和哥哥打起来的吧?不行不行,我不能说出去。可是——学长好可怜啊~怎么办怎么办?不行,我一定要纠正学长那错误的恋爱观!
  我决定了,我要追求学长!这样我哥哥和学长妹妹在一起,学长和哥哥的妹妹我在一起,Yes!”
  话落,护的眼睛里迸发出亮光,她揉了揉自己平坦的胸部,忽然有些抱怨:
  “连我都快忘记自己是个女生了~哥哥也是,老是弟弟弟弟的叫,真是可恶!”
  ……
  长平道尽头的长平神社,正沐浴在夕阳金黄的余辉下,却冷冷清清的不显热闹。
  正时,两道影子正从长平道这头拖曳过去。
  “吸——哈~好久没有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了,好开心啊!”戴着橘黄色帽子的枣式兴奋地在王一身边转折圈,橙色的短裙微微掀起,露着两条灵动的长腿。
  “最多也就七八天吧?”一旁拿着一件女性褂子的王一一脸无奈,“我以前放假宅一个月都不觉得有什么。”
  “呵呵!”枣式双手背在身后,倒走在前面,一双黄澄澄的眸子落在王一脸上,“我受不了啊,因为一躺在病房里我就会时刻提醒自己——我活不久了。但像现在呢,我就会觉得,我能够得到自由!”
  看着枣式脸上甜美的笑容,王一的心脏抽搐了一下,他低下眉头,转移了话题:
  “话说你怎么想到来这儿呢?”
  “这个嘛——第一,这里幽静,空气好,有自然的味道。第二,本大姐喜欢这。第三,还记得当初我给你说过的那个山洞吗?”
  竖着三根手指的枣式跳到王一身边,眼睛眯了起来。
  “是指的那个有两个入口,中间支路无数,但无论从哪一个入口进入都能从另一个入口出去的山洞吗?”
  “Bingo!”枣式放下手指,轻轻偏头,声音变得温柔了些,“我就想知道,我和妻夫木之间能不能得到爱神的祝福呢!”
  这样的爱意是沉重的,我并不能承受,我有说过也许时间能让我爱上你,但是,现在笠井她回来了……
  “我……”想要说什么的王一忽然被枣式用食指掩住了嘴,那双漂亮的黄色眼睛凑到了自己面前,然后长长的睫毛扑闪两下,她笑了:
  “我并不是要妻夫木你的回答呢,我只是想要一个——一个来自上帝的回答哦!”
  我的眼睛颤动着,仿佛要脱离我的眼眶,我拼命屏住呼吸,可是从她的身上,依旧有某些看不见的东西从鼻孔里钻入了我的心脏!
  “呵呵!”枣式笑着后退两步,伸出了手,“陪我试试吧?”
  “嗯!”王一低眸应了一声。
  “呵呵!”枣式眼睛弯成月儿,上前拉住了王一的手,大步迈向了神社后边的山窟窿。
  来到山窟窿前,正有一个年迈的老人用竹扫帚掸着地上的落叶,她见到王一和枣式过来,便停下了手里的活,抬起褶皱的眼皮:
  “两位是要祈求爱神的祝福吗?”
  “嗯嗯!”枣式点头,上前双手合十,“奶奶,打扰你了!”
  “没事没事!”老人回以一个皱巴巴的笑容,坐到了旁边的石凳上,“那你们去吧,如果得到了爱神的祝福的话,我这里就会送上一份神社的礼物。”
  “嗯嗯!”枣式点头,上前从王一肩上取下她的挎包,掏出了两个电筒和一份糕点。
  “奶奶,这是给你的。”枣式将那份糕点放到了老人身前。
  “呵呵,好~谢谢小姑娘。”
  枣式笑着,起身走回了王一身边,将一个电筒递给他“那我们,就出发了!”
  “嗯!”王一点头,和枣式分别站在了两个并列的洞口外面,然后相互对视一眼,两人便同时走了进去。
  看着消失的两个人,外面的老人笑了起来,“这几年很少有年轻人来这里了啊!”
  话落,她忽然愣住了,因为刚刚走进去的王一又从洞口走了出来,他的脸色有些犹豫和难看。
  “小伙子你是……”老人蠕动了下嘴唇想要说什么,但见王一对着她发出歉意的目光和摇头,便理解了什么。
  “唉~”老人叹口气,像树桩一样静坐在那。
  “呼!”王一吐口气,垂眸站在了另一个洞口外面,夕阳打在他的脸上,显出深深的疲惫。
  我有做错了两件事情,也是我不敢面对的两个女人。一个,是对我抱有明显爱意的枣式,一个,是我怀有希望之下告白的平冢老师。
  就因为我没有想到,命运它的诡秘莫测,致使我不得不……不得不承受着痛苦的恶果,这是我在决断前的所有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