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33.献上先抑后扬的情书

  “错觉!一定是错觉!”王一眯了眯眼,直到感受到背后的冰凉感消退后他才放松下紧绷着的神经,往前迈了半步转过身来。
  “谢谢!”稍微有点不自在地斜了斜眼,王一尽量使自己表现得平静。
  “谢谢的话就不用了,只要变态王先生能够收敛起对这个世界的恶意的话,就已经很不错了呢!”雪之下弯腰将手里的发丝放进垃圾桶,嘴里回应着。
  “什么叫恶意啊,如果是指偷拍女孩子裙底的话,我早就改邪归正了,也该对我改善一下印象了吧?”
  “这样吗?”雪之下直起身,食指托着下巴微微沉思,“那就稍微改一下称呼吧,就叫变态先生怎么样?”
  “……”王一扯了扯嘴角,“只是去掉‘王’的话,还真是让人高兴的事呢!”
  “看来变态先生已经认可了呢!”
  “你从哪里看出我满意的?”
  “是因为改动幅度太大了吗?”
  “……”王一号沉没。
  只见他深吸口气,有些郁闷地站在原地,偏着头沉默下来。
  雪之下撩了撩鬓发,也偏过头,两人像是赌气似的,用侧脸打着招呼。直到一声呆萌的声音响起:
  “诶多,妻夫木同学还没找好服装吗?”
  王一扭过头来,看了一眼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雪之下旁边的由比滨,她眨巴着眼睛,像极了一条可爱的狗。
  “没办法出现在他们面前了吧?”王一垂下眼睑。
  “嗯?”由比滨愣愣的,有点听不懂,于是摇晃了一下雪之下的手臂,“阿雪,妻夫木同学在说什么啊?”
  “可能是太有自知之明了吧?”雪之下有些不适的挣脱了两下手臂,却被抱得更紧了,这才微红着脸回应。
  “还是不明白——”由比滨垂头丧气,总感觉自己格格不入。
  “由……由比滨同学,你能放开一下吗?我要去找一下某人的衣服。”
  “啊,噢!”由比滨松开手,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她忽然瞥到换了一身猫妖服饰走出来的比企谷小町,连忙就跑了过去,“小町妹妹好可爱啊!”
  “结衣姐姐也很漂亮呢!”
  “是嘛,诶嘿嘿!”
  “呼!”终于松了口气的雪之下抬眼瞥了一下某人,自顾自走到装着道具的箱子前,翻看了一下后找出一件绿袄和一张恶鬼面具。
  攥在手里,她又走回到王一身边,伸手递了出去。
  “虽然很不情愿,但一想到平冢老师的交代,还是无法放任你一个人出去祸害别人。”
  王一抬头,只能看到一张冷峭的侧脸,以及一双递到身前的细腻的手掌。
  王一微微仰头,淡红色的眸子轻轻颤动,他咬唇接了过来。
  “那还真是让某人为难了。”
  “这点程度还是能够承受的。”
  ……
  夜晚悄悄降临,已经提前埋伏在山林里的众人兼具一个要吓倒小学生们的重任。
  山路入口的地方,一簇火把熊熊燃烧。
  “哟西——”比企谷小町僵硬地扭了扭脖子,用颤音营造出一种诡异的气氛,只见她手持话筒,大声宣布:“试胆大会,开始了哟!”
  “好——”早就分出一个个小队伍的小学生们分批进入了山林。
  路途中有恶魔打扮却越发可爱的由比滨,操蛇使叶山,只用一双死鱼眼就能营造气氛的比企谷……然而,似乎收效甚微,孩子们都表现出了极强的胆魄。
  “呼!为什么要让我们来收尾啊?”缩在草丛里的王一有些郁闷,“虽然真有可能把你认成雪女,但我是来干嘛的呀?”
  “很抱歉,变态先生只是来充数的呢!”一旁缩着身子的雪之下轻言轻语。
  “……”王一敲了敲脑袋,越发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蒙蔽了双眼,怎么总问这种自作自受的问题。
  “好没意思啊,留美。”忽然,一阵童音从远处传过来,王一屏住了呼吸。
  有两束手电筒的灯光在四处扫射,然后五个小女孩先后走了过来,其中有一人正是鹤见留美。
  “因为大家都知道是假的吧。”留美抿了抿嘴,手里握着相机。
  “这样啊,真没劲。”一个小女孩抬脚踢了踢石头,“好像都到头了。”
  “要不我们回去吧?留美。”另一个小女孩提议道。
  “嗯!”留美点了点头。
  “感觉留美好成熟啊!”
  “是啊是啊,知道好多大家都不知道的事情。”
  “没有啦!”
  “你还带着相机诶,要不我们回去合照吧?”
  “好啊好啊!”
  ……
  声音渐去渐远,直到最后一丝灯光熄灭。
  “要不我们也回去吧?她们好像是最后一组了吧?”王一吐口气,转过身来坐到了草丛上。
  雪之下沉默了一会,忽然拉着和服下摆也坐了下来,她静静地看着从密林上空的枝丫间露出的夜空,开口了:
  “虽然变态先生的做法意外的幼稚,甚至带着不好的成分,但就结果而言,却让人足够惊喜呢。”
  王一愣了一下,伸手随意摆弄着旁边的杂草,“这是先抑后扬的夸赞手法吗?我写情书的时候也很喜欢这么干呢!我记得以前的时候我就这么干过,替朋友给他喜欢的女孩写了一封这样的信:
  唐清清,你长得不高,又贪吃碎嘴,学习成绩还不好,简直就是一无是处了!但是,我喜欢你啊,长得不高我可以把你举高啊,贪吃我可以养你啊,学习成绩不好我也可以给你辅导啊!即便满是缺点的你在我眼里也布满了星光,你是我的唯一哦!请和我交往吧?
  多么真挚的感情,先抑后扬的形式更能表现她在我……我的朋友眼里的独特吧?结果我朋友居然说他被那个女孩列入黑名单了……可恶!”
  “噗!”雪之下忍不住突然轻笑起来,肩膀上下耸动,“呵呵,没想到变态先生这么惨呢!呵呵呵!”
  “喂喂喂,那个是我朋友啦!虽然间接是我导致的……而已!”王一瞪了瞪眼睛,一脸激动。
  “好好好!”雪之下无奈扶额,止住了笑容,她撩了撩鬓发,才接着开口,“所以,变态同学是想表达什么吗?”
  “大概就是,人们都不喜欢暴露自己的缺点吧?所以给与对方美好的相处都是表面的,这样的关系真的叫做朋友吗?我想,留美一定还是孤独的吧!”
  说着,王一叹口气,突然躺了下去,双手枕着脑袋,目光游离在空中。
  雪之下沉吟着,目光泛动,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她的视线透过黑暗静静地落在王一身上,渐渐柔和。
  “所以,我才要改变这样扭曲的世界。”
  “不可能的,不可能否定人们懦弱的部分,即便雪之下你……也需要这样的部分呢!”
  “就因为这样我才不会肯定你的,妻夫木同学。”雪之下情绪有些激化了。
  “是因为阳乃吗?”王一坐起身子,目光幽深。
  雪之下的身子抖动了一下,“你不会明白的。”
  话落,她绷着冷冰冰的脸起身往山下走去。
  王一静静坐在原地,仿佛完全沉进了黑暗中,哪怕是那双淡红的眼睛也看不见分毫。
  “所以你才没有朋友呢,雪之下……”
  (忙碌啊,唉,熬夜熬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