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 9.论凶手是谁?

  第二站上来的人并不多,只有一个黄头发的青年扶着一个老人走了上来。
  “麻烦谁让个座。”青年一上来看到没有空座后就直接开口了。
  王一扭头,见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一个年轻的女孩起身了:“到我这里来吧。”
  “谢谢啊!”青年俯身致谢后便扶着老人过去了。
  列车再次启动,归于平静。王一垂着头,实在是被前身拖累,现在在雪之下的印象里完全就是负分。再者,生命生存生活这样的三生问题,生活是被远远排在最后的。
  首先,要珍爱生命,其次学会生存,最后再享受生活。虽然时常嚷嚷着青春什么的王一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一点。而有关于前身的关系网络,已经大体明白了,“那个变态”是神秘女人笠井珺,“那个男人”是某家公司的联络人,只有最后的“那个女人”还是一个谜。很简单的闭塞关系网,也是让王一能够松口气的地方。
  果然古话说的非常正确:“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
  “唉!”王一忍不住叹口气,望着窗外快速后退的建筑,一时间情绪波动起来。他已经彻底告别了原来衣食无忧的生活,继承了妻夫木的一切,他的好和坏。
  “也许,是该真正地告别青春了……”王一彻底死心了,自己已经被青春所孤立了,根本就无法去享受它,从刚穿越过来的惊异兴奋惆怅到对生活充满期待到仅抱有一丝希望再到现在的彻底绝望。
  “真的要说再见了呢!”虽然有些不甘心,王一还是这么对自己说了,既像告别幼稚的自己而迈向成熟,又像告别原本的生活,“接下来,是一部变态的奋斗史吧!”王一倾起嘴角,发出充满信心的笑容。
  “把东西还回去,我看见了。”突然,雪之下有些冷冷的声音在列车里响起,打断了王一的人生思考。
  一扭头,就能看见雪之下皱着眉头的脸,眼中发出厌恶的目光。
  王一沿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发现正是之前上来的一老一青。老人佝偻着身子坐在座位上,手里抓着灰色的拐杖,眼睛是全白的,似乎瞎了。而青年则站在一旁抽着香烟,直到听到雪之下的话才转过头来,一脸疑惑。
  “我看到你偷那个女孩的东西了。”雪之下又重复了一句,用手指了指黄头发青年,又指了指让座的那个女孩。
  “我,我吗?”女孩似乎有些紧张,连忙翻了翻手提布包,结果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包的侧面还有一个口子,“真……真的不见了,能不能还给我?”
  女孩有些红了眼,怯懦地看着旁边的黄头发青年。
  “是啊是啊,人家刚给你们让了座,怎么能偷人家的东西呢!”周围的人也纷纷开始指责。
  黄发青年愣愣地把嘴里的香烟丢到地上踩灭,这才哭笑不得地看着众人,“我真没偷,她刚给我奶奶让座呢,我能这么对人家姑娘嘛!”
  众人有些沉默,只好把目光看向雪之下,“姑娘你真的看到了?放心说,我们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雪之下气息微微局促,不太习惯这么多目光的注视,但还是认真地说道:
  “我不会撒谎的!”
  王一看着雪之下认真的样子,并没有怀疑,因为侍奉着绝对正确的雪之下绝不会撒谎。
  这下众人又把目光放在了黄发青年的身上。
  “不信你们随便来个人搜一下,我真的没偷。”青年皱着眉头,显然有些不高兴了,任谁被人污蔑都不会开心吧?
  女孩看着青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红着眼睛道:“对……对不起!”
  她选择相信了黄发青年的话,却略带着一丝哭腔地看着周围的人,“求求你们了,如果谁捡到我的钱包的话帮忙告诉我一声好不好?”
  王一目瞪口呆了,这是白痴吧?还是太善良了?这么容易相信别人,还有“捡到”是什么鬼?
  周围的人也面面相觑,只好各自找了一下座位底下,都没发现,“没有啊,姑娘!”
  女孩泪眼婆娑,却还是朝着周围的人一一鞠躬,“谢谢,谢谢大家!”
  “你真的看到了?”王一终于有些不忍了,转头看着仍在皱眉的雪之下。
  “啊,嗯!”雪之下愣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这才点了点头,“我不会看错的。”
  王一吐口气,看着一脸无助的女孩,走了上去:
  “那个……这位大哥,要不我来给你搜一下吧,这样也能以示清白不是?我看你一直皱眉的,显然被冤枉了很不爽,我相信你!咱就证明给他们看!”王一一脸打抱不平,仿佛是青年的某个小弟似的。
  黄头发青年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见所有人又将目光放到自己身上,只好无奈地高举双手:
  “好好好,没有问题!”
  王一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等于得罪人的事。他伸手开始摸索,从头到脚摸了个遍后,除了发现青年背后别了一把硬质的金属刀,还有一张地铁卡之外,别无一物。
  王一手僵了一下,金属刀?顿时他就冷汗涔涔,这人不会是什么不良吧?
  “呼——”王一深吐口气,直起身子将书包甩到肩后,这才转过身看向众人,脸上充满了愤怒,“果然,我就说嘛,这位大哥绝对是清白的,一看就是好人!怎么会偷别人的东西呢!”
  话落,他又转回来看着青年,笑道:“大哥,这下没事了。”
  “哦!”青年露出深意的笑,“既然小弟给大哥出头,按理说大哥也该给小弟证明清白不是!我也给你搜搜吧!”
  说着,在王一呆愣的表情下拿过他的书包哗的一声拉开,就这么摸索两下,就找出了一个淡粉的钱包!
  “哗——”众人惊诧了,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偷了人家姑娘的钱包?
  王一面无血色,一抬头就对上黄发青年那戏谑中带着狠辣的目光,他的脑子彻底空白了。
  “钱包在我书包里?我被报复了?”