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28.消亡和存在

  午休时间。
  “同学,请问一下,你知道麻生学妹去哪了吗?”由比滨站在一年级B班门口,叫住一个刚出来的女生。
  “噢,他请假了,今早没来。”
  “啊,这样啊,谢谢!”
  “没事没事。”
  由比滨垂头丧气地走回雪之下身边,“阿雪,麻生学妹请假了诶!”
  “不是说好了今早集合的吗?”雪之下皱了皱眉,又很快抚平,“那只好先取消计划了。”
  ……
  另一边,二年B班门口,王一静静地站在那,手里还握着准备好的便当,可惜,已经人走茶凉了。
  “回去了吗,倒数第一……”
  “呼——”王一长吐一口气,“也好……就当来千叶旅游吧!”
  话落,王一捏住便当盒,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道身影挡住了他。
  王一抬头,发现一头白色长发的玉井正站在面前,她的手里握着一盒饼干。
  “她走了。”玉井转过身来靠在墙上,眼眸轻轻闭合着。
  “嗯!”王一垂眸,安静站在旁边。
  “你叫我给你妹妹说的话我并没有带到。”玉井斜过眼睛,目光涌动着,“想要说的话,亲身去吧!”
  “嗯!”王一对上玉井的眸子,轻轻笑了起来,“我会去东京的!谢谢你了,玉井。”
  “这几天我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你知道吗?”玉井收回眸子,拉了拉衣领掩住下巴,“名声真差啊!”
  “……这个应该是人尽皆知了吧。”王一挠了挠头。
  “我还记得实行委员会上因为你这家伙让我出丑了呢!”
  “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是老样子,直言不讳。”
  “是啊,可是妻夫木你,却已经变了!”玉井抬起眼眸,将手里的饼干递了过来,她轻轻泛动了下眼睛,“就算你无法回到从前,有一点仍旧未变,那就是——想要从我手里拿走饼干的话,就超越我吧!变态!”
  王一伸手接过饼干,忽然上前,“没错,我变了,但我们不妨这样想,你把手伸出来。”
  玉井眨了一下眼睛,虽然疑惑,但还是伸出了手。
  “你喜欢戴手套,如果把这比作现在,那么某天你摘了它之后,再握住东西,它就是从前。虽然触感不一样了,但到底,你握住的是一样的东西。”
  话落,王一伸出手握住了玉井的手掌,轻笑起来:
  “怎么样,是妻夫木的手掌吧?”
  玉井的身子僵了一下,忽然挑眉:“你是在撩我吗?”
  “啊,啊?”王一愣住了,他连忙收回手,脸色微红地解释道:“这只是一个比方,一个比方而已。”
  “知道了,你妻夫木大爷还是你妻夫木大爷!”玉井翻了翻白眼,收回手插进衣兜,转过身挥了挥手,“不过你这个中分头型真阴柔啊。”
  “呃!”王一抽了抽嘴角,“很柔吗……”
  已经走出去几步的玉井忽然回头,轻轻翘起嘴角,“加油,变态!”
  “嗯……”王一点了点头。
  是啊,人类之间最正确的关系莫过于此——希望彼此活得更好呢……就是不知道,怎么样排除掉那些私心……
  抬头,太阳的弧光一圈又一圈盘旋在目光中,如此刺目。
  王一低下头,忽然笑了起来,“噢,对了,除开我本身的努力外,还有个毫无存在感的系统呢,它就像一道另类的光,仿佛无时无刻不在跟我说——无论多少挫折和打击,都是前进的动力,越过去,你就是唯一!所以,我会赢的,玉井!”
  ……
  另一边的麻生家别墅里,正坐着两个警察。
  “你哥哥只留下了这张信纸是吧?”大一些的警察戴着白手套,用密封袋封装好麻生护昨晚看过的那张信纸,才抬起头来,看着眼神空洞的麻生护。
  “嗯!”护心不在焉地回应着。
  “打扰了,仅从目前的线索,只能断定为自杀,我们还会做进一步的调查,一定会给你一个答复。”这个警察站起身来给了另一个警察一个示意,便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到桌上,“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打电话给我,打扰了!”
  话落,两个警察相继出了别墅。
  护抬头,呆呆地看着自家大门被打开又被关闭,仿佛揭开一道光又被掩住。终于,泪水涌了出来,“哥哥,为什么……呜呜——”
  哥哥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两人相依为命,感情之深,已经近似于她的父亲了。
  良久,麻生才停止了抽泣,她失魂落魄地走到她哥哥的钢琴房,掏出了王一给她的那张曲谱,然后,十指轻轻放在了琴键上。
  音乐,开始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